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目的达到

      “什么味儿这么香?”四个女人走进了厨房。

      “周总,李秘书……”那两个大姐刚把嘴擦完,然后和那四个人招着手,那四人过去就要吃。

      “我让大姐吃是让她们尝尝咸淡呢,你们这可算是偷吃啊!”我点了支烟说

      周萍嘴里嚼着牛肉转过身子不清不楚地说:“就偷吃,就偷吃,吃的就是你!”

      “真香啊,还是咱们中华家常饭好吃。”顾颖说

      “就是就是!”张孟君也迎合着

      “棒棒哒!”

      “唉,一会吃饱了,这平锅带鱼还吃不吃了?”我说

      那四人一起回头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我们没听错吧?什么带鱼?”

      “平锅带鱼!”我吐着烟说

      “哇~”一群人搓着手说

      “间总,要不你搬过来住得了!”李同说

      “我看行!”周萍连忙欢笑着点着头。

      我看了看土豆差不多了,示意让大姐把牛肉倒入土豆锅中,然后又开始了各种小炒的时间,没一会儿,肉炒蒜薹,肉炒芹菜,肉炒腐竹,肉炒口蘑,香菇油菜,蒜蓉茼蒿相继上桌,我让大姐拿出平底锅,锅里放一点点油,把洋葱圈扑在油上煎着,等洋葱味道出来了在把带鱼倒入平底锅滋啦一声:走菜!就听外面一阵狂呼声,跺脚声,“拍,赶紧拍…我要合影…给我美颜…别挡我!”

      我又尝了一下牛肉,OK了,大姐用汤碗盛了一大碗端了出去,我解下围裙,洗了手问:“你们怎么吃?”

      “您不是给留了吗,不用管我们,你出去陪她们吧”

      “布仁那边……”我又问

      “他们自己有灶,吃不习惯咱们的饭。”

      “哦,知道了,那我出去了。”

      我刚出去,就听:“间总间总,我爱你,今晚就要得到你……”一阵大笑

      “呦,让我坐到正席啊?”我说

      “赶紧的。”周萍边说边把我按在了主座上。

      “那我就当仁不让了啊!”我刚坐下才看见清一色的白酒。

      “我们第一杯都想好了,先敬我们的间大厨,客气话咱就不说了,喝吧!”周萍说

      “你们这是要灌我吧!”我笑着说

      “哪有,就是谢谢你。”

      “好,谢谢各位捧场,干!”我端起了酒杯

      “第二杯敬今天,干。”几人又喝下

      “第三杯,第三杯啥来着?”周萍挠着头

      “新官上任~”李同说

      “对对对,第三杯敬间总正式上任!”又是一杯

      然后开始了争夺带鱼的大战,我自是先吃着牛肉压压酒,这四大美人就啥也不顾了,直接上手了,就像是啃玉米一样的停不下来,周萍给我夹了几块,后来也都被她成功的利用美人计给消灭得干干净净了,还撩着那让人垂涎欲滴的狐媚微笑冲我说:“太好吃了!”

      “你们是不是都是60年出来的?那么多菜,可着一个盘子里造,你们问问其他盘子满意吗?”我说:“早知道费那些事干嘛,炖个七八斤十几斤的可劲造不就完了呗。”我说

      “明天,明天!”周萍边吃边说

      “一个盘子满意就行。”李同说

      “哎呀!还明天,拉倒吧!”我点了支烟,自己喝起了五粮液

      这回好,终于没了,只见李同去盛了碗米饭,把带鱼汤倒进了碗里:“不要浪费,不要浪费!”

      我瞬间捂住了脸。

      “我怎么没想到!让她抢先一步!”周萍说

      “开始进攻下一个山头!”顾颖说

      “向土牛山开炮。”张孟君说

      “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的气急败坏,吃中餐就有个吃中餐的样子。”我说

      “我们这不是给你捧场吗?那两个都吃过,我们,我…”顾颖突然坐了下去

      顾颖也会犯这样错误,证明我今天的饭确实是到位了

      全桌子瞬间安静了下来,都看着顾颖。

      “看她干什么,赶紧抢占山头啊,炸碉堡,夺高地啊!”我笑着说

      还是安静!

      “我真没事,你们吃啊。”我又说

      比刚才还安静!

      “那咱们喝酒吧!来,一起一起,来小张,顾颖,周总,小李,来,举杯。”看着她们都在那坐着我一口干了,还是没动静我就拿瓶子自己干,直到喝到一群人上来拉我为止!

      “让你们喝,你们不喝,我一个人喝你们又不让,你们是到底想让我怎么样?”我的脸上已经铺满了泪水……

      “对不起,我上楼洗澡了!”说完我便上了楼,随便找了一间客房坐在门后面挡住门,默默地哭着,用手捂着嘴哭着,任由眼睛里倾泻着思念与悲伤,苍白与凄凉,曾经与现在,昨日与今朝……

      姜凡看着顾颖发来的最后一个视频,擦干了眼泪,拨通了电话:“妈,我有话和你说……”

      我去了洗手间洗了澡刷了牙穿上了浴袍坐在床上,很小的敲门声响起,我听见脚步声走远了,一会儿肚子确实有些饿,想下去找点吃的,一开门走廊里地下放着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有一个小砂锅,我端进了屋子揭开锅盖,是小张的手艺没错,我吃完后把空的砂锅端进厨房的时候,听见张孟君和顾颖说:“叔叔最爱吃云吞面了,他肯定饿了,一会咱两送过去的时候敲完门就走。”

      我看了看手上的托盘:这他妈又是谁?

      我把托盘放在了餐桌的椅子上,悄悄地下了地下私人会所并把那隔音门关上,打开了吧台的灯,挑了瓶绝对伏特加,干喝了起来,真他妈冲啊,这老外,真服了,喝了第三杯的时候,突然有人说话:“我就知道你会来这的!”

      周萍身上只有两条黑丝袜和一件薄如蝉翼的黑色蕾丝睡衣从黑暗中走上了楼梯插住了那道隔音门……

      早上起来我的胳膊上却躺着张孟君。

      这尼玛又是怎么回事?

      我推了推张孟君,她却转过来楼住我,头抵在我胸口,我慢慢地把胳膊抽了出来,把她的胳膊轻轻地拿了下去,脚在地下划拉着脱鞋,怎么也找不到,我低头一看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披头散发的顾颖在地下躺着,嘴里还流着口水,我蹑手蹑脚地往前走着,去沙发上找着衣服,当我拿起衣服时,李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