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celapp制作教程视频教程下载

      “我的能力可以帮你回到18岁那年,让你再选择一次。”

      “当然啊,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回去的代价就是,我会永远离开你。”

      “要回去吗?哥哥。”

      在北极圈的尼伯龙根里,路明泽微笑着对路明非伸出了手。

      这个小魔鬼路鸣泽依然是这么优雅,西服得体领结鲜艳,口袋里还露出白色的丝绸方巾,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如此的哀伤,海潮般浓郁磅礴的哀伤得似乎能把世界都淹没。

      在他们的身边,躺着鲜血流尽的女人,红黑的血在雪地上凝固。狰狞呲牙的混血地狱犬被血腥味刺激得发狂,对着路明非狂吠,就像下一秒就要扑上来把路明非撕碎,可这些畜生们又止不住用爪子刨着雪地,畏惧的不敢上前,似乎在前方的是比它们还要可怕的怪物。

      路明非满身鲜血,艰难地起身,握住了路明泽的手。

      来自地狱的恶犬大声狂吠,北极的尼伯龙根里大雪纷飞。

      ……

      “路明非,你在干什么?”

      路明非猛然抬起头,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张方方正正的镜子,路明非一抬头就看见了自己,这很明显是在洗手间一类的地方,他正双手压在洗手池的边缘,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愣神。

      小魔鬼、冰湖、乔薇尼、嗜血的混血地狱犬,这些都瞬间消失不见,就像是被小孩吹起的肥皂泡泡,被轻轻一戳,就砰的一声消失得干干净净。

      镜子里的是消瘦的身体、乱糟糟的头发,以及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贱兮兮的脸。

      路明非很清楚镜子里的那个人就是他自己,但却又不是他应该有的样子。

      在经历了校长他们的特训之后,路明非的身体就被那填鸭式的体育课程锻炼得壮硕了许多,强壮得能和公牛角力,一身肌肉也是标致得能让学妹们花痴尖叫的地步,不然他也不可能在巴西和三百斤的混血舞王肆意对砍。

      可镜子里的路明非却瘦得像是芦苇,轻飘飘的风都能把他吹倒。

      消瘦得就像是他回到了高中。

      路明非转过头看向了一旁叫他的人,然后他看见很熟悉,但又快要被他遗忘的脸。

      赵孟华。

      赵孟华疑惑的看着路明非,他进洗手间就看见路明非压在洗手池上,低着头看着空无一物的洗手池,这么一个别扭的姿势被路明非保持了很久,以至于赵孟华都快要以为在那里的不是路明非,而是一个不会动的人偶。

      赵孟华轻咳了好几声,路明非都没有发现他进来了,于是他只好出声提醒。

      路明非呆呆的看着赵孟华,他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小魔鬼的低语。

      “我的能力可以帮你回到18岁那年,让你再选择一次。”

      真的回来了?路鸣泽把他送回了18岁?

      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悲伤,路明非忽然有点想哭出来。

      在北极圈的尼伯龙根里,在路明非与乔薇尼被地狱犬搜捕得走投无路,然而就在他们在无垠的雪地中孤立无援的时候,小魔鬼忽然出现,又一次向他伸出了手。

      这次,小魔鬼没有拿走他四分之一的生命,而是以自己为代价,让路明非回到十八岁。

      之前在福园酒楼同学聚会的时候,小魔鬼就对着路明非说过类似的提议,给了路明非选择重来的机会。那是个下雨的夜晚,路明非在被学院的人追杀,路明泽诱惑般向他伸出了手,似乎路明非点点头就能回归正常的生活。

      只不过那一次,路明非选择了拒绝(《龙族4奥丁之渊》的情节)。

      但这一次,路明非握住了路明泽伸出的手,于是他就真回来了。

      “我没事。”路明非对着赵孟华勉强地笑了笑,“我们这是在哪里?”

      “不是在毕业聚会还能在哪里?文学社在一起看电影你忘了?”

      赵孟华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路明非,大致是觉得路明非能问出这种问题,怕是距阿尔茨海默症不远了,不过他也没太纠结,转手就给路明非递了一个纸质的手提袋。

      “给你衣服,待会致辞的时候记得换上。”

      “陈雯雯说致辞的时候正式一点。”

      路明非打开手提袋一看,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套衣物,黑色的西装、白衬衫、窄领带,这很明显是一套制式的韩版西装,修身款的,看起来和路明非消瘦的身材还挺搭。

      尘封的记忆和纸袋一起被打开,路明非拿出西装外套打量,忽然就想起了自己是在哪里,也知道了赵孟华要干什么。

      这时候路明非才读高三,这是在文学社的毕业聚会上,他们在约在一家电影院看电影。

      路明非则是赵孟华选中的背景墙,赵孟华要踏着他向陈雯雯表白!

