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精油

      父母闻声也走了过来,现在蛋鸡可是家里的核心产业,全家人关注的焦点。

      “小一点没关系,这是刚开始,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往后几天开始加大饲料的供应吧。”周春园缓缓说道,家里那几只土鸡刚下蛋的时候比这还小呢。

      “小雨,你跟你爸去弄些小石子扔到东边的树林里。”

      “好。”

      张小雨点了点头,他也是第一次搞养殖,而且现在条件有限,买不到乳酸钙之类的东西,只能用土办法了。

      玉米面,麦麸,豆粕以及盐,这些东西混合搅拌就是蛋鸡的日常食物。

      往后的几天,陆续有蛋鸡开始产蛋,数量越来越多,好在天凉,鸡蛋可以存储更长时间。

      两个星期之后,几乎所有的蛋鸡都开始产蛋了,但大部分蛋鸡一天只能产一次蛋,极少部分能产两个,对此张小雨无能为力。

      “小雨,家里聚集了上千只鸡蛋了,你明天去县里看看,找个路子。”

      周春园催促起来,辛苦的努力终于迎来收获,又开始担心销路,不过她对儿子还是很有信心的。

      “别担心,鸡蛋那是供不应求,多少都能卖掉。”

      张小雨知道母亲的忧虑,农村人小门小户的,抗风险能力低,一朵小小的浪花都能摧毁一个家庭。

      “我打算走饭店的路子,同辉饭店、桃园饭店,还有大大小小的饭馆,如果处理不完我再去菜市场看看,零售也不难。”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张小雨是不想去菜市场了,那里摊位费、管理费等各种费用太高,不是长久之计。

      “嗯,能批发就批发,虽然价格低了点,能省却很多麻烦。”张平赞同道,零售太花费精力了,而且还要交费用,心疼啊。

      “别忘了提前打探一下价格。”周春园叮嘱道。

      农村集市上也有很多卖鸡蛋的,那是草鸡蛋,都是自己舍不得吃,聚了个把月拿去集市上卖掉,有小贩就会收购然后转手高价卖到城里去。

      张小雨这个是小规模养殖,蛋鸡由于是饲料喂养,产蛋量比较稳定,价格也会低一些,而且鸡蛋个头大,市场竞争力比较大。

      晚上的时候,一家人用提前准备好的小纸箱,里面垫了草,每个箱子放了五十个鸡蛋,卖的时候就按箱卖。

      第二天早早吃过饭,张小雨就开着拖拉机运上一千只鸡蛋往县城开去,心里庆幸这拖拉机买的及时,不然的话还真没办法将鸡蛋运到城里去。

      到了县城以后,张小雨将拖拉机停在路边。

      “爸,你在这看着,我去市场打探一下鸡蛋的价格。”

      “行,你去吧。”

      张平点了点头,从车厢里爬下来,掏出一根烟,用火柴点燃,慢慢的吸了起来,以前他都舍不得吸烟的,现在家里小有资产,自然不用再那么节省了。

      十分钟之后,张小雨面带笑容的跑了回来。

      “爸,菜市场里草鸡蛋卖到了1.2元/斤。”

      “哦,涨这么多?六月份的时候才1.05元/斤吧。”

      张平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价格涨了,家里的鸡蛋能多卖钱,担心的是钱贬值了,张小雨经常在家里高谈阔论,说经济发展,钱就会不值钱,他想不注意都难。

      张小雨却不在意这些,他巴不得涨到天上去呢。

      “嗨,现在城里人有钱了,自然从改善生活开始,鸡蛋营养丰富又便宜,家家都能买得起,销量增大,价格自然上去了。”

      “也是啊。”

      张平表示能理解,转而又问道:“咱们家这种鸡蛋有卖的吗?”

      蛋鸡的鸡蛋颜色呈橘红色,草鸡蛋颜色发白,个头也小,很容易区分。

      “暂时还没有,咱们这可是县城独一家,哈哈…”

      张小雨发动拖拉机,然后朝同辉饭店开了过去,他之前在那里卖了两个多月的泥鳅黄鳝,算是提前混了个脸熟,不然谁搭理他。

      可惜时间还早,大厨王有道还没有来上班,张小雨索性转道去了桃园饭店,这是县里另外一家大饭店。

      “呦,丹丹姐,好久不见啊,您来的可真够早的。”

      “你不是那个…?”

      “张小雨,八月十五前面来您这里卖过黄鳝。”张小雨提示道。

      他当时将截留的一部分黄鳝聚起来在节日前送到了桃园饭店,正好碰到了赵丹丹这位负责人,顺利的高价出售。

      现在想想真后悔,当时以为是一锤子买卖,有点心黑了,态度强硬,卖了10元/斤。

      这下好了,装孙子吧。

      “噢,对对对,张小雨。”

      赵丹丹一下子就想起来了,那批黄鳝在节日那两天刚一推出就卖完了,反响很好,老板一直催促她寻找货源,因为这道菜是同辉饭店的招牌菜之一,不少客户流失到了那边。

      “那个黄鳝你还能供货吗?价格好商量。”

      张小雨愣了愣,解释道:“我也想继续卖黄鳝啊,可是现在天冷了,黄鳝泥鳅都躲在巢穴里过冬,已经抓不到了。”

      “这样啊。”

      赵丹丹面露失望之色,她还以为看到了希望呢。

      “丹丹姐,莫要担心,等开春以后我抓到黄鳝一定优先送到您这里来,而且咱们村好多人都跟着我,到时候我统一收购,多大的量都给你弄来。”

      张小雨连忙画大饼,明年的事情鬼才知道,现在操心的是他的蛋蛋啊。

      赵丹丹闻言笑道:“好,你可要说话算数啊。”

      “干咱们这一行,讲的就是‘诚信’二字,我说到做到。”张小雨信誓旦旦的保证道,然后立刻换上一副狗腿相,“嘿嘿…,丹丹姐,我今天来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

      “哦,你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东西要卖给我们饭店?”

      “哎呦,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您的法眼。”

      张小雨先是恭维了一句,然后解释道:“是这样的,我看国家不是提出了菜篮子工程吗,鼓励养猪养鸡,我就养殖了一批蛋鸡,专门卖鸡蛋,每天有稳定的产量,我这鸡蛋个头大,价格便宜,送货上门,而且可以长期供应,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

      “蛋鸡?这个我好像听说过。”赵丹丹回道。

      “丹丹姐你可真是见多识广,蛋鸡是国家刚推出来的新品种,规模化养殖,专门产蛋用的,一般人可不知道这个。”

      张小雨又拍了一记马屁,继续推销:“饭店这种地方每天的鸡蛋消耗量大,草鸡蛋价格高,日积月累这个成本可不小,我这鸡蛋吃起来和草鸡蛋并无多大差别,是完美的替代品,不信的话您可以找大厨做一盘葱花炒蛋来尝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