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无码网站

      陈耀东是被陈妈叫醒的,陈妈拍了好几下才将他拍醒。

      “去不去了?”

      陈妈问:“干不动就别去了。”

      “去。”

      陈耀东一激灵,立刻翻身爬起来。

      脑了里还有点迷糊,这一觉睡的实在太香了。

      绝对深度睡眠,连梦都没做。

      陈妈有点心疼儿子:“要不就别去了?”

      陈耀东打了个哈欠,一边穿鞋,一边有气无力地说:“我能干动。”

      陈妈没说什么,麻利的收拾东西出门。

      坐在三轮车货斗里,被风一吹,陈耀东脑子总算彻底清醒,狠狠伸了个懒腰,感觉身体有点不适,全身上下肌肉有点酸麻,心里明白,明天有的罪受。

      下午回来,陈耀东下车都有点费劲,拖着疲惫到极点的身子进了门,连脸都没洗,进了门往炕上一爬,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脑子基本处于无意识状态,屁的想法没有。

      就想好好睡一觉再说。

      陈妈做好晚饭,陈爸叫了几声,见叫不醒,就说:“等会再吃吧!”

      陈妈心疼儿子,嘴里却咕哝着:“才一天就起不来了,就这样也想包地种……”

      陈建斌没说话,吃不了苦还包啥地,老老实实找个工作上班去。

      等到八点半时,实在等不住了,陈建斌愣是将陈耀东拽醒吃饭。

      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接了盆凉水洗了把脸,陈耀东脑子才清醒了些,胃口大开的吃了两大碗饭,明显饭量见涨,平时最多一碗,只有干体力活时才吃的多。

      吃完继续睡觉。

      被闹钟叫醒时,才天麻麻亮,刚好六点。

      去不去了?

      陈耀东心里纠结着,第一个声音说,不去了,这活不是人干的,还是去跟着二堂哥卖罩罩吧,其实没那么羞耻;第二个声音说,不行啊,不去的话包地的事肯定要黄。

      纠结了几分钟,一咬牙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

      嘶!

      浑身疼啊!

      胳膊腰腿没有一处不疼,连吸气的时候肚皮都疼,感觉不要太酸爽。

      草,当农民太不容易了。

      陈耀东吐着槽,龇牙咧嘴的穿衣服。

      陈建斌喂完牛过来,见儿子起来了,就问:“还去不去了?”

      “去!”

      陈耀东咬着牙,这点坚持还是有的,为了包地创业大计,怎么也得坚持下去,以前初中高中的时候也经常干活,只是上了大学就没干了,身体退化才有些严重。

      只要干上几天,适应了就好了。

      可问题是,这个过程也委实太艰难了点。

      连着干了三天,陈耀东就觉得快到了忍耐的极限,以前干自家的活,干不动的话可以歇一下,不会这么赶,就算给人干活,也属于帮忙性质,累了可以慢点干。

      可现在不行啊,一天十个小时,绝对不带打折的,挣人家钱,就得付出相应的力气。

      一天才挣五十块钱,却比牲口还累。

      草他妈的。

      陈耀东心里骂着娘,简直太痛苦了,要不是为了让陈爸同意他包地的创业大计,怎么会遭这种罪,回家的路上已经决定,明天说啥也不去了,先跟二哥卖罩罩去。

      总之不能闲着,不然包地的事肯定要黄。

      结果吃过晚饭,陈爸打电话联络时,明天没活了,要等到后天。

      天助我也!

      陈耀东早就想好了借口,趁机说道:“爸,明天没活我去二哥那看看,上次下去他让我给他帮忙,店里的营业员走了一个,让我帮他看几天店。”

      陈建斌心里跟明镜似的,也不多说,道:“那你去吧!”

      陈耀东跑到外面打电话:“二哥,你那要我不,我去给你看店。”

      陈纪东问:“啥情况,你不是不来吗?”

      陈耀东吐着槽:“跟我爸妈打了三天零工,简直不是人干的活,我思来想去,虽然卖罩罩挺羞耻,但也比干农活强,刚已经给我爸说了,你要不要?”

      陈纪东道:“那你来吧!”

      陈耀东松口气:“我明早下去。”

      没有压迫,就没有进步。

      干农活不可怕,但只要牵扯到挣钱打工这种事情,就没有好干的活,相比卖苦力,天天累的跟狗一样,陈耀东就觉得卖罩罩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回头又问陈爸:“爸,包地的事你问了没?”

      陈建斌说:“等秋上再说!”

