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志祥带演的向日葵视频

      虽然他们三人原本的计划是由武井牺牲自己暂时挡住奇拉比,中村和美树两人快速解决三名雾隐下忍。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此时奇拉比正在下面泡澡,以雷池的束缚力,他一时半会儿恐怕没那么容易上来,那么在岸边落单的荒木和再不斩就成了他们眼中近乎白给的香饽饽。

      于是武井果断修改了原计划,利用自己的演技获得了与荒木近身的机会,准备拿下首杀。

      以他过往的经验判断,下忍里面虽然也不是没有强的离谱怪物的,但那些人的实力多半都是依靠各种血继秘术撑起来,单论近身的体术搏击,因为年龄受限,身体素质、尤其是力量差距过大的缘故,一般不可能是成年忍者的对手。

      毕竟体术的修炼是需要下苦功夫的,他这一身二三十的功夫,可不是拥有一些天赋就能完全无视的东西。

      所以,当他看到荒木匆忙举剑试图格挡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你挡得住吗?!”

      当!

      铁锤砸在剑鞘的末端将之荡开,但是因为荒木握在剑鞘中部的手掌纹丝不动的缘故,长剑并没有被这股力量击飞,而是以荒木的手掌为支点,像根杠杆一样将这股力道传递给了前方的剑身。

      就在这个刹那,荒木的大拇指顺势一弹。

      噌!

      一抹寒光闪过,【风剑】半截出鞘,寒光闪闪的剑锋擦过了武井的手腕,带出一篷妖娆的血花。

      “啊!!”

      手筋被断的武井再也使不出他那二三十年的功夫,“当啷”一声铁锤直接落地。

      就在他还要继续续挣扎的时候,荒木伸出左手一拍剑柄,在归鞘的同时,也从剑鞘中传来一声轻微的鸣响。

      铮!

      一圈无形的音波扩散出去,正待继续挥拳的武井忽然身体失衡,踉踉跄跄地摔倒在地,四肢乱扭却怎么都爬不起来。

      砰!

      荒木脸上的表情一点都没有变化,剑鞘顺势下沉,重重一鞘劈在武井后脑勺上,彻底终结了他的痛苦。

      这一系列动作说起来很多,但真正算起来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当荒木神色平静地跨过武井横躺在地的身躯之时,那边的两个人竟然还没跟再不斩交上手。

      见带头大哥被一碰就碎,中村和美树顿时心态大崩!

      “怎么回事?说好的你能暂时挡住奇拉比呢?结果呢?就这?一秒钟不到就被一个平平无奇的下忍给干碎了?”

      此时两人简直想要举报武井打假赛,而且连一点演员的自我修养都没有。

      他们甚至怀疑武井已经被策反了,目的就是为了钓出他们两个,甚至还有昨天来传达任务的那位暗部高层。

      “怎么办?”

      看着双双逼近的荒木和再不斩,中村与美树对视一眼,两人互相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决然之意。

      然后,他们举着自己的专属武器,发起了自杀式冲锋,嘴里还大声喊着口号:

      “为了风之国!”

      “岩隐万岁!”

      嗯……

      虽然决心可嘉,急智也还凑合,但是显然他们在默契上还是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在绝命口号的选择上并没有能够达成一致。

      而且他们自己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四目相对,尴尬满满。

      只是还来不及有所补救,两柄利刃就已经递到了他们的面前。

      最终,两个人死的并不安详,他们怒瞪的眼睛仿佛是在控诉,不知道是在抱怨这次任务太难,还是责怪队友坑爹,亦或是最后的嫁祸不成。

      岸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也惊动了正在泡澡的两个人,辉夜黑骨没有能力自己上来,但是奇拉比可以,他拖着黑骨上岸问道:“怎么回事?”

      “啊,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这三个家伙跑过来刺杀我们,结果失败了。”

      荒木耸了耸肩,“哦,那边那个我没杀,你们或许可以拷问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情报。”

      “什么?刺杀!”*2

      奇拉比和黑骨同时惊呼出声,但一个的声音里满是愤怒,另一个却是包含着三分遗憾、三分可惜、三分失望以及一分后悔。

      “明明是我们一起来的,可是为什么打架的时候怎么就单单没有我呢?早知道就不下去泡澡了……”黑骨小声嘀咕。

      “这不是你的错。”

      奇拉比对于这个一起泡过澡的小兄弟还是挺有好感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在云隐村没有好糊好你们的安全,这是我的问题。走,我先带你们回驿馆,然后去找雷影大人。”

      “额……我不是……”

      黑骨一愣,想要分辨一下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却被荒木直接打断。

      “这也不是你的错,奇拉比,不过你说得对,此事确实应该尽快禀报上去。”

      ……

      雷影办公室。

      当奇拉比提着昏迷的武井走进来的时候,矢仓正在跟艾唇枪舌剑地争执着联合中忍考试的细则问题。

      这毕竟是忍界第一次真正平等的两个大国之间联合举办的中忍考试,很多东西都没有前例可循,存在非常多的讨论空间。

      “考试一共分四场举行,两场在雷之国,两场在水之国,这样总行了吧?”

      土台装作无奈地退了一步,将原本三场的考试增加到了四场,以示公平。

      “哼,少玩这些文字花样!”

      鬼灯千月一眼就识破了对方的诡计:“我们都知道,中忍考试里影响最大的就是单人对战的决赛场,那个时候各国的达官贵人都会前来观战,对国家经济和影响力的拉动非常可观,前面那些只不过是开胃菜罢了!”

      “那你们想怎么样?”

      土台耍小心思未成,向后一靠问道。

      “我们建议考验情报搜集能力的环节取消笔试,同时再增加一轮团体对抗赛。”

      “可是已经有一场团体赛了啊!”土台翻了翻面前的文件。

      “我说的是一对一的团体战,不是大乱斗模式。而且擂台战也应该不同的场地可供抽取,这样才公平。”

      “你的意思是打一场就换一个地方?这观众哪能跟得上?”

      “可以将场地分成三种,比如森林场地、海水场地和雷电场地,分配好场地之后,总决赛分三天进行即可。”既然能够提出这个设想,鬼灯千月自然是有过一番考虑的。

      “这……场地问题可以考虑,但笔试环节还是很重要的,而且再增加一场团体赛也有内容重复的嫌疑。”土台据理力争。

      “雷影大人,大哥,今天在雷池有三个来路不明的家伙袭击我们!”

      奇拉比带着荒木三个走进办公室,将昏迷的武井放在地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