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

      “荣俊,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拿着猿飞日斩亲批的准予参加中忍考试书走出了火影楼,卡卡西碰了碰头顶的荣俊。

      “哪里有奇怪?”

      荣俊没好气的说道,虽然已经想好要用一些东西勾引大蛇丸,但是离开火影楼后小心脏又不争气的加速跳了起来。

      “你一开始好像并不想进去火影室,可是后来又为什么主动说出这些秘密呢?”

      卡卡西以自己对荣俊的熟悉作为推演依据,只得到一个结论:这坏狗又在打坏主意。

      但是听它说的却有理有据的也根本就不像在瞎编,所以卡卡西想通过试探荣俊的口风来佐证自己的猜测正确与否。

      “因为小爷乐意!”

      我的想法和大局观岂是你这个愚蠢的欧豆豆能想到的?

      “哦?那我知道了。”

      原来真是假的,这坏狗胆子也太大了!

      卡卡西确定自己的猜测后,刚想继续开口却被荣俊抢了先。

      “卡卡西,打个赌吧。”

      荣俊无聊的说道。

      “打赌?赌什么?有什么好处?”

      卡卡西一听来了兴趣,这货的好东西指不定还有多少呢!

      “就赌这几天,山中一族会死人!到时候又是一场盛大的葬礼。”

      猿飞日斩会放弃探查树下挂机头颅里的秘密吗?

      不会!

      那这么重要的事会让一个小龙套来探查吗?

      也不会!

      那么出手探查树下挂机头颅里的秘密会是谁呢?

      山中一族现任族长山中亥木!

      至于为什么他会死?

      呵呵,获得不死之身的条件有两条:一是灵魂沟通邪神,二是灵魂强度足够坚韧,只有这样,才能承受邪神那充满扭曲与邪恶的力量,将灵魂永固在肉体之中,不因肉体的死亡而进入死亡国度!

      这就是不死之身的全部奥秘!

      而邪神的力量会让承受者残留自己思想的同时变得愈发疯狂!

      所以说,山中亥木探查树下挂机的头颅,就等于自己将自己的灵魂送上门,让邪神的力量侵入自己的灵魂进行改造,从而拥有邪神教版的不死之身。

      但是,一个不信奉邪神的灵魂见到了邪神之后,还能保留住自己的灵智吗?

      变得疯狂失去理智后的山中亥木,还能活着走实验室吗?

      “你打算用什么赌?”

      卡卡西问道。

      “你赢了我给你十本书,十根骨头,一百包狗粮;我赢了的话,将来你给我找到十张特殊的面具。怎么样?”

      荣俊抛出鱼饵,就看卡卡西会不会上钩。

      “好,我跟你赌!”

      卡卡西一口答应道。

      ……

      地点:火影室

      人物:猿飞日斩,大蛇丸,锅王团藏,山中亥木。

      事件:永生一号

      保密等级:特级

      “亥木,做这件事可能会非常大的危险,你可以选择退出。”

      猿飞日斩刚想吧嗒口烟,才想起自己的烟筒已经提前退休了,无奈的吧唧吧唧嘴说道。

      选择?

      我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山中一族必定会被派出来一个替死鬼罢了。

      山中亥林扫了眼前三人一眼,微笑着说:

      “三代,我一生征战,身子早已经千疮百孔,与其窝在家中因旧伤复发死去,不如再为木叶做一份贡献,说不定还能搏个出路。”

      翻译过来就是:我为村子流过血,受过伤,扛过枪,今天我可以给你们探路,但是这事以后不能再牺牲山中一族任何人,而且成果我山中一族也要有一份!

      “山中族长劳苦功高,是木叶的英雄,如今为了木叶的和平慷慨出面,定能凯旋而归。”

      锅王团藏应承道,这就是他作为木叶之暗明面上的工作:为猿飞日斩背锅。

      “亥木,好好再想一下吧,这件事危险太大了。”

      猿飞日斩不反对锅王团藏的话,而是三令五申事情的危险性,这样出事的话也能说他尽到了自己的责任。

      山中亥木深深的看了猿飞日斩一眼,然后用严肃的语气说道:“三代,为了木叶,我义不容辞。”

      说完之后,山中亥木走进火影室旁边早已准备好的秘术室。

      “这就是不死者的头颅吗?”

      打量了一下树下挂机的头颅后,山中亥木右手按在这颗头颅之上,闭上眼睛用出山中一族的秘术。

      猿飞日斩三人则是在门口等待结果。

      山中亥木熟练的将意识潜入到树下挂机的大脑皮层,寻找他的记忆区所在。

      “怎么会?我居然被两个小鬼给杀了?”

      “信奉邪神,感谢邪神!”

      “异教徒不配在世界上生存,成为邪神大人的祭品吧!”

      ……

      树下挂机的记忆被不断倒放,终于,山中亥木查到了树下挂机成为不死之身的那一刻!

      “这个是?啊啊啊!”

      “卑微的蝼蚁,居然有能力自行来到吾的面前!”

      “好鲜美的灵魂味道,死神那家伙这下要气的跳脚了,哈哈哈!”

      “蝼蚁,你虽然不是吾的信徒,吾亦能赋予你永生的权利!”

      “带着我的祝福,给我送上更多的祭品!我将赐予你所想到的一切!”

      山中亥木捂住自己的双眼,却发现自己仍然可以看到前方的疯狂、痛苦、血腥、杀戮和哀嚎!

      “啊啊啊,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股浩瀚无匹的力量骤然降临在他的灵魂之上,让他除了痛苦再无别的感受!

      痛,极致的纯粹的痛,让人灵魂崩溃的那种痛!

      我,我不应该抵抗!

      来吧,撕碎我的意思吧!

      不要让我成为罪人!

      “哈哈哈,好有趣的蝼蚁,妄图窥视神的智慧!”

      邪神看着山中亥木的挣扎,就像在看一幕有趣的话剧。

      再之后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哦!我是圣·约翰,邪神大人钦点的邪神教传教士,我要去传播邪神大人的荣光!”

      “鲜血,杀戮,哀嚎,祷告,是邪神大人最喜欢的乐章!”

      山中亥木禁闭的双眼突然睁开,随手一捏将树下挂机的头颅直接捏爆,然后转过身歪着头头看着门口的三人,发出自己第一句传教的话,

      “喂,你们三个,要来信邪神教吗?哈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