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网推荐

      到了集市,夏小霜很快便熟门熟路的买好了东西,走起路来浑身轻飘飘的,重物有何欢和乌梅帮忙拎着。

      有人伺候的感觉,挺不错!她嘴角扬了笑容,轻松又惬意。

      何欢驾了马车,载着两人往回赶。

      今日赶集市的人挤满了整条马路,小商贩、小摊位也比往常增加了不少,何欢不得不大声叫喊,驱赶路中央的人群。

      “快让开!快让开!”

      听到声音,所有人都惊慌的靠边站,让马车先过去。

      行了一段顺畅路,马车突然高抬前足,仰天长啸,震的马车左右摇晃。

      车里人被晃的头晕眼花,还没缓过劲来,就听有个怒骂声远远传来。

      “不长眼睛的,没看到前头来人马车?你会不会驾马,不想死的,赶紧滚开!”对面车夫收了马绳,走下来,指手大骂。

      何欢赶紧跳下马车,伸手摸摸马毛,安抚了马,马儿前脚着地,来回跺了几脚,才安定下情绪。

      “挡道的人,是你,这么横干嘛?你吃大蒜啦?”

      “你才吃了大蒜呢!你全家吃大蒜!”

      何欢撸了双臂半截袖子,掐着腰,露出粗实强壮的手臂。

      走到路中央,大拇指擦了下鼻翼,眼睛里喷了愤怒的火苗,他按了按手指指关节骨头,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马夫一脸的害怕,向后退了几步。

      何欢哼哧了一声,勾勾手,邀请对方,“我瞧你,长得人模狗样,穿的也不赖,怎么说话这么难听,你娘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吗?”

      “你!你想怎么样!”马夫双腿在发抖,手扶了马车,身体靠上去。

      “我娘跟我说,遇到不讲理的人。别废话,不服就干,干他个鼻青脸肿,人仰马翻!”说着,何欢已经来到了那车夫跟前。

      马夫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闭了眼睛,作揖求饶。

      夏小霜立即掀了帘子,出声制止,“何欢,你不要冲动!”

      然而,她瞧见的,却是另一种场景。

      对面停的一辆豪华靛蓝色马车,车夫理了理衣服,什么事也没有。

      此时的何欢被人用刀架了脖子,在他还没出手伤害马夫时,车里就飞出来一人,点了何欢的动穴、哑穴。

      马夫见何欢被制住,身体也不软了,抬手就猛扇了两巴掌,还不解气,又朝何欢脸上吐了两口唾沫。

      “你刚刚不是能的吗?你现在能个给我看看呀,啊呸!我叫你能,我打不死你我!”

      马夫的拳头即将又落在何欢的身上,半空中被人抓住了手腕。

      “住手!”从车里飞出的男人瞪了马夫一眼,甩掉他的手。

      夏小霜走到那马车旁,看了眼何欢,对着车里人说,“不知车里坐的是哪位搁下?方才与我的马车狭路相逢。此路过于狭窄,至于谁先过,谁让路,我想与搁下商讨。”

      车里人还没出声,一旁压制何欢的男人给夏小霜丢去一个白眼,低声说,“一个小姑娘,还想和当今唐生国翰林院修撰大人商讨谁进谁退的问题。真叫人笑掉大牙,不知好歹。”

      夏小霜眸光一凝,那人穿的一身墨衣,头上戴了顶黑帽。

      一双手自马车内伸出,不如女子肌肤白皙光滑,却比一般农人的手,干净白软数倍,单看手指,夏小霜心头就有了数。

      此人,绝非一般人,非富即贵。

      门帘挑开,那人探出头来,长的一张四四方方的脸,两只眼睛的双眼皮还不对称,薄嘴唇。

      夏小霜上前作揖,“大人,可否说几句话?”

      陈秋萍打量了眼前的小姑娘,听声音,还以为是个成年人。

      原来是个小丫头,人虽小了点,说话倒沉稳,脸上也不惊慌失措。

      “吴环放了他,咱们让路。”

      “大人?”吴环惊讶的看了眼陈秋萍,又看了看捕获的人,无奈的松了手。

      何欢赶紧站到了夏小霜身后,老实地不再说一句话。

      车里忽然响有女人说了话,“大人~人家好累哦,想快些歇息呢?”

      女人衣衫不整,胸前垂着几缕柔顺青丝,手挂在陈秋萍的脖子上,目光灼热,吧唧一口,在那张老脸上品轻啄了一下。

      陈秋萍脸上一阵绯红,抚了抚女人的头发,笑道,“好好好,咱们这就回去。”

      女人娇嗔的哼唧一声,头靠在他胸怀,看了一眼帘外。

      夏小霜也看清了她的脸,不是别人,正是买了她6颗丸子的李术。

      莫非自己做的丸子真的威力无穷?

      李术也发现了车外的人,却害怕她将自己买丸子的事情抖落出去,赶紧抱着陈秋萍撒娇。

      “大人,快些嘛~人家等不及了,好累,好困!”

      夏小霜让出路,何欢也牵了马车绕到后方的一个小道上。

      “大人,您先请!”

      陈秋萍放下帘子,车夫驾了马车扬长而去。

      夏小霜问何欢,“翰林院修撰大人叫什么名字?”

      “陈秋萍!”何欢擦擦嘴角,“姑娘,你连我们国家的陈大人都不知道?”

      她摇摇头,“确实不大清楚,乡下消息闭塞,哪里知道那么多!”

      “哦,也对,反正啊,你是问对人了,我对咱们唐生国风云人物最清楚不过,”

      夏小霜看着他,“何欢,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挠挠头说,“我以前在军队待过一段时间。”

      身边多一个对唐生国了解的人,夏小霜感觉到了幸运,像是命运被上帝眷顾。

      “那我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你。”

      集市又恢复平静,人潮流动,夏小霜和何欢往马车走去。

      身后突然有人摸了摸她的头,她一转身,就看到了时听白。

      她发愣了,正愁说什么好,忽然有个人叫了他的名字。

      楚湘在卖胭脂水粉的摊位上挑选口脂,脸颊红彤彤两个小圆,显然自己涂了胭脂上去。

      不过,涂的怪异,颜色过于粉红,滑稽的很,时听白噗呲笑了出来。

      他想起什么来,转身塞了个东西到她手里,就大步迈去。

      夏小霜望着斜对面摊位上,时听白拿了一盒胭脂涂抹在手背上,说这个比较合适,颜色淡淡的。

      楚湘便买下了那一盒,说自己不好擦脸颊的胭脂,时听白便用袖子为她试去。

      她却又觉的痒痒的,不让他擦……

      两人嬉闹的画面,夏小霜没有再看下去。

      排斥,从他身后出现的楚湘开始,他只是路过,刚好瞧见她吧。

      没什么惊喜!

      回家的路上,她打开时听白塞来的一幅画卷,里头的人像,画的是一个女性。

      刘婶。

      怕她看不懂,时听白在画旁加了几段小字,字体娟秀。

      “姑娘,怎么了?”乌梅看了那画,并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好奇的问。

      她扶了扶额,淡淡的说,“没事。”

      “哦。”

      “今天在集市发生的小插曲,不要说出去,更不要对爷爷提起,我怕他担心。”

      夏小霜嘱咐乌梅,又掀了帘子嘱咐了何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