      陈耀东很无奈,他一脑袋想法,就等着大展拳脚实践呢。

      可陈爸不松口,自己又没资本,就只能等秋上再说。

      反正时间还早,先去二堂哥那混几天再说。

      次日,陈耀东骑上电摩去了城里,进城后找个馆子吃了早饭,然后才去了XC区新开的一家分店,早上起来就打了电话,陈纪东在那边等着,让他直接过去。

      XC区的分店是新开的,还没找好营业员,二堂哥和嫂子两人轮流看店。

      到了店里,陈纪东搬个凳子坐门口,跟旁边童装店的老板娘聊天。

      “二哥!”

      陈耀东放好电瓶车,走过去招呼了一声。

      “来了!”

      陈纪东点点头,问:“吃饭没?”

      陈耀东道:“吃了。”

      “我小叔家的堂弟。”

      陈纪东给童装店老板娘介绍了下,然后领着陈耀东进店。

      店面挺大,能有五六十个平方,四周的货架上挂满了各种颜色的罩罩内内,看着都想流鼻血,来的时候觉得头很铁,可真进了店里,莫名又开始羞耻了。

      陈耀东问:“二哥,店里咋没人?”

      陈纪东道:“早上哪来的人,要不是你下来,我这会都不开门,XC区本就人少,要到十点以后才有人逛,你咋搞的,咋跟小叔和婶跑去打零工了?”

      陈耀东苦着脸:“我爸叫我去的,就不让我闲着。”

      陈纪东坐在收银台后,笑呵呵地问:“打工咋样?”

      陈耀东吐着槽:“不咋样,累的跟牲口一样,一天干十个小时,早七点到十二点,晚两点到七点,都不带让人喘气,简直不是人干的活!”

      陈纪东道:“不是人干的活,小叔和婶也干了半辈子,你就是吃不了苦。”

      陈耀东不承认:“那得看是啥苦,一天才挣五十块钱,却要像牲口一样干活,我好歹上了个大学,就算要吃苦也不能吃这种苦啊,付出和回报严重不成正比。”

      陈纪东道:“上了大学还卖苦力确实浪费青春,你打算在我这呆多久?”

      陈耀东道:“现在还不知道,我先给你帮忙吧,看看情况再说,过阵子抽穗子肯定要回去的,九月份还得秋收,只要不让我打零工就成。”

      陈纪东道:“你给我帮屁忙,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这样,我按营业员的工资标准给你算钱,在这呆一天给你算一天的工资,提成也按营业员的标准给你算。”

      陈耀东还不好意思,连忙摇摇头:“你管我饭就行,工资就算了。”

      “别废话,就先这样吧!”

      陈纪东翻出一沓资料扔给他,道:“你先看看这些,货品材质价格各种优势都有,按照上面的东西给顾客介绍就行,关键是要张的开口,先跟我学几天。”

      陈耀东点着头,一边跟他说话一边翻看资料。

      资料都是彩页,有图有真相,再听着堂哥毫无羞耻感的给他讲解各种罩罩内内的型号优劣和胸型罩杯啥的,心里那叫一个汗,一想到要给女人推销这些东西,就特没底气。

      不过,看到价格后,陈耀东有点牙疼。

      特么的真黑啊,一个罩罩敢卖好几百,镶金的啊!

      几百还不是最贵的,竟然还有上千的。

      最便宜的都得五六十块,太特么黑了。

      过了十点,街上人多了起来。

      终于有第一个顾客进店。

      “好好学着点!”

      陈纪东嘱咐了一声,就迎了过去。

      进来的是个四十左右的妇女,看穿着打扮就知道是工作的,一边看产品,一边听陈纪东介绍,介绍的人介绍的毫无异色,就仿佛卖瓜的一样各卖自夸,听的人同样毫无异色,似乎并不觉得男人给女人介绍这些东西有什么稀奇的,反到是陈耀东听的脸红。

      特别是陈纪东还认真打量了一下女人的胸部,非常自然地笑着说:“姐你的胸型保持的不错,这款文胸很适合姐,我们的产品都是环保产品,用魔力硅胶代替了钢丝,穿起来没压迫感,不但透气,还能自由呼吸,比海绵强多了,能有效的保护胸部健康……”

      “挺不错!”

      女人拿着罩罩试手感,一脸淡然,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脸皮太厚了。

      陈耀东听的狂汗,对二哥的佩服有如滔滔江水。

      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看那表情亲切的,听那姐叫的亲热的。

      怪不得二哥能当老板,人不要脸则无敌啊!

      女人看了一圈就走了,最终啥也没买。

      陈纪东也不意外,开门做生意的,只要进店就是上帝,都要全心全意的服务,买不买是人家的自由,只要十个进店的里面有一两个肯花钱,就能赚到。

      “看到没,好好学!”

      陈纪东教导堂弟:“这年头做女人生意的男人多了去,就你们这些大学生还矫情,人家女士都不别扭,你一男人有啥不好意思的,只要能把东西卖出去赚到钱,才能有面子,不然什么都是虚的,好好学着点吧,被社会毒打上几年,你就明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