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剧情分解

      天空之中万里无云。

      不一会云海聚集。

      只见天空乌云密布,一道亮光闪过,天空之中落下了一道道巨大的雷柱劈在了水云剑身上,

      声未到,光以至,只听见一声轰隆声传来。

      不一会连续九道雷柱劈落,传来阵阵轰鸣。

      天空中散发的煌煌天威,震慑着方圆百里外的修士。

      整个黄枫谷都惊动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某个修士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这到了渡劫的时候天降雷劫。

      不一会雷劫消散,天空之中密布的乌云转瞬消失不见,李信见此挥手召回水云剑。

      用了这么多年还是水云剑顺手

      将带着阵阵雷光的水云剑收入丹田孕养炼化。

      由于炼制法器时加入了李信本身的仙血,所以炼化水云剑非常之快。

      做完一切的李信,施展七十二地煞之术里的知时。

      来到黄枫谷已经八年时间了,如今我也四十八岁了,再过两年奔五十了还是个单身狗,李信挠着头想到。

      而后李信细细一想,有一个大白就够折腾我了,再来个女人那还得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去看看老马那还有灵米没有,这好几年了应该攒了不少。

      这灵米可比什么响水大米香多了!

      大白···走到大白小屋的李信蹲下拍了拍大白的脸。

      我先发个传音符给老马问问。

      “大白醒醒。”

      不一会飞了一个传音符进来。

      传音符里传来了老马的声音:李长老之前您托我收购的灵米现有两万斤,东西现在在百草园。

      看来老马在百草园啊看来离得不远,李信思虑之间用神念搜索一番,不一会神念找到了老马的方位,想着传音符也麻烦不如用神念传音。

      “老马你在那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看了眼大白还未睡醒,李信转身走出洞府,开启隐匿阵法后。

      御剑腾空而起。

      不一会到了百草园,这是一座两块山丘之间的小盆地里。

      从飞剑上落下的李信随手破开了禁制,降落在了正在看护百草圆的鼠脸瘦老头身边。

      “老马灵米呢,家里等着米下锅。”

      鼠脸老头闻言连忙回过身弯腰施礼赔笑道:在小屋里长老,请跟我来。

      老马说完为李信领路到了木屋前。

      打开木屋大门,里面是堆积如山的米,泛着莹莹绿光。

      李信见状挥手将灵米收入储物袋中。

      而后扔了一小袋子灵石给鼠脸老头,你点点,李信边看储物袋里的灵米变说道。

      老马手忙脚乱的收起灵石袋子:不用不用,能替长老办事是我的荣幸。

      会说话啊!李信似笑非笑的看着老马:里面有两百四十个中品灵石多出来的四十个算是你的报酬。

      谢长老,老马闻言本来一脸肃穆的脸瞬间笑面如花,只是那张脸着实是有点难看了。

      还好还好劳资筑基的早,李信拍了拍胸脯想到。

      老马见着李信莫名其妙拍胸脯,一脸疑惑的看着李信。

      无事,李信摆了摆手道。

      “那在下先去忙了。“

      “行你去吧,我也回去了,”李信说完顿了顿。

      “灵米够了接下来就不用帮我收集了。“

      转身御剑直奔议事大殿。

      看着时不时从身旁飞过的年轻男女弟子,李信边嗑瓜子坐在剑上欣赏的那些美女弟子的身姿。

      时不时的点点头。

      “好看吧大哥。”

      “好看。”

      “嗯哼!”

      李信闻言转头四处搜索,不一会就在飞剑底下看到了倒着飞的大白。

      喜欢就去找一个啊,大白说完一个翻身上了水云剑坐在李信身旁。

      “淦,咱是那种老牛吃嫩草的人吗。”

      李信听着大白调侃的话语一脸不屑道。

      听着李信饱含不屑的话语,大白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心想:算了算了惹不起惹不起。

      李信看着大白想说而又不敢说的样子拍了拍大白的肩:大白你看哈,江湖从来都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你得学会察言观色懂吗。

      “你看你已经长大了,也找到了小母虎,放飞自我的心情我理解你。“

      “你看哈,干饭的时候香不。“

      大白闻言点了点头。

      李信见状连忙打蛇上棍。

      “对嘛,你要干饭我也要干饭,但是这个菜和米哪里来呢?“

      “当然是靠实力去获取,但是这个实力哪里来呢。“

      “那当然是好好修炼啊。“

      “你不修炼我不修炼何时才能够出头。“

      “想当年你母亲被那头蛟龙给临死反杀,明明你母亲有很大概率能够弄死蛟龙,却被抓住机会。“

      “我这么说你懂吗?“

      大白闻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大哥你的意思是,能远远的放风筝就不要近身甩脸子?

      小伙子有见地啊,你看我这么多年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你是不是得意思意思下。

      李信对着大白疯狂暗示。

      说着还对着大白掏出了储物袋让他看了看袋子里的灵米。

      大白还是不解其意。

      “你看我饭搞到了!”见大白还是一副呆愣脸。

      “你咋就这么笨呢!这饭有了不得有点菜啊肉啊啥的?”李信说着拍了下大白的脑袋。

      “噢!大哥我明白了。“

      “明白你还不赶紧去找找,然后回洞府等我。”

      “走你!”

      李信说完一脚将大白踹下了飞剑。

      见大白稳稳落地后。

      李信则摇了摇头感叹了下:就你这哔样这辈子都吃不上四菜一汤,吃shi都赶不上热乎的,这教育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去搞颗筑基丹,等韩立来了让他当一段时间打工仔,完美。

      李信想着御剑飞行的速度越发的快了。

      此时被踹下去的大白,一个翻身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看着远去的李信,大白瞬间从一副呆愣的脸转变成了一脸精光的样子。

      闻着附近的灵兽野兽踪迹大白一脸感叹

      “哎!!!这大哥越来越不好骗了!装傻充愣不好使了。”

      软的不行就来强硬的了,哎咱这劳碌命啊!大白喃喃自语的摇了摇头。

      周围的弟子们看着眼前的一幕面面相觑。

      大白又惹长老生气了?一路人甲弟子想着旁边的同伴说道。

      是不是又嚯嚯了哪位执事的灵宠啊。估计是吧,路人乙点了点头道。

      不一会李信到了议事大殿。

      看着议事大殿门前的广场上,时不时的有弟子飞过,时不时的能看见年轻女弟子在相互交谈,时而欢声笑语。

      年轻真好,可惜一个个脸上都戴上了面具,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李信感叹了一声,随即恢复了冷若冰霜的面容。

      缓缓步入大殿门前的台阶上,向着几个看守弟子点头示意了下,信步走进了大殿。

      在来的路上已经传音给了掌门钟灵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