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会议

      (借用清朝后宫嫔妃位次:皇后,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常在,答应)

      (各种殿名请勿深入考究!)

      太后旨意传达后的一月之内,各家挑选好的秀女们纷纷跟随嬷嬷学习礼仪,慕雅君果然用了手段也进入这批秀女之中,姐妹二人在此相遇,暂时并没有发生什么激烈的冲突。

      冷樽月虽说是跟着慕蝉衣的,但她的性质更多的是保镖而不是丫鬟,所以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都丢给别人做去了,那些从丞相府跟来的丫鬟自然没有什么怨言,毕竟她们都知道冷樽月的身份。

      好不容易等到一系列流程走完,那一大批秀女除了太后钦点的五个之外,其余人全被皇帝赶跑了,他原本除了慕蝉衣一个都不想留,但无奈太后看的紧,没有得逞。

      最后留下来的有慕家两姐妹,将军府嫡女孙梓萼,另外三家官宦嫡女,闺名进了宫之后就不可启用了,所以冷樽月压根没有记。

      就在皇帝想要把那些人都安排成答应的时候,太后又及时猜到了他的意图,直接二话不说把所有人都封成了常在,最底下的答应直接跳过,大概只有她们犯了错的时候才会掉下去吧。

      皇帝气的要死,但还是忍住了,要想让慕蝉衣好好活着就别忤逆太后,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否则他后悔都没地方哭去。冷樽月通过仓鼠系统看着这现场直播,不由得啧啧称奇,这就是皇家身不由己的原因嘛?

      最终所有人都封了常在,慕蝉衣的封号是媛常在,她一直到回倾云殿,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冷樽月在院子里等她,见她喜气洋洋的回来,也不由得笑道:“让我看看,是哪家娘娘乐滋滋的回来了?”

      慕蝉衣不好意思的捂脸:“樽月可别嘲笑我了!”封了常在就不能再叫小姐,只能叫小主,娘娘也还不能叫,级别不够,不过现在这院子里都还是自己人,调戏调戏慕蝉衣倒也无妨。

      还没等她们安稳多久,傍晚的时候太后指派的大宫女秋蝉已经到位,开始指挥丞相府原本的丫鬟干活,冷樽月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此时她正悠哉悠哉的坐在院里的秋千上和慕蝉衣一起玩耍,那秋蝉似乎是要立个下马威,径直就向着两人走了过来。

      “那边那个臭丫头,那是小主坐的地方,岂是你这等卑贱奴婢能坐的了的?还不快滚下来干活!”秋蝉怒气冲冲的来到冷樽月面前,冷樽月抬了抬眼皮,送给她一个大白眼。

      “没眼力劲,我能坐在这里自然是小主的意思,轮得到你说话吗?”冷樽月不屑的撇撇嘴,秋蝉是太后派来监视的眼线,而慕蝉衣是皇帝的心上人,所以秋蝉必然是太后亲信,会把这里的一举一动都报告给太后。

      虽然这个人不能赶出去,但也不能让她舒舒服服的当个眼线,秋蝉一听就怒了,她跟在太后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待自己。

      “小主刚到宫里还不懂得如何管教下人,今天就让我替小主好好给你讲讲规矩!”秋蝉伸出手就要拽冷樽月的头发,冷樽月压根懒得躲,随意的伸手一挡,稍稍用力秋蝉就被她甩到了地上,痛得直叫唤。

      “教规矩?的确是应该给你立立规矩,否则你还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什么地位了!”冷樽月下了秋千,蹲在秋蝉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脸,阴森森的看着她。那秋蝉还来不及发怒便接触到了她的眼神,顿时吓得一抖,嘴唇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冷樽月居高临下的盯着她,一字一顿的道:“我不管你之前是干什么的,现在这里还由不得你放肆!别把你的那些小心思摆出来,我警告你,一旦你有什么异常举动被我发现了,这倾云殿,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我说到做到。”

      秋蝉惊恐的盯着她,心里却暗自发狠,这个丫鬟敢这么对待她一定是受了媛常在的指使,她一个太后身边的一等宫女居然被人来了个下马威?这怎么能忍?

      冷樽月冷哼一声:“看来你还不太服气,想见识见识我的手段。”秋蝉一听急了,要报仇也不能挨揍啊,不得不低头道:“服气,服气。”

      直到这时,慕蝉衣才姗姗来迟,她缓缓站起用小帕子捂嘴笑道:“一场误会,秋蝉姐姐别生气,樽月平日习武力气大了点,一时没控制好力度,还望姐姐赎罪。”

      “不敢当不敢当,是奴婢逾越了,小主叫奴婢秋蝉就行。”秋蝉被这一声姐姐吓得魂都快飞了,也顾不上疼痛,忙爬起来道。

      “这些碎银你拿着,去找大夫看看,受了伤就不好了。”慕蝉衣将一块帕子塞到秋蝉袖中,关怀的叮嘱道。

      秋蝉推脱不成只好收下,心里也知道这事只能这么过去了,这个丫鬟慕蝉衣要保,她现在也不能动。冷樽月和慕蝉衣配合默契,直接把秋蝉的下马威接下并且还给了她。

      天还未晚,冷樽月却直接吩咐小厨房开始准备晚餐,而且一定要弄的非常丰盛,然后她又催着慕蝉衣去梳洗打扮,一直到她闻着香喷喷的才允许她出来。

      其他人不知道,她冷樽月还能不知道嘛,这至关重要的第一夜无论如何皇帝都不可能去别人那里的!慕蝉衣被她这么一催也意识到了什么,小脸涨的通红,十分难为情的把脸埋在冷樽月怀里不肯抬头。

      “嘿嘿,小姐放心吧,只要你一句话,我能让皇帝碰不到别的女人,不过,这就得看小姐的意思了,要是你不喜欢……那我就不做。”冷樽月把慕蝉衣从她的怀里拔出来,笑嘻嘻的说道,还没等她说完,慕蝉衣就惊讶的捂着嘴巴问道:“樽月你这么厉害?”

      “虽然麻烦了点,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冷樽月自信的回答,制造意外事故那么容易,而且她还有系统这个外挂,一只谁都看不到的仓鼠放个火啊,下个药啊什么的,谁能找到证据?

      虽然是有点对不住其他人,但是原剧情里慕蝉衣什么也没做不也被陷害致死么,而且过不了多久那些人应该就要对慕蝉衣下手了,她这是正当防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