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涨

      张阳有了这个底气,也就放开了,免得让自己徒弟笑话。于是轻松的从那一群红红绿绿之间走过,再顺手把她们夹在那两团柔软中心的那一块手帕掏出来嗅一嗅。这一切都来自于张阳上辈子看过的电影,而且修为到了张阳如今的境界想控制身上某一块肌肉,或者脸上某一个表情,那可是相当的容易。他就像一个花丛老手一样,人从花中过,片叶不沾身。

      这一幕被睚眦笔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直呼内行,心中暗道:此生跟定了这个小师父了。很多事情,不论年龄大小,先达者为师。

      张阳微笑着,身体一折一扭,而脚下迈开逍遥步,手脚麻利的从一个黑衣男子身上摸出一个储物戒指再偷偷的塞在睚眦笔的身上。一切搞定,就等着看好戏了。

      进入包房里,张阳也并没有太拘束,从那一堆红红绿绿中拉了两个体格娇小,模样清纯可爱的就直接坐到了主坐。而睚眦笔看在眼中,心中却十分佩服,能在这一瞬间从一堆花枝招展的姑娘中观其形,品其媚,闻其香,从诸多条件中些筛选,要挑出最上乘,各方面最为均衡的,睚眦笔自认为凭他三千来年的功力也难以做到,可张阳却做到了,而且只在一眼之间就做到了。

      点菜时,睚眦笔瓮声瓮气的说:“师父,这个天气有的湿寒,要不用点几条野山参,那辅以海狗鞭之类的补一补?”

      张阳斜着眼晴看了看他,把嘴巴贴在睚眦笔耳边,尽量压低声音道:“怎么?有点怕了,被这些姑娘们一靠就不行了,或者你就还是没见过什么市面的初哥?我等修练之人,体内阳气充沛,只要运转本身真元,那就是不败金枪。”

      睚眦笔嘿嘿一笑,正要反驳几句。春姬楼里却突然一通混乱起来,从大厅到包房的那一条长长的通道里,七八个黑衣男子被直接抛了进来,正惨呼呼的大声叫唤。虽然黑衣男子已经被打倒在地上,可追着他们暴打的男子却并没有停手,手脚并用,拳头如雨点一般落在他们身上,直打得这一群人卧在地上,动弹不得,那拳头敲打在肉体上的“噗噗”声,听得人头皮直发麻。张阳神识一探,那正在暴打黑衣男子的只是一个眉青目秀的人族少年,模样比自己略大,境界却也已达到分神中期。

      睚眦笔也是好事之人,一看到外边如此热闹,立马翻身站了起来兴冲冲的走了出去,鼓掌喝彩道:“好,打得好,春姬楼的这帮猴崽子们欠揍,我也好久没揍他们了,加油,加油!”

      可是那打人的人族少年却意外的停下了手,笔直的站在那里,可眼睛却直钩钩的看着睚眦笔,虽然他只是分神中期,完全看不透睚眦笔的修为,甚至在众多姑娘中随意挑两个,境界也比他高很多。可这人族少年却并不胆怯,以一个上等人对待下等人的口吻缓慢的说道:“可是你小子,占了我的天字第一号包房,还霸占了我的夏荷,秋香?”

      他这样一说,睚眦笔立即不乐意了,自已可是花了重金包了这春姬楼的天字第一号包房,更是一口气把楼里最红的两位只卖艺,不卖身的姑娘给叫了过来,可什么时候变成他的了。睚眦笔可不是省油的灯,在这龙宫海域之内,他虽然修为不高,却也是一霸。听这少年这么一说,立马跳起来骂道:“哪来的小毛孩子,如果饿了,那就好好回去吃奶吧,春姬楼的姑娘可没有奶给你吃哦!”

      人族少年一听,立马像一只踩着了尾巴的猫,跳了起来,虽然他年龄不大,但是走过的地方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何曾吃过这样的亏,被这样的骂过。于是他立马反击道:“哪来的毛猴子,感情你上春姬楼来是为了找妈?这几千年来都是在春姬楼中喝奶长大的!”在骂的同时,更是不管睚眦笔的境界比他高得太多,提起双拳就向睚眦笔冲来。

      睚眦笔可不像那些黑衣人,由着一个小辈在这里撒野,一提手,一个耳光就扇向人类少年。虽然睚眦笔只是想教训一下那小子,并没有想要他的命,但睚眦笔本身就是一个四劫散仙,而人族少年却只是一个分神中期,被打中的话不死也会脱一层皮。可就在睚眦笔的手掌要扇出去的时候,他发现左右两股力量把他紧紧的锁住了。如果他一心要打向人族少年,那两股力量将先打向自己。

      睚眦笔只好硬生生接了这一拳,还好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毕竟两人的差距在那摆着。

      “请问哪位高人在此,难道以为我睚眦族就好欺负吗?”睚眦笔高声喊道。可是半响之后也没人回复。

      “睚眦族族人何在?”睚眦笔有点生气了,强龙还难压地头蛇,何况睚眦族本来也是龙啊!

