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fengxyz快猫短视频

      “少年至尊有自己的修行方法?这确实是我们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修行方式有千万种,只是不知道这少年至尊有什么特别之处,竟然会被那些神魔等强者如此推崇。”

      “说大人,就不要卖关子了,直接说吧!放心,我们有心理准备的,你不用担心一不留神将我们惊吓而死,转世之后再找你报仇,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不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重楼的说话方式,永远都那么特别,脑回路让说三道四愣神了几秒。

      “老爷,少年至尊的修行方式难道和我们不一样吗?不是使用魄印?”当归的话更有实用性,不像逍遥叹和重楼,太假。

      “少年至尊依然没有办法逃过魄印这一修行方式,毕竟,曙光大陆的世界,就是星力和魄印相互依存的事实,不是吗?二人大人。”对于这个问题,逍遥叹和重楼更有发言权,这一点,通过和这些天选者的交往,说三道四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一个事实。

      “嗯!之前的时代,曙光大陆的那些神魔们,他们以其它的方式成就了神境之位,而现在这一个时代,魄印就是这片星空之下的唯一修行方法。”

      “不对,逍遥大人,我听重大人说,你摈弃了魄印,打算另辟蹊径,而你现在又说魄印是这个时代唯一的修行方法,这前后不是矛盾了吗?”当归指出逍遥叹话语中的语病,逍遥叹的这种行为,在他看来就是作死的行为。

      “当大人,没有毛病,因为我们不一样,不单单是因为我是天选者,而是还有其它方面的因素,因为我发现魄印不适合我,而作为一名天选者,我有更多的选择机会,自然可以尝试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式。

      我的话也没有问题,魄印确实是这个时代唯一的修行方式,但不代表着没有其它的修行方式,如果非要说它有毛病的话,那么,应该在其中多加几个字,比如说魄印是主流修行方式,还有其它辅助的或者特殊的方式,只不过他们的修行之路更加艰难,前路更加的渺茫,有可能刚迈出左脚,走出第一步,右脚就已经没办法迈下去,说我作死也好,脑袋搭错筋也罢,既然我选择了不走寻常路,那么,未发现是死胡同之前,我会一路走下去,直到这条路没有路,或者成为另外一条光明大道。就如少年至尊一般,说大人不是说了吗,也是不走寻常路的一个群体。”

      “逍遥大人,你就不用激将了,我既然选择了对你们说出这其中的秘密,自然没有隐瞒的道理。”说三道四想了想,主动停下了脚步,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地面,稍做整理之后便一屁股坐下,从自己的空间中拿出一张桌子和杯具,之后就静静的看着逍遥叹,看着后者脑壳痛。

      “唉!说大人,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你请客,我买单这种缺德人才会干的事情。”逍遥叹无奈,现在自己有求于人,不得不选择妥协,于是出手阔气,四坛酒就出现在桌子上,那肉痛的表情,逗得当归倒地捧腹大笑。

      “逍遥大人,没办法,这还不是找你们学的,你们天选者的经营方法以及奇思妙想那才叫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有时候我都怀疑自己不是曙光大陆之人,而是海族那些无知种族。”

      “唉!说大人,有件事情我不得不向你纠正一下,这可能会颠覆你的认知,但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和你说一声,海族啊!他们可比你聪明多了。”

      “?”如果说三道四和QQ一样,只举牌不说话,那么,现在他的牌子上,将是写满密密麻麻的问号。

      “整个曙光大陆,被我们天选者文化改造最彻底的,只有两个地方,一个魔域,相信说大人也有所耳闻吧。”

      见说三道四点头表示认同,重楼接着继续说:“而这第二个地方就是海族了,海族为什么会袭击曙光大陆?版本很多,而主流思想却是海族野心膨胀,已经膨胀到想要统治整个曙光大陆,而随着时间的发展,慢慢的,我们天选者们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天选者中也有与海族相似的种族,他们生活的环境和海族一样,就如我们只生活在这大陆之上一样,因此,转世来到这曙光大陆之后,他们选择了海族,并且默默发展。

      而海族与神魔等族的对抗,一方面确实是海族各大种族野心膨胀,而另一方面也有他们在暗中推波助澜,两者相互配合,就导致了现在的结果。现在的情况是,因为神族对于我们天选者无限期而又没有理由的进行大屠杀,导致另外一部分天选者,直接选择了海族,于是,对于海族的改造,不管是经济社会方面,还是意识形态方面,比魔域更加的彻底。”

      “重大人,我敬你一杯,干了。。。老爷,你继续。”当归见话题有些扯远了,寻着重楼说话的空隙,以敬酒为由,将主动权再次交给说三道四,对于曙光大陆的局势,他没有深入了解的打算,但少年至尊可是关系到自己未来的路,自然更上心了。

