水有多深【六百二十三】

      步惊云面对诸多高手围攻,能否逃出生天,启光一点都不担心。主角嘛,哪里有那么容易死的。

      果然,就在步惊云重伤垂死的时候,聂风卷起一道龙卷风,前来救人了。

      聂风在凌云窟找到了聂家雪饮狂刀,又吃了血菩提,功力大增,轻松将步惊云救走。

      启光离开拜剑山庄,但还没走多远,前路就被一个人挡住了。

      “剑魔?你拦着我,想做什么?”

      “剑掌双绝启光,你手上的无双剑,我看中了,交出来吧,我饶你不死!”剑魔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淡淡说道。

      启光嗤笑一声,道:“想要我手中的无双剑?那好,我就给你吧,你可要接好了。”

      启光拔出无双剑,朝剑魔丢了过去。剑魔大喜,伸手就要接,但下一刻,令他惊恐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无双剑在空中,突然调转剑锋,加快速度朝他胸口刺来。

      “御剑术,这是御剑术!”剑魔见到御剑术,大惊失色,拔出手中宝剑,奋力抵挡无双剑的攻击。

      无双剑在空中左冲右突,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剑魔剑术虽然高明,但是面对四面八方的攻击,哪里抵挡得住,没过几招就落在了下风。

      “好了,不跟你玩了,受死吧!”启光冷声说道。

      下一刻,无双剑飞到剑魔身前三米处,一剑斜斩,剑刃处生出一道无米长的剑气。

      “御剑术还能用剑气,你到底有多少内力?”剑魔瞪大了眼睛,手中宝剑横握,挡在剑气前方。

      “当!”

      一声脆响,剑魔手中的剑断为两截,剑气攻势丝毫不受阻碍,下一刻,剑魔一声惨叫,他的左手臂,已经断为两截。

      “饶命,启大侠饶命啊,我愿意将拜剑山庄送给你,求你饶我一命。”剑魔惊恐地喊道。

      启光冷冷看着他,说道:“拜剑山庄,我要了干嘛?你喜欢那个老寡妇,我可不喜欢。你敢拦在我前面,断然没有活下去的理由,所以,你还是乖乖受死吧。对了,你死之前,还是将余热发挥干净吧。”

      启光手掌按在剑魔头顶上,不到一会,剑魔的内力就被启光吸得一干二净。

      他掌心发力,剑魔立刻七窍流血,死不瞑目。

      就在启光离开后不久,帝释天突然出现,提起剑魔的尸体。临走前朝启光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冷冷笑了两声,然后带着尸体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启光骑着马,朝乐山走去,不紧不慢,路上遇到邪派人士,毫不吝啬出手。

      七天后到了乐山大佛脚下,这一路上杀的人,有十几个。

      他不知道,他杀了人离开之后,这些被杀之人的尸体很快就被悄悄带走了。

      启光进入凌云窟中,虽然有上一次的经验,但这次进来之后,启光很快就又迷路了。

      这里的洞穴,实在是太复杂了,一点规律没有不说,还弯弯绕绕的,没一会就能把人绕晕。就算启光记忆力强大,也记不住这么复杂的地形。

      “算了,迷路就迷路好了,这次带的干粮足够多。”启光进入凌云窟的第五天,江湖上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传开。

      屠杀邪派高手,为民除害的剑掌双绝启光启大侠,竟然是最大的大魔头。

      “吸人内力,怪不得,怪不得他要到处杀人,原来是为了吸内力练功。”

      “别人辛苦练出的内力,被他一朝吸空,几十年苦功化为流水,世上怎么会有如此邪恶的武功的?”

      “别人辛苦练功,才练得一身本事。他启光只靠动动手,就能吸取别人的内力,这个大魔头根本不用花功夫,就能得到一身绝世武功,凭什么?”

      “到底是不是真的?莫不是一些宵小故意编造出来,陷害启大侠的?”

      “你别不相信,我去看了被启光杀掉之人的尸体,体内的内力空空如也,一滴不剩。照理说,人就算死了,内力也不会短短几天就散光的。不是被吸走了,又是什么?”

      “原来是真的啊,好恐怖!这魔头吸了那么多人的内力,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

      中华阁,无名听到手下的禀报,二胡声戛然而止。当天下午,很多年未在江湖上走动的无名,一人离开了中华阁。

      洛阳,一个名为徐福的正派高手,召集天下武林中人,要开一场屠魔大会,商量屠魔大计。

      天下会,雄霸也邀请了各门各派中人,准备联手对付启光这个大魔头。

      启光在凌云窟中,随心而走,第三天,他误打误撞来到了十年前与火麒麟打斗之处。

      火麒麟滴落在地上的麒麟血,早已看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几棵粗壮的藤蔓。

      藤蔓上,长满了鲜红如血的血菩提,一颗一颗,煞是好看。

      “哈哈,这可真是好运气啊,早知道,上次应该追着火麒麟让它多流点血,那样就会有更多的血菩提。”启光满脸喜色,立刻动手摘血菩提。

      一连摘了上百颗,却还有很多。启光不打算再摘了,快拿不下了。

      就在这时,他眼睛余光突然瞟到了一抹暗紫色,虽然一闪而逝,但还是被他注意到了。

      启光走过去,扒开一堆叶子,只见藤叶遮挡处,一颗暗紫色的血菩提,静静挂在藤蔓上。

      这颗血菩提,与其他血菩提不同,通体暗紫色,个头是普通血菩提的三倍大小。

      启光不知道这颗血菩提为什么会长成这样,也从来没听说过血菩提会发生变异,但是他知道,这颗血菩提,必然是极为难得的珍品,功效定然远超其他血菩提。

      他伸手将其摘了下来,然后,毫不迟疑地放入嘴中,吃了下去。

      “轰!”

      启光感觉,体内有一股火在燃烧,从胃烧起,直烧向全身各处,四肢百骸无一能免。

      “啊!”启光发出惨烈的痛呼声,只感觉整个人要烧起来了。体内的经脉,更是出现了撕裂感,简直痛彻心扉。

      启光全力运转内力,想要减轻这股痛楚,却无济于事。

      痛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恐怖,启光痛得死去活来,痛得昏过去,然后又痛得醒过来。

      度日如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