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人妻吉泽名步

      (17)

      那位少年剑客见状如此,自是激动不已,旋即便把宝剑捧在手心呈去,询问对方是否认得,只是最后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素闻龙鸣奇剑之风采,只是老朽从未亲眼目睹。如不是方才门外的差役拿着通缉令找上门来,老朽怎会认得此物?”

      白凤大失所望,哀叹道:“唉,还以为前辈便是在下要寻的‘元封子’。”

      “元封子?”老铁匠闻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讥讽道:“此人早在十多年前便销声匿迹,时人皆以为他已成传说,怎的还有愚者似汝?来此僻壤小城,身上还背着血案。依老朽之见,少侠只是穷途末路,意欲奔赴边疆求存罢了!”

      “拓跋老前辈,在下是受清凉寺的高僧玄清大师指点迷津,特来此地寻访世外高人!”白凤先是缓缓拔出龙鸣剑,展示其间斑驳裂痕,而后又唤慕容嫣将玄清大师所托付之信笺示之,说道:“此剑因故受损,不知老前辈能否助我修补复原?”

      “此非凡铁,老朽一介乡野,岂敢妄为?”拓跋老前辈趁着谈话间隙,又往官差衙役来的方向瞥了一眼,随后继续道:“你二人身背如此‘凶剑’,又让官府追缉,恐怕不宜久留陵城。还是速速离去,免得祸害自己,也殃及旁人啊!”

      老铁匠话毕后便背过身去,连连叹息数次,不知所言。

      白凤等人也知其意,便不再自讨没趣,打算应承离开,相约另日携良医再访,直至符文涛伤愈,而后另作打算。

      辞别阿郁一家和符文涛,白凤与慕容嫣便戴上伪装,与赵小妹一同火速赶回驿馆,唯恐让官差先行一步,从他们的房间里翻查出些蛛丝马迹来。

      各方追兵紧追至此,虽说并不是在意料之外,但也足够让人心惊胆战。如今回想起来,该是那日在玉满堂大庭广众之下的游戏太过张扬之故,方才使得白凤与慕容嫣败露了踪迹。

      不过此等小事,必不能成为那对侠侣行善助人的壁垒。

      在他们回到驿馆之后,便发现各自的房间皆被翻得凌乱不堪,各自的行李包袱也是如此。

      听驿馆内的小厮所言,这是官大爷例行公事,叫他们把近日来入住的客人都指认出来。而此时白凤与慕容嫣恰好不在,躲过了审查,他们便直接翻查了住处,幸得最后差役们依旧是一无所获。

      就在他们三人暗自庆幸之时,赵括也带着阿鹃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招手示意让他们一并前去陶勿用的卧房一聚。

      还未入到门内,众人便可闻见那陶勿用此时正同鄂霏英打得欢腾:“你这老匹夫,老无赖,看本姑娘不把你给生吞活剥了!”

      赵括听罢,连忙推开门户,大吼了声:“住手!”

      只见房内亦是一片乱象,陶勿用卧在榻上指指点点,笑得挤眉弄眼;鄂霏英则是正值气急败坏,扛着双刀便扬言要杀要剐。

      “赵公子,这老匹夫明明业已恢复如初,却还让他人百般照料。甚至,还让我服侍他如厕!”鄂霏英话到半晌,便瞧见归来的白凤等人,原先的怒目圆睁突然松懈下来,变为一副因为深受奇耻大辱而通红的面庞,“苍髯老贼,竟敢让我在他人面前出洋相!”

      话音未落,鄂霏英便欲秉刀上前,将她以为的可憎可恨之人杀尽斩绝。

      “鄂姑娘!”那位少年剑客见势不妙,抢先一步拦住了去路,出言相劝道:“陶先生固然不对,只是一味喊打喊杀,终究只会让矛盾加深。而且,恐怕鄂姑娘是被故意激怒,好让别人看一出好戏——毕竟,我们可不能让陶先生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鄂霏英收起双刀,疑惑地问道:“他先前这样对你,你怎的还帮着他?”

      “鄂姑娘,现下时间紧迫,适才又有官兵上门,只怕不久以后会有更多追兵。”白凤回道:“竟然我们都已走投无路,为何还要滋生事端?若是鄂姑娘不从,我自当愿意先行护你去往北镇,让嫣儿他们留守,如何?”

      “不,不必了……”鄂霏英一改适才的火爆脾气,羞愧地向众人讲道:“是我不明时势,一味刚愎任性,也是因为如此,才害得爹爹他……”话音刚落,便从鄂霏英眸间渗出些许泪水,然后她便捂着脸悲伤地走了出去,慕容嫣畏其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便随同而去。

      陶勿用见可笑的“玩伴”一走了之,也大叹了声“无趣”,随后讲道:“小姑娘好好的,怎的让你给欺负哭了?”

      “陶勿用,你到底想作甚?”赵小妹禁不住怒斥道:“我看你根本就不想替人治病!”

      “是呀,连一个失去手臂的人都敌不过,啧!”那苗女阿鹃与鄂霏英一同照顾了这老朽有些时日,自然也有自己的意见。

      “哼,无知小儿!”陶勿用怒嗔道:“只不过是欺我年迈无力,方才偷袭得手!不过此等伤患历来是最难诊治,只因其视死如归,心中无牵无挂尔尔。只是老夫最见不得有人求死,所以老夫偏不让他死,就算不收一分一厘。请速速带我去寻他!”

      话毕,陶勿用便从榻上坐起,套上了鞋子,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

      “哟,陶先生终于肯下床啦?”阿鹃如此讥讽道:“怕不是又让别人一拳撂倒,然后又不省人事了,嘻嘻。”

      “符文涛确实力大无穷,若不能施针麻其臂膀,取出碎骨时所产生的剧痛,足以使人失去理智,进而影响整个治疗的过程。”陶勿用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苦作冥思状。

      顷刻之后,那位少年剑客忽然发问道:“陶老先生,可否令他人从旁辅助?”

      “这……未尝不可。令几位强壮男丁在旁辅助,或许可以镇住符文涛身上的怪力。”

      “不,在下推荐的是一位女子也!”白凤回道:“慕容嫣乃是符文涛之发小,他们之间情谊深厚,绝不会互相背弃,只消嫣儿好言相劝,符公子定会放弃轻生的念头。”

      “阁下是说,那位经常相伴左右的佳人?”陶勿用疑惑道:“此前那一位小姑娘在旁伺候,符文涛尚且疯狂如此,这一位又能如何?”

      “嫣儿自有办法,只消陶老先生信守承诺,将符公子治好即可!”

      陶勿用凝着深邃的眼眶看向眼前的少年,连连点头应承:“好,好……那便翌日再去探一探情况,若是符文涛依旧情绪不稳,那老夫也束手无策了!”

      如此商量之后,他们便开始着手计划如何安抚符文涛,帮助陶勿用着手治疗的事情。

      只是万事万物福祸相依,因为诸多事务而滞留于陵城的白凤,恐怕已经陷入追兵的天罗地网。北镇明明已经近在天边,却又难以抵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