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费在燃烧

      把长孙温关进左武候卫的牢房后,李景恒将黄巾力士留下看守,便离开了南衙。然后接了已经回到长安城的黄休夫妇,把他们安置在江夏王宅,以保安全。

      黄休夫妇也已听说了刚才发生的,已经传遍长安城的事情,连连感激李景恒。

      李景恒摆摆手道:“贤伉俪一路劳顿,先在这里安心歇息。我今天虽然抓了长孙温,不过要定他的罪没那么容易,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这场官司肯定要打到圣人那里去。到时候见到圣人,不能犯怵,不然可就功亏一篑了。”

      黄休坚定道:“恩公放心,在下既然决定回到长安,就已经豁出去了。恩公是在为在下请命,在下若是临阵退缩,岂不是险恩公于不义。”

      前来传召李景恒的内侍来到南衙,听说李景恒已经回家了,只好马不停蹄地又去了江夏王宅。

      把黄休夫妇安顿好,李景恒就听部曲通传有天使莅临,说是圣人传召。

      李景恒早有心理准备,知道肯定是长孙无忌去李世民那里告状了。

      与内侍一道出门,就碰到怒气冲冲的李道宗回家。显然,李道宗已经知晓李景恒做的大事了。

      见到李景恒,李道宗就要叱责,却又看到旁边站着李世民的近侍,只好把话收了回去。

      内侍向李道宗行礼,李道宗还礼,明知故问道:“天使垂临寒舍是?”

      内侍回说是圣人传召云梦公,李道宗早已猜到。怕李景恒吃亏,李道宗于是也跟着去了。

      直到到了甘露殿前,内侍进殿通报时,憋了一路话的李道宗才厉声道:“景恒,你今天犯了什么浑,想害死为父不成。”

      李景恒笑道:“阿耶,您从小教孩儿要坚直廉正。长孙温在孩儿治下作奸犯科,孩儿将其捉拿归案,难道不应该吗?”

      李道宗气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做人要坚直廉正不假,但也要看对象,那是长孙无忌的儿子。”

      “父亲是想让孩儿对此熟视无睹,任由长孙温欺压良善?”李景恒反问道。

      李道宗顿感脑仁疼,他怎么生出这么个死心眼的儿子呢,本以为出息了,现在看来还不如当年在鄂州做个浪荡子呢。无奈道:“唉,为父也不是这个意思,你想要秉公执法,为父当然认同,可是你可以将长孙温的罪状上呈给圣人,由圣人定夺啊。哪有像你今天这样,闯到长孙亚公府上抓人,还拖着长孙温四处游街的。”

      李景恒当然不会说他就是为了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才能取信百姓,只能心里对李道宗说声抱歉。李道宗这么多年如履薄冰,努力打造的人设,今天全被李景恒破坏了。

      等待觐见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有内侍出来传召两人进殿。

      进殿路上,一个宫装少女和两人擦身而过,在李景恒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云梦公宽心,圣人并未盛怒。”便飘然离去。

      声音虽小,却也被李道宗听到了。李道宗惊讶不已,压低声音问:“景恒,你和武才人相熟?”

      李景恒更是一头雾水,不解地摇摇头,表示不认识。武才人,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武则天吧?

      “你可不敢结交后宫!”李道宗附耳警告道。

      在长孙无忌吃人的目光下,李景恒二人参见了李世民。

      李世民让二人落座,打圆场道:“辅机,你看,连承范也来给你赔罪了,都是误会,说开了就好,亲戚之间哪有隔夜仇。”

      李道宗连忙重新起身,拱手道:“犬子少不更事,肆意妄为,冲撞了亚公,还请亚公看在犬子年幼无知的份上,海涵海涵!”

      “景恒,还不赶快向亚公道歉!”

      长孙无忌没理李道宗,对李世民道:“陛下,不是微臣心胸狭窄,实在是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李景恒擅闯微臣宅第,打伤微臣部曲这些微臣都可以不计较。但是李景恒拖着五郎游街,在长安城内大肆散播谣言,污蔑五郎奸污良妇,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景恒冷笑道:“亚公言必称某污蔑长孙温,似乎是早了点吧。”

      “你!”长孙无忌没想到李景恒到了甘露殿还如此嚣张。

      李世民也开始有了不悦,不满意道:“景恒,怎可对赵国公如此无礼,还不快把长孙五郎放了。”

      长孙无忌得寸进尺道:“陛下,李景恒到处声称五郎奸污百姓,即使现在放了五郎,五郎的名声,长孙家的名声也都毁了。”

      李世民心想也是,其他流言还好说,时间长了也就慢慢散了,但这种百姓喜闻乐见的桃色流言,只会越传越广,甚至添油加醋,传得越来越离谱。想到这,对李景恒也有些埋怨了,怨其不知轻重,把事情弄成现在这样。

      李景恒同样对李世民越来越不以为然,说是贞观大帝,千古名君,本质上还是一个封建帝王,民为贵,君为轻这种说法也就是听听而已的表面文章。真到了自己身上,又岂会把一个普通百姓当回事。在李世民心里,长孙温是长孙皇后的外甥,自己布衣之交的儿子,即使真的作奸犯科又如何,只要不谋反都不是大问题。

      李景恒可不怕李世民,上次就在这个甘露殿,他都把李世民吓得屁滚尿流过,直接怼道:“既然陛下任命微臣为左武候中郎将,长孙温犯下兽行,百姓告到微臣这里,微臣就要秉公执法,依法办案。在微臣眼中,没有赵公之子,只有罪犯长孙温!法度为天下人共守,岂能因长孙温是国戚勋贵就区别对待。微臣明日升殿,把长孙温的罪行查清后,该怎么判刑微臣还是怎么判。如果陛下要赦免长孙温,待判刑后,陛下自可中书下诏,昭告天下百姓,以国戚功臣之后为由特赦长孙温的罪行,此乃陛下之权。但在此之前,微臣不敢枉法。”

      李世民顿时脸色铁青,怒道:“李景恒,你的意思是你公正严明,朕就徇私枉法?”

      李道宗更是扶额,他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儿子胆子这么大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