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第二天,清晨,比子寒坐在古树上,静静的吃着水果,目光则是看着下方,正在进行晨练的胡列娜和叶玲玲。

      虽然两人都在进行晨练,但是两人晨练的内容完全不一样,叶玲玲只是在院落中,进行简单的晨跑,而胡列娜则是被鬼魅指导着战斗方面的经验。

      比子寒坐在古树上,看到也正鬼魅所教的战斗经验,并且将对自己有利的部分留下,跟自己的战斗经验融合在一起,以此来让自己的战斗经验更加完善。

      至于他为什么不下去一起学,那是因为没有那个必要,有时候多看、多听,比别人教的更有用处。而且一些基本的战斗经验,他现在也用不上,他需要的就是对于自己有利的那一小部分而已。

      而在另一个房间中,女子正把做好的早餐放在石桌上,并且静静的等待胡列娜和叶玲玲两人的晨练结束。

      大概八点钟左右,胡列娜和叶玲玲两人的晨练结束,比子寒也从古树跳了下来,直接来到餐桌前,吃起比较丰盛的早餐。

      胡列娜喝了一口肉粥,眼睛在瞬间就亮了起来,开口说到:“阿姨,你做的肉粥很好喝呀!”

      “你们要是觉得好喝的话,可以多喝一点。而且你们也不用叫我阿姨,叫我叶姨就行了,反正我们日后也是自己人,教皇冕下应该不会拒绝我们家族加入武魂殿的。”女子的面容上,露出一个很是亲切的笑容。

      “好的,叶姨!”胡列娜点点头,感觉她说的很有道理,只要老师同意她们家族加入,那她们以后不就是自己人了吗?

      比子寒则是抬头看了一眼,便继续低头吃着面前的早餐,就仿佛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而叶玲玲同样是如此,仅仅是抬头看了一眼,就继续吃着早餐,完全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打算。

      很快,叶玲玲就吃完了早餐,放下手中的碗筷,目光看向前方的比子寒,但却一言不发。比子寒在察觉到叶玲玲的目光后,抬头跟叶玲玲对视着,有些搞不懂叶玲玲是什么意思。

      两人就那么静静的对视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也正因为两人的举动,让石桌前的气氛,迅速降到了冰点。

      众人看着两人的样子,感觉有些差异,不知道两人这是什么情况。

      胡列娜的目光,在比子寒和叶玲玲两人的身上不断的游走,忽然开口说到:“子寒,明天就是月轩开学的时间了。你明天的时候,还是把头发梳起来吧,听说月轩只接待雅客的,你这个样子有些不雅,到时候别在进不去。”

      “不雅,我这个样子怎么就不雅了,明天再说明天的事情。”比子寒低头看了看自己,感觉没什么不雅的地方。至于头发披散着,能不能进去月轩,他不知道,但他现在也不想知道,明天就是开学时间,能不能进去,明天自然就知道了。

      “子寒,你是不是不知道,怎么把头发给梳起来啊。”胡列娜眨了眨眼睛,嘴角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我不知道?怎么可能,梳个头发这种小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比子寒不动声色的看了胡列娜一眼,直接起身离开了石桌,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叶玲玲在看到比子寒离开了,也起身跟在比子寒的身后,但依旧是一言不发,就是静静的跟着比子寒。

      鬼魅将自己的目光看向女子,眼中有着询问的意思,不知道她们这是搞什么鬼。女子则是轻轻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胡列娜快速吃完面前的早餐,快步的跟了上去,向看看比子寒和叶玲玲两人,究竟是什么情况。

      等胡列娜来到房间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叶玲玲站在门口,比子寒坐在房间中,手里还拿着一把梳子,两人就静静的对视着,谁都没有不开口说话。

      叶玲玲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比子寒的眼中则是漠不关心,就仿佛所有的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半响后,比子寒率先开口问到:“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我就是跟着你,没有事情!”叶玲玲的声音,很是清脆,但却没有任何的情绪存在。

      “随你,你想跟着就跟着吧。”比子寒将手中的梳子放下,原本想学习一下梳头发,现在叶玲玲和胡列娜两人都在,他要是学习的话,那不就是证明自己不会了吗?

      比子寒从魂导器中,拿出一本书,静静的观看起来,学习着其中的理论知识。

      胡列娜也从房间外走了进来,看着比子寒手中的书籍,开口说到:“子寒,把老师留下来的书籍给我一本,我也要学习一下,老师的理论。”

      “给你。”比子寒从魂导器中随意拿出一本书籍,交给胡列娜后,就静静的看着书籍。

      叶玲玲站在门口想了想,也走进房间中,在两人的旁边坐下,但目光却是一直放在比子寒的身上。

      ……

      房间外,鬼魅的目光瞟了一眼女子,淡淡的说到:“你是想要干什么,让你的女子一直跟着公子,又一句话都不说,我实在有点看不懂。”

      “鬼魅长老,你可能误会了,玲玲她的这个举动,并非是我指使的。玲玲的性情有些冷淡,不怎么喜欢说话,所以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女子苦笑了一声,这个事情,她事先还真不知道。

      “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性情冷淡,真是两个有意思的小家伙。不过我要提醒你,最好不要把什么小心思放在公子的身上,他的身份可是比你想象中的高。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这个后果绝不是你可以承担的。”鬼魅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告诫。

      “鬼魅长老,那不知道他在武魂殿中,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能让你这位武魂殿的长老,都如此的谨慎。”女子笑了笑,忽然好奇起来他在武魂殿中,究竟是什么身份。

      “公子他目前在武魂殿中没有身份,但他的长辈,是武魂殿中身份最高的。”鬼魅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就起身离开了石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