      说三道四一眼就看出了当归的想法,没有拒绝,满足了他的想法,这可是自己的一个得力干将,既然今天说开了,那就彻底满足一下他吧。

      “逍遥大人,正如你所说,这个时代的曙光大陆就是魄印的天下,它与星力相伴相生,不可分离,而少年至尊的情况自然也不例外,未成为少年至尊之前,大家都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没有人知道谁是少年至尊,只有当你成为少年至尊之后,你才能发现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那就是你会拥有专属于自己的至尊印,没错,就是至尊印,而这至尊印本质上依然属于魄印,只不过只有少年至尊才能拥有,才能使用罢了。”

      “说大人,如果我是少年至尊,并且已经拥有了这一道特别的魄印,而不幸运的是,被逍遥给惦记上了,然后他通过邪恶手段,将这道至尊印成为自己的魄印,那么,他是否也可以使用至尊印?”逍遥叹对于自己成为重楼口中的反派人物,翻了白眼,瞪了重楼一眼,见后者当作一只路过的蚂蚁,直接忽略,只好闷头喝酒。

      “哈哈哈!逍遥大人,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我看走眼了。。。好了,就不开玩笑了,重大人,首先,没有人可以强迫你让自己的至尊印消失,因为它是少年至尊所特有的。

      魄印的形成过程拥有不可控性,有于魂兽中进行领悟,也有强行从拥有者中夺取,还有直接斩杀魂兽,从而得到魄印,但至尊印不一样,当你成为少年至尊的那一刻,至尊印就会印在脑海中,成为你星力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想要强行将它剥离,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重大人,你的说法没有存在的可能性。”

      “老爷,如果我是少年至尊,已经可以熟练的使用至尊印,因为老爷对我有再造之恩,让我想将自己的至尊印赠送给老爷,那么,这种主动赠予的情况,是否可以实现?”当归不忘自己的身份,小小的拍说三道四的马屁,夸赞说三道四。

      说三道四微微一笑,很是受用,不过还是正色道:“当归,你的心意,我早已经清楚,否则,我也不会将重要事情让你去做,不过,如果你真的是少年至尊,你的这种行为是多此一举,因为是不可能实现的,至尊印之所以称为至尊印,就是因为它只有在少年至尊手中,才能发挥出它的威力,并且也只有少年至尊才能拥有,非少年至尊一旦沾上,只会发生一种情况,那就是引火烧身,玩火自焚,没有第二种情况发生。”

      “说大人,能引火,是否也意味着非少年至尊也可以拥有,否则的话,没有火,又如何自焚?”重楼再次抓住说三道四的语病不放。

      “重大人,早知道你会如此发问,刚才是我故意说的,总有一些天才妖孽不信邪,自己认为高人一等,不走寻常路,于是,如果发现对方是少年至尊,又拥有至尊印,自然会起心思,既然不能强行夺取,也不能进行赠予,那么,领悟就是其中的另外一个途径,首先,不说其需要花费多长时间,多少人力物力才能领悟的问题,也不说他所领悟出来的至尊印,是否可以称之为至尊印,但其冒犯至尊印这一条罪名,足够他喝一壶的,何为至尊?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尊严岂容他人亵渎?”

      “不对啊!说好听点,那是至尊印,说难听点,那不过是一个魄印,是死物,哪有什么冒犯不冒犯之说,就如我们现在屁股下的石头,我们几个人现在都冒犯它了,也没见它跳起来找我们拼命啊!”

      “重大人,你有魄印吗?”

      说三道四的语气,让重楼双目一瞪,霍然从地上起身,一手叉腰,单手指天,之后王八之气一发不可收拾,霸气的吼道:“老子现在有三道玄品魄印。。。”

      “重大人,纵观整个曙光大陆,能在你这个年纪,拥有玄品魄印的不多,重大人也是一位高手。不过,重大人,你这些极品魄印都是自己领悟的吧?”说三道四小夸赞了重楼,让后者有些飘飘然。

      “哈哈哈!没错,确实是。。。”

      “得了吧,重楼,收起你那虚荣心吧!被我扔掉的魄印,最低都是地品。。。”

      “滚滚长江东逝水,逍遥,大人说话,小孩不要插嘴,一边呆着去。”重楼瞬间如霜打的茄子,软不拉耷。

      “说大人,我们在这里讨论了半天,我知道有一个名为至尊印的魄印,同时也明白他是少年至尊所特有的,但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至今我还没有明白,至尊印到底长啥样?魄印一旦使用后,使用者身上会有相应的特征,代表着魄印的各个方面,如品阶、种类、属性等,那么,这至尊印如何进行辨认?”

      “逍遥大人,回答这个问题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见过,或者说你听说过谁是少年至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