      张阳本欲起身,可旁边的夏荷和秋菊却意外的拉往了他。夏荷侧身把嘴巴贴近张阳的耳朵,尽可能的压低了声音:“公子且慢。”

      这时张阳的脸一红,夏荷口中那有如兰花香味的热气吹得他耳朵直痒痒,更尴尬的是夏荷胸前的那两个半球死死的压在他右臂上。

      张阳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给我一个理由。”

      夏荷并没有改变姿势,反而端了一杯酒递给张阳道:“公子息怒,我们之所以拉住公子,也是为了你好。首先,你认为我们春姬楼还一个分神中期的人也摆不平吗?那七八个黑衣男子每一个的境界可都比他要高,可是却没有办法,只能挨打!”

      “哦?”张阳惊奇的问道:“那是什么原因?”

      夏荷回答道:“你看那少年后面,左边的瘦高个和右边的矮胖子吗?那可是两个八劫散仙,可都甘心给那人族少年充当保镖。可见那少年身份高贵。而且这少年一个个月,挥金如土,虽然打伤了人,后来却有人给了大量的补偿,所以很多人都情愿被打!也不算太坏!”

      张阳有点怒了,睚眦笔虽然很多时候挺浑蛋的,但今天却没有做错什么!实在不应该挨打。于是他反问道:“难道他实力大就可以打人吗?你们应该也知道今天是一个什么原因!”

      这时,秋菊也把身子向张阳身上靠了靠:“公子还是误会了,我们不让你出去,并不是让笔少爷吃亏,而是怕你吃亏罢了!在东海笔少爷不可能吃亏的,再不出十息就会有变化了,如果你上去就不一样了!”

      果然,只有三息时间,大厅里跳出四五个大汉,其中一傻大个瓮声瓮气的说道:“两位也算是八劫散仙吧!可是如果在我龙宫这么猖狂的话,走着进来,横着出去也是有可能的。”

      矮胖个一看,似乎自己这边并不占优势,于是陪笑道:“几位睚眦族的朋友请息怒,我们来自中原大陆龙虎山。这件事情,我们确实有无理之处,但我兄弟俩这也是为了保护我家周少爷的安全。”

      可他口中的周少爷却不领情:“胖叔,我能处理的,不就一个猥琐少年吗?你们也说过我同阶基本上无敌的。”

      “猥琐少年?”胖叔感觉自己头上冒出两根黑线,转过身在周少爷耳边说道:“少年?这可是个四劫散仙,年龄肯定好几千岁了,你打不赢的。”

      “哦,四劫散仙?”周少爷惊诧之后,反而嘻皮笑脸的看向睚眦笔:“这位兄台,在下龙虎山周云,并不想和你为敌,只因那个小子,抢了我的包房和姑娘。我看他也差不多分神初期,要不我和他来决一胜负?”

      睚眦笔一副看傻子的样子看着他:“那小子?那小子也是你叫的,他可是我师傅!你想和他战一场也行,可是如果输了后,赌注是什么?”

      “赌注?”周云转过头看向矮胖子:“胖叔,那人族少年是不是真的分神初期。”

      矮胖子肯定的点了点头。

      周云笑道:“如果我输了,我陪礼道歉;但如果你们输了,今天我出双倍的价钱,你们让出包房和这两姐妹,如何?”

      睚眦笔其实对这周云也不讨厌,反而十分的欣赏,同样是纨绔,有着共同的爱好和志向,自然惺惺相惜了。

      于是他看向正被那两姐妹挤在坐位上的张阳,开口道:“师父,你看呢?”

      张阳心想,自己如果输了,倒可如愿退出,可是也太明显了,还是只得赢,不过幸好自己还埋了一个伏笔,随时可能爆发的。

      张阳借机推开那两姐妹,对那叫周云的笑了笑:“想和我比,好啊!你想怎样比?”

      “怎样比?”周云愣了一下后大笑着说道:“我们就在这大战一场,谁嬴谁输,立马就定了,不用太罗嗦!”

      张阳向四周喵了一眼,微笑着道:“也好,在这大战一场,如果你击中我,算我输,如果谁打烂东西也算我输。但是如果你输了,则要拜我为师,如何?”

      “切,如果这样我还赢不了,那我也不用混了!”周云说完,一脚踢向旁边离自己最近的一根柱子。

      还好,张阳也不是按套路出牌的人,早就作出这种预判,逍遥游运起,手指轻轻点向周云胸前。周云的本意就不是攻击木柱,只为骗张阳去木柱而趁机击中他。可他却太低估张阳,以为张阳只是寻常分神初期,却不想,张阳一分为六,把周云团团围住,以指为剑,化作六九五十四道剑影,瞬间把周云的衣服划成一件渔网。

      在场所有的人全呆住了,以指为剑,力道控制得如此之好,每一个网孔都大小均匀,但是却丝毫没有伤到一丝的肉。

      睚眦笔笑了笑:“小师弟,拜师吧!便宜你了,当初我拜师可是三叩九跪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