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做裸体模特小说

      苏兰兰吃完饭,就又回炕上了,这啥时候是个头啊!憋屈死我了,我要出去……

      看似自己是家中老大,可这一到关键时候,没有一个听话的,咋说好了都不行,这是在养猪吧!一天天的,吃了睡,睡了吃,不干别的了!

      苏兰兰迷迷呼呼的又睡着了!

      老刘家

      “娘你也就别担心了,弟妹看着好多了,我去时,她正跟孩子们在外面抓鸟呢!”

      刘家大嫂觉得这个弟妹性子太跳脱了点,不是捞鱼,就是抓鸟的,谁家的都当婆婆了还这样!

      “这孩子,刚落了水不好好养着,又去抓啥鸟,一帮皮小子少吃点能咋的,为了他们的一口吃的,命都快折腾没了,还不消停!”

      刘老太太寻思,都是她这个儿子一天天的不好好上工,竟出去瞎溜达,可咋办,这可是从小宠到大的,只能多顾着点那边了。

      “娘你放心,我都嘱咐刘阳他们了,看着点他娘,不把身子养好,别放她出来!”

      刘家大嫂认为她家的那两小子,可比他们爹靠谱多了,交代给他们,肯定没问题。那弟妹肯定拗不过,就得老实的在屋里呆着。

      “那孩子身子本就不太好,都不如我这老太婆,再这一落水……”

      刘老太太觉得他这个儿子吧,还就听点他媳妇的话,这些年多亏她看着,要不然还不知道得出啥乱子呢!

      “娘,弟妺就怕你惦记,说身子好点就过来,好让你安心!”她这个弟妹可是个嘴甜的,那可真是哄死人不偿命的主!

      “算这丫头有点良心,还知道我惦记她,可别让她着急出来,只要她能消停的养着,比啥都强!”

      刘家大嫂看婆婆嘴上直说不用,看那脸笑的。

      “娘,你就放一百个心在肚里吧!回头有啥好吃的,还有三子又要寄东西回来了,到时我多给送去点,身子肯定很快就能养好!”

      “好,好,这就好,那边有你这个大嫂顾着,我肯定是放心的!”

      刘老太太看这老大媳妇还挺像样。也不知道这个皮小子又跑哪野去了,媳妇病了也不知道在家照顾!

      刘一文正在城里转悠着,那叫一个嗨,在黑市又换了不少票,竟然看到有人在卖布和棉花,可真是百年一遇,都被自己碰到了。

      那人刚拿岀来就被自己包圆了,全用粮食换的,空间之前收的哪有这些,全都是成衣,也拿不出来呀!

      早知道当时收一批布就好了,也不给个提示,让我好好准备一下再穿!

      从黑市出来没多远碰到了全子,是原主的小跟班,肖小全,家中老小,整天跟着原主后面,不务正业,一天瞎折腾。

      “大哥呀!你可算出现了,咋不喊一嗓子,走小弟请你喝几杯去!”这全子见到刘一凡就给个熊抱。

      刘一文嫌弃地把他扒了开,这可是老婆的专利,“走,哥请你吃肉去!再叫上爱学那个臭小子!”

      这两人都是原主的铁哥们,郑爱学,叫爱学,却是他家最不爱学的一个,两人初中同学。

      后来人家上了高中,现在可是在公安局上班,那可是招装的,家里还颇有些门路,因这个铁哥们,那更是让原主横着走了。

      也难怪原主不咋上工,还有那么多票,还能攒下私房钱,原来都是野路子。这以后都是自己的关系了,不用白不用,原主还算干点正事。

      两人有说有笑的找到了郑爱学,这人正在局子里闲的无机六瘦呢!看见刘一文,兴奋的就飞扑过来。

      看这一个两个的,让老婆看见不得醋劲大发,那可是个大醋缸。酸起来几十里开外都能闻到。

      刘一文嫌弃地把他扒了开,从他兜里拿出烟叼上,使劲吸了一口,舒服,久违了,虽说这烟也不咋地。

      “瞅你那样,能馋成这德性,嫂子不让你抽,你不会偷着抽。”郑爱学觉得他这个大哥就是个傻的。

      “你懂个屁,身上有烟味,你嫂子可不会让我近她的身的,她最烦这味,能有啥办法!”刘一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全子和爱学捧腹大笑!

      “大哥呀!也就只有嫂子能治住你。”全子憋着笑说。

      “可不,要不是嫂子厉害,你还不得上天呢!”郑爱学觉得他这个兄弟啥都好,就是怕媳妇出名。

      “你们两个臭小子懂啥,这叫情趣!”

      刘一文嫌弃的看了他们一眼,活的太粗糙了,永远也体会不到这个乐趣,老婆,我咋又想你了!

      几人说笑着,很快就到了饭店,这的饭店都是国营的,这还是在县城里,比镇子里的强多了。

      看了看今天的供应,都每个菜要一个,听着多,也就四个菜,红烧肉,糖醋鱼,土豆丝,炒鸡蛋,丰盛吧!

      没忘记给老婆要了十个肉包子,肉和鱼各要了一份,要是没有这两个臭小子,是不是还能要份面条,有汤有水热呼的,老婆肯定爱吃。

      看着刘一文那嫌弃的眼神,“哥呀,我们要的都没嫂子的一半多,看那都十个十个的要!”

      全子也点头赞同!

      这俩家伙,还想跟我老婆比,做白日梦吧。

      刘一文自己都想不明白,明明是原主的朋友,怎么自己一点都不觉得生疏,一顿小酒,就真成了实实在在的铁哥们了。

      喝的晕乎乎的,让他们给找个驴车,得回家了。

      驴车要驶出城了,才想起来老婆让带的东西,得想办法放在车上,找个僻静的路口,这才装上车。

      这要是把正事忘了,回家准挨抽,我那小辣椒老婆呀!咋就那么够味呢!

      赶车大叔看着刘一文笑的那个傻样,不知道这是在哪才鬼混完,这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狠人,多大岁数了还一天不务正业。

      车子进了村,一个人叫道,“那不是老刘家的老幺吗?这一车拉的都是个啥,也不知道又在哪弄的!”

      “肯定没干好事,一天跟一些狐朋狗友瞎折腾,没看又醉醺醺的,说不上哪天就进去了!”那个老大娘撇嘴说道。

      “小心点,别让他听到,这要闹上来,那还有好日子过了吗?”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收了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