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国厂精品114福利电影

      卢予的脸色惨白,受创不轻。

      但朝着应君行叩拜大礼更让他难受。

      而且,应君还不愿受他一拜,抬手一甩,一阵风直接将他刮起,回到了首座上。

      而再看在场一众修士,都是一脸的揶揄,将心底的笑意含蓄在脸上,这就更让他难受了。

      但人老成精,卢予活了几百年,面皮自然不薄。

      “三关已破,蜀山派得头筹,可先入洞天。”卢予缓缓说道。

      这话直接将宴席上的气氛扭转。

      他直接就给蜀山派挖了个坑。

      这机缘这事,虽然在缘法,但也讲时间啊,先到先得这话可半点不假。

      因此,在座各派修行者看向蜀山派的目光也不大一样了。

      来这的修行者都是要争夺机缘的,可不是来修身养性,与人论道的。

      眼见自己的机缘将要被抢,没有急眼,就已经是对卢予的尊敬,对应君‘阴神修为’的敬畏了。

      所以这次,蜀山派入那方洞天的队伍怕是要遭殃。

      提前进入,势必会被后来进入的针对,甚至抢夺机缘。

      毕竟上宗来了十多家,也不惧蜀山派,即使现在不敌应君一个阴神,可他们背后还有与之相当的阴神尊者,这趟洞天之行结束了,也能算算账。

      只是,应君对卢予的坑淡然处之,只讨要起闯关后的法器与三山四水派的秘法。

      卢予不是个赖皮鬼,取来一件上品法器与之前鳌峰道士的无音铃一同抛给应君。

      至于三山四水派的秘法,他只愿单独传念与柳相锦,不肯书成玉简,交于应君。

      应君也不怕卢予做手脚,便让柳相锦去接受传念。

      “此道秘法此世只可一人独有,我将它传与你,此后世间就将只有你一人独有。”

      “而且它不会因你死去而消亡,因为此道秘法乃是仙神之法,法中有元灵,你死后,它会再寻一人,承受此法。”

      卢予这话并未说与在场所有人听,只说给柳相锦一人听。

      当然,身为好师父的应君为保徒弟安全,也将这句话听了过去。

      法有元灵这事乃元神真仙及之上的境界才有的能力,元神真仙可以赋予自己释放的一道法生出元灵,而元灵是生灵独有,所以这道法术也就成了“生灵”,如此,才可称为仙法。

      因此,这道仙法也将长存于天地间,成为一种自然现象,或者精灵。

      因此,这个三山四水派会有这么一道仙术秘法,也当真是奇怪。

      不过这道仙术秘法却也为他们招来祸端。

      站高看远,应君自然知晓卢予没有在欺骗柳相锦。

      虽然这老贼行事不讲道德,但为人方面却还算可以,没有对柳相锦下暗手。

      柳相锦收下秘法,回到应君身边时,欲言又止,想要透露秘法的内容,但却又不受控制的闭上嘴巴,没法口述出来,也没法神念传音出去。

      应君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必将这事透露。

      “师父,那两件上品法器呢?”柳相锦张口几次后,终于鼓起勇气说道。

      那件无音铃已被应君送还给鳌峰,算是为蜀山派在洞天内争取一位盟友,而其余法器则全部落入应君口袋。

      所以柳相锦就听到了一句熟悉的回答:“为师先给你存着,等你修成金丹,再交与你玩耍。”

      “……”柳相锦想哭。

      应君也没在理会他,只是拍拍手,直接就将他传渡回归阳观去。

      工具人圆满完成任务,却连一口水都没喝,就给赶跑了。

      柳相锦刚被应君送走,一道紫光就从香炉中吐了出来。

      紫光落到宴席中,化作一道单薄的人影。

      是那位清真人。

      他刚到,便直接说道:“洞天开启时机已至,诸位做好准备。”

      他看向应君及一众蜀山弟子:“既然你等闯过三关,就先由蜀山派先入洞天。”

      他没有拂卢予的面子。

      “可。”应君点点头。

      “洞天由此进。”清真人一指地上的香炉。

      香炉化作一道两人高的门户,门中蕴藏着灰蒙的雾气。

      “你们都进去吧。”应君指门户让蜀山弟子往洞天进去。

      “能挣得什么,全看你等的机缘了。”

      ……

      有青山,有绿水,这是一方规则趋近于乾坤天地的洞天。

      都无需怎么去适应,眉山便能自如的吞吐灵气,转化法力。

      法力转换一圈,与天地的灵机交换一遍,眉山便觉得自己的法力多了一丝变化,肉身也生出了些许转变。

      这是在乾坤天地都没有过的改变。

      “这便是应君所说的机缘吗?”眉山闭气沉思。

      她停止了气机交换。

      她与应君关系不错,所以直呼其名。

      不过应君少有给她讲道,少指点她修行道理。

      应君也很少给门派中其他弟子指点,他似乎不是个好为人师的人。

      不过他人还是不错的,以前在门派中就是个热心助人的好师兄。

      眉山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在这方洞天中争得好机缘。

      而她所想得的机缘只有成丹的机缘了。

      这份机缘各人各有不同,有人坐关一场就能突破,有人解开心结就能突破,有人游历闯荡就突破,有人历经重重劫难波折才可突破。

      不过更多人夭折在成丹道途中。

      成丹是修行路上的一个大槛,是修行者第一次统合自身的修为,见识,道行。

      而金丹并非一个实体的圆不溜秋的丹丸,而是一点,一个介于虚与实之间的点。

      蜀山派的金丹不少,立宗门三千年,一代代传下来,金丹的见识可积攒了不少。

      只不过怕一些弟子看多前辈的经验,生出知见障,所以会斟酌给后辈弟子看。

      眉山也有限制。

      所以她不觉自己能在现在突破金丹。

      “你也有感觉是吗?”眉山耳边响起声音。

      是她与应君的好友杨之,亦是凝煞炼罡极境的修为。

      不过,杨之与他和应君不同,他是拜在一位传功长老门下,那位长老修为也才凝煞炼罡,在十年前寿元枯竭而坐化。

      但杨之颇争气,炼成了上品罡煞,有望成丹。

      “嘿嘿,好处我早就拿到了。”眉山亮了亮彩云天梭。

      这可是一件上品法器。

      “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这么笑。”杨之皱眉。

      “嘿嘿。”眉山笑容不减。

      眉山的笑很憨厚,很痴傻,与她的美貌颇不符。

      但正也因此,应君与她成了好友,年少时还在喝醉的情况下称兄道弟。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