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柚直播哪里下载

      卓歌咽了口口水,颤巍巍地问:

      “颜哥,这算是诈尸吗?”

      颜承摇了摇头,“严格说来,并不算。宁开河还没死,就不能说是诈尸。”

      呃……颜哥还真是严格啊。

      宁明轩身上冷汗直冒。他身为阴倌,无比清楚,这个节骨眼宁开河消失意味着什么。

      以目前宁开河的状态来说,根本就不可能突然恢复,然后醒过来,只可能是他的身体被某个孤魂野鬼成功抢占了。

      “颜先生,现在该怎么办?”他有些不知所措。

      颜承瞥他一眼,淡淡说:

      “还能怎么办,找啊。”

      啊!

      他话刚说完,外面突然响起一声惨叫。

      宁明轩一激灵,瞬间想起什么,脸色大变,瞳孔快速缩张。

      “糟了,乐章!”

      他根本顾不得说什么,步伐大开,快速往外奔跑,带起的风,将几盏烛灯吹灭。

      颜承也赶紧往外,“跟上。打起精神来。”

      卓歌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猎人本能告诉她,狩猎即将开始。

      虽然她跟着颜承这些天,看上去一直人畜无害,但本质上,始终是个猎人。狩猎,是最能让她兴奋与激动的一件事。

      她眼中微微浮现蓝色星斑。

      来到院子后,颜承立马问到一股血腥味儿,并不浓重,但格外分明。

      他径直走进右边的排屋。地上有一串零星点点的血迹,非常散乱,并没有明确的方向指向。屋子里摆在着章桌子,上面是一些饭菜,但已经被打翻了。

      他走上前去,饭菜的香气还很浓郁,热乎的。

      “浪费啊……”他下意识地想。

      目光在桌子上扫过,停留在桌角。那里有一个黑色脚印,成人年脚掌大小。这种黑色像墨,还带着丝丝粘稠感,散发着一股淤泥的臭味儿。

      在桌子前面一点的地上,洒着月光。

      颜承抬头向上看去,看到一个呈现冲撞破坏状的大窟窿。月光从这个窟窿照进来的。碎瓦片、木屑、草胶、干土不断往下掉。

      卓歌在旁边,她神情格外认真:

      “从破口形状看来,是从下斜着往上冲撞导致的。”

      她看了看桌腿,又说:“桌子移动了几厘米,应该是有人蹬着桌子往上跳导致的。”

      颜承点头。他认同卓歌的分析。

      “喝啊——”

      从旁边房间里传来痛苦的呻吟声。

      颜承和卓歌走过去。这是个灶房,灶孔里还生着火,摇曳的火光映射出人影,在墙壁上晃悠。

      宁乐章倒在地上,右边肩膀有一道开放性的创口,血流不止,染红了半边身体。从肩膀的塌陷程度看,应该是整条右臂都被撕开了。他嘴里咬着一根像人参的木根,双眼通红,冷汗直冒。

      宁明轩正在给他处理伤口。他取出一排针来,从宁乐章脖子开始,一直到腰部,一次插了四十多根针,然后用一根银色的线,将这些阵穿起来。

      “忍一忍,乐章。”

      他说着,两头线一拽,把全部的针缩进宁乐章身体,然后又取出一瓶像墨水一样的东西,涂在伤口处。

      做完后,宁乐章的痛苦明显减轻一些,紧咬的腮帮子微微松弛。

      “这是阴倌的特殊手段吗?”卓歌小声好奇问。

      颜承点头,“阴倌五宝,纸、针、线、墨、灯。”

      宁明轩似乎没少做这种事,很快就把宁乐章的伤势控制住。

      缓了一会儿,宁乐章才彻底放松下来。

      “乐章,发生什么了?”宁明轩赶紧问。

      “大伯,大伯他,”他眼中惊恐不定,“突然来到厨房。我以为,以为他好了,很高兴,就像上去跟他说话。但他突然张开嘴,咬在我的肩膀上,我下意识往后退,他一巴掌排在我手臂上就把我打飞了。”

      “然后呢?”

      “然后,他动作很诡异地跑了出去,再然后我听到轰的一声,接着就是瓦片被踩碎的声音。我这下子才回过神来,感觉身上很痛,就大叫起来。”

      宁乐章说一下咽一下口水,浑身颤抖。

      宁明轩正想说话,被颜承先一步打断,他皱着眉问:

      “他还咬了你?”

      宁乐章点头,“他本来想咬我脖子,但被我躲开了一点。”

      颜承一听,径直上前,走到他面前。

      “听他描述,抢占了宁开河身体的应该是一只山魈。山魈攻击欲望强,喜欢撕咬猎物。”

      “被咬了有影响吗?”宁明轩担心问。

      “宁开河虽然炼制玄傀没成功,但身体已经不是常人身体了,满身业障。被他咬一口,很容易受到业障侵蚀。”

      颜承说着,看向宁明轩:

      “给我两根针,一根棉线。”

      宁明轩立马递过去阵和棉线。

      颜承手指一弹,一根针直接插进宁乐章肩膀被咬的地方,另一根插进宁乐章胸口。然后,他穿针引线,将两根针连在一起,轻声念叨:

      “清明一点。”

      顿时,宁乐章整个人身体一软,直接瘫在地上。两缕黑气分别从两根针针头冒出来。

      “笨蛋。”

      卓歌应声走过去。走到一半,她微微一愣,心想自己怎么习惯了?

      颜承棉线一甩,“接着。”

      卓歌右手抓住棉线一头。

      颜承食指在棉线中间一弹,顿时两缕黑气顺着棉线钻进卓歌身体里。

      卓歌感觉到一瞬间的寒冷,立马又恢复过来。

      她欲哭无泪,很想问一下颜承,是不是把自己当垃圾桶,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扔。

      颜承看了看宁乐章后,说:

      “好了。”

      随后,他手一扯,把针取了出来。两根针已经变成黑色的了。

      宁明轩微愣,“这是判官的清明术吗?”

      “嗯。”

      “可,清明术不是上上个世纪就失传了吗?”他呆呆地看着颜承。

      颜承看他一眼,“难道我还需要向你解释一下吗?”

      “不是不是。”宁明轩尴尬道。

      卓歌在旁边一本正经地说:“不要质疑神奇的颜先生。”

      宁明轩点点头。

      颜承白了卓歌一眼。

      “让他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

      宁明轩点头,就打算把宁乐章抱起来。

      但尴尬的是,他身体实在有些瘦弱,抱不起来。

      “魔偶小姐,帮帮忙?”宁明轩尴尬道。

      卓歌嫌弃地看他一眼,“一个男人,这点力气都没有?你走开吧,我一个就可以了。”

      她说着,走上前,一把将宁乐章公主抱抱起来。

      宁乐章哪被人这么抱过,还是个大美女,一下子又惊慌又激动,这一激动,肩膀伤口就汹涌了。

      他忍着不哼哼,痛并快乐着。

      把宁乐章安顿好后,三人出门寻找宁开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