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坑了一群人

      木兰、丽美、瑞雯都能看清其中的关联,目光无不集中在琴的身上,等着她做出决定。琴和查尔斯之间那长达十年、难辨真假的父女情,才是阻碍一些本该处理的问题,被搁置迟迟得不到解决的根本原因。

      琴当然明白同伴们眼神里的意思,可她依旧纠结,始终不愿相信:心目中无私光辉的X教授,会是推动这一系列祸端的幕后黑手。仿佛试图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琴语气迫切地问:“木兰,你送我那本书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早有解决我疑惑的答案,试图用这种方法提醒我?”

      木兰知道,这几乎是琴最后的挣扎,便点点头提示道:“邪王石之轩。”

      琴眼冒精光:“你是说,教授人格分裂,推动一切阴谋的是黑暗人格的教授。我们只需要让教授的人格实现合一,就能从根本上消除危机。是这样吗?”

      木兰艰难又决绝地摇头:“合一这种观点,几乎只存在东方世界。在西方世界里,二元对立、非此即彼才是主流。邪王石之轩能正邪合一,是深受东方哲学的熏陶。你能实现合一,是因为你年轻,人格分裂并不严重。”

      琴打断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不要小看教授的智慧。”

      木兰点头同意:“我从来没有小看查尔斯的智力,拥有心灵感应能力的人,又有几个是蠢的呢?可你也别忘了,那个被二元对立出来的黑暗人格,必然具备与查尔斯同样的能力。他的智力,又何尝能被小看。”

      琴不甘心:“可他终究只有一个人,教授这边有我,你也会帮我的,对吧。你的馊主意那么多。有你加入,教授的胜算必定大增。”

      “哎”木兰叹了口气,没想到琴这最后的挣扎居然这么执拗,他只好丢出大杀器:“可如果你心目中的那个教授已经不存在了呢?我们现在遇上的事情,正是另外一个人格胜利的结果呢?”

      琴神色危险地看着木兰:“你怎么会这么想?你还知道些什么?”

      木兰被琴盯着,浑身不舒服,扭了扭才解释道:“史崔克能拿到查尔斯藏在泽维尔的天启仪器,那我们是否理解成:史崔克与查尔斯的黑暗人格,有可能从那个时候起开始合作?而那个时间点发生的诸多事情,是不是变得诡异起来?整个坝下基地被炸毁,诸位X战警连同野兽也死在那里,怎么史崔克与查尔斯都没死?你在泽维尔呆了近十年,知不知道查尔斯还有个植物人的双胞胎兄弟?”

      琴有些木讷地问:“你是想说,我认识的教授早就死了?”

      木兰指了指已经失去能力的瑞雯:“你认识的那个教授,会轻易地将瑞雯卖给我?为的只是一本基础精神修炼法?”

      这话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瑞雯恍然明白,与其说是:虚伪的查尔斯,在关键时刻卖了自己。不如说是:黑化后的查尔斯,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虽然结果没有差别,但换种方式思考,却能让自己舒服不少。

      丽美则为自家欧尼酱点赞,当初专门出国买本书,居然是为今天这场对话埋伏笔。

      所有的关注重新回到琴的身上,她本以为拉住的是救命稻草,结果成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琴恨恨地瞪了木兰一眼,也放弃了无谓地挣扎,抹去不知何时涌出眼眶的泪水:“我现在还有些乱,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你那一肚子坏水,估计早就怀揣着十几套阴损的计划了吧。”

      木兰昂首挺胸:“莫道秋霜不滋物,菊花还借后时黄。你这吃饭还骂厨子的毛病得改。”

      琴死盯住木兰:“老娘把话落在这,就骂你这厨子,你还敢翻了天?”

      木兰立马从心地讨好:“您年方二八,貌美如花,谁敢说您老。”

      一旁的丽美和瑞雯无不鄙视。

      琴淤积在心里的忧郁之气,经木兰这么搞怪嬉闹,为之消散不少。于是挥挥手:“算你将功补过了,现在有话就说吧。”

      木兰表示不在乎地耸耸肩:“如果我们能确定,如今的查尔斯就是推动一切的幕后黑手。那么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变得相当简单。毕竟天启已死,遗留的那些仪器必然有限。他们对瑞雯使用了一个,我们这掌握着一个,剩下的就不多了。”说着将那个手提箱推给琴。

      接着说:“已知受攻击的对象有万磁王和瑞雯。那他们使用这些仪器的思路也不难猜,必然针对能力强大或特殊的变种人。我们可以用他们对待瑞雯的方式,消除查尔斯的能力,确定他们预期要攻击的所有对象,先他们一步销毁那些仪器,许多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琴接受了木兰提出的方案,接过手提箱,神色坚决地离开。

      十分钟后,当琴推着苍老许多的查尔斯,从圈圈小金门里回来。琴的神色丝毫不见轻松,更加严肃地对木兰道:“木兰,事情比你预期的更加严重。”

      看到轮椅上的查尔斯苍老了十多岁,木兰就知道,琴确实抽取掉查尔斯的变种人能力,查尔斯也确实幕后黑手,于是有些不解地问:“怎么了?事情有变?”

      接话的是查尔斯:“果然是你,也只能是你,居然用这么直接的方式,破除了我的谋划。可惜了,你小看了人性的贪婪。”说着,还带着些怨恨地盯着木兰。

      木兰没理会败犬远吠的查尔斯,沉默地看向琴,等待一个解释。

      琴整理一下思路:“确实像你猜测的那样,那样的仪器并不多。能抽取并转移变种人的能力,仪器只是起到辅助效果,天启之血才是最核心的要素。天启已死,他留下的血液样本,经不起那样的仪器使用二十次。”

      语气变得沉重:“但是,史崔克并非只针对能力强大或者能力特殊的变种人。他的目标一直都是消灭所有变种人。史崔克只需要让某些野心家,看到这种仪器具备掠夺变种人能力的可能性,那么可能会被攻击的变种人就绝对不止二十人。”

      琴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史崔克伪造出来的仪器与稀释的血液多达五百多份。至今遭受截杀的变种人超过了五千人。”

      听到这,木兰差点没忍住为史崔克赞一声:玩得漂亮。心头连续闪过好几个词汇:千金市骨、鱼目混珠、悬羊卖狗、祸水东引、浑水摸鱼等等等,居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高度总结史崔克的这一手妙计。

      木兰低下头,对查尔斯:“与其说我小看了人性的贪婪,不然说我高估了你对事态的掌控。”

      查尔斯气极又虚弱地一拍轮椅把手:“你个奸诈之徒还好意思说,如不是你给我的精神修炼法门狗屁不通,我至于控制不住史崔克?”

      木兰讶然,那本精神修炼法门是他当初掌握的三大实牌之一,绝对货真价实,于是问:“你该不会不知道,那书上的文字,该从右往左读吧。”

      查尔斯手指颤抖地指着木兰:“你,你,你把我,把我当傻子看不成?”

      木兰不死心,又试探地问了一句:“那你是否知道,文字是竖着读,不是横着。”

      这下,轮到查尔斯哑然,脸色惨白惨白。

      木兰看到查尔斯这反应,呵呵,真相了。若是木兰没有猜错,查尔斯是因为不知道那本精神修炼法门需要竖着解读,横着修炼的结果是出了岔子,才让史崔克做了超出查尔斯控制的决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