      说来也巧,这时候路明非还是喜欢陈雯雯的,他还和赵孟华选了同一个日子告白。

      路明非觉得当初自己真的傻透了,别赵孟华和陈雯雯两个人早就郎情妾意眉目传情,就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也就自己还傻乎乎猜想陈雯雯是不是喜欢自己,会不会答应自己的告白。

      赵孟华肯定看出来自己的小心思,才会借了陈雯雯的名义骗自己,给了自己西装怂恿上台,想要自己看台上出丑。

      等到他一上台,赵孟华就会抢先和陈雯雯表白。

      当着你的面抢走你喜欢的女孩,这是多么强硬的手段啊,就像是一个嚣张的示威,一个激烈的警告,一个让路明非不要惦记陈雯雯的下马威。

      其实,路明非对赵孟华追到陈雯雯这件事本事虽然有点伤心,但也不是很难接受。

      毕竟赵孟华人称楚子航第二,家境成绩和脸都不赖,楚子航是多优秀的人啊,自己哪能和楚子航一般的人抢妞。

      自己除了暗搓搓的喜欢就什么都没了,从后来的变心来看,自己的喜欢也见不得多不坚定,自己有什么资格获得陈雯雯的喜欢。

      路明非向来有自我安慰的阿Q精神,谁在年少的时候还没有份不切实际的喜欢,又有几个人能真正走在一起。

      这份偷偷摸摸的喜欢就像是被埋在泥土里的种子,在黑暗中懵懂地萌发,一点点暧昧的水汽就能让它不顾一切的舒展根脉,那纤细的根须似乎能一直扎进心里,连厚重严实的泥土都无法阻挡它冒出头的想法。然而它的死去又是如此简单,被外边世界的阳光烤晒一下就枯萎了。

      这就是绝大多数人的结局,路明非也不会例外,真到了这一天,他并不会觉得愤慨。

      只是你为什么要在表白的时候,非要踩我一脚呢?

      路明非想起了当时的场面,自己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切断了光,尴尬的站在台上,身边便是徐淼淼和徐磊磊两兄弟卖力的呐喊。

      赵孟华粉墨登场。

      他抱着鲜花斗志昂扬,站在台上大手一挥宣布自己喜欢陈雯雯,陈雯雯也害羞地表示自己也喜欢赵孟华,众人欢呼起哄,而路明非则傻乎乎的看着赵孟华牵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幸福美满,却只能狼狈地鼓掌,拼命地低着头不让别人看见自己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路明非回忆着自己的青春,出人意料的,他内心并没有多少伤痛的情绪,就连愤怒也没有多少,只是后悔自己没有做出更好的选择,所以让自己显得那么狼狈。

      重生归来,这一切都要改变!

      不单是关于这次聚会,路明非还有很多很多的遗憾,他想要把这一切都改变,拼了命也要改变那一个个悲剧的结局。

      三峡水库下冰冷坚硬的青铜城,北京尼伯龙根里破破烂烂的老地铁,还有樱花季节的东京,那里下着永不停息的大雨……曾经的记忆扑面而来,满满的灰尘气味。

      路明非心轻轻动了一下,他又想起了东京街头那家气氛暧昧的情侣旅馆,暗红色头发的女孩跪坐在榻榻米的旁边,乖巧认真地翻着旅游册子,思考着等雨停了之后去哪里去玩。路明非一会看着女孩,一会又扭头看着窗外的雨。

      那雨下啊下啊,似乎能把他和女孩一起淹没在小小的旅馆里……

      见鬼,路明非似乎又听见了东京稀稀落落的雨声。

      路明非无声的笑了,他发现自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挺忙的,他还有这么多人要去拯救,他还有这么多遗憾要去弥补。

      今天是多好的时间啊,路明非看了下日期,才09年的5月15号。

      这时候,自己还有好几个月才会入学卡塞尔学院,老唐还要好几个月才会变成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夏弥现在还在北京读预科班,楚子航也没有被所有人遗忘。

      去日本更是一两年之后的事情了,如今时间充裕得足够让在宰掉赫尔佐格之余,再带着绘梨衣满回国和叔叔婶婶吃顿热气腾腾的火锅,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妞连五目炒饭都吃得这么开心,见了火锅还不得蹦起来,只是不知道她吃不吃得辣。

      还有小魔鬼路鸣泽,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路明非想,自己一定还要去一趟北极。

      多好啊,一切的悲剧都还没有发生,一切都来得及改变。

      路明非用冷水冲洗了下脸,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些,赵孟华给他的西装被他随手丢在了洗手台上,路明非推开洗手间的门直接走了出去。

      这一次,他不会再让自己后悔了。

      ……

      PS:新人新书,各种求,言辞在这里给大佬们鞠躬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