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奇皇后

      “三百箱细瓷器,都是上好的江南货;五百担药材,分清热、解毒、理气三大类,分别装箱;成品缎子一千匹,白丝五百担,另有皮货、铁器、各色香料等……”

      施大喧手里拿着一叠纸,行走在他所有的那一艘八百料的三桅大船上,一项项的向李直逐一念道,两个掌柜拿着账本,一边听,一边核对。

      船是大号福船,在两广一带不是很常见,这边最多的是广船,肚大能装的福船往往在福建多一些。

      这只船舵楼三重,底尖上阔,两头高昂,双舵双橹,采用杉木为骨,甲板宽达两丈八尺,桅高六丈,肥大的船舱中用厚木隔出了数个彼此密闭的舱室,能够在一舱入水后保证船身不沉。

      此时已经将近晌午,由于这次出海是难得的一月双船,风向很好,天公作美,所以李直调配货物时间很紧,他整个上午都在船上与码头间作清点,保证船上每一处空间都塞满了各类货物。

      忙到现在,终于告一段落了,一切都已具备,就等时辰一到,扬帆出海了。

      站在船头,高翘的首楼比码头要高出一大截,跟红毛鬼的望楼高度都差不了多少,李直在施大喧的陪伴下,迎风眺望,视野里一望无垠。

      海风拂面,无比惬意。

      望楼立于码头高处,上面插有一面硕大的白色旗帜,旗帜巨大,在码头上任何一处地点都能看到,有观测风向的作用,又称风旗。

      东风正劲,旗帜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这风向……转东了。”施大喧看着风旗,语气里有激荡的兴奋:“东家,我看最早今晚半夜就能启碇,早一分走,就多一分安全,这风难得,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变化,不如早点出发。”

      “可以,海上生意,宜早不宜迟。”李直眯起眼,风吹动他头上的束发头巾龙蛇乱舞:“东西都装好了,就不必等到后天,具体何时走,你来决定就好。”

      “是。”施大喧沉声答应。

      李直吹了一会风,笑道:“忙了这么久,都忘了时辰,走,上岸吃一顿好的,你出海在即,有日子沾不到地,我来作东……”

      他说着说着,却越说声音越小,眉毛也渐渐的拧在一起,最后干脆停住,伸手指着岸上的一个方向,问道:“那边……可是在冒烟?”

      施大喧循着他的手指望去,看到在岸上远处,有淡淡的青烟缓缓升起,眼皮一跳,惊道:“是在冒烟,难道走水了?”

      岸上都是货仓,全是木头搭建的简易建筑,一旦走水,火烧连片,比城里走水还要可怕,所以两人见了烟起,都是心中骇然。

      还没等两人有所反应,风吹烟动,原本还是淡淡的青烟,飞快的浓郁起来,几乎是在瞬间就变成了如墨的黑烟,这里靠海,海风正旺,几个呼吸间,烟尘就猛然大了起来。

      这下不止李直和施大喧能看到,整个码头上的人都看到了,望楼上的黑人兵铛铛铛的敲响了铜锣,用不规范的汉语朝下面大叫:“走税啦、走税啦!”

      烟起如柱,码头上立刻乱了起来,所有的人都抓起手边的桶子盆子,一边喊,一边装水奔走。

      “是谁家的仓库起火?”李直惊疑不定,双手抓着船帮又气又急,不过旋即想起自己的库房里刚刚搬空,烧起来也没有多少损失,大不了费点银子再搭个仓房罢了,于是又放松下来,抓着船板的手也不那么紧了。

      “是广盛的仓库。”施大喧手搭凉棚仔细辨认了一阵:“那边是个山坳,只有他家的仓库建在那里。所幸是他家的,隔其他商号的有些远,不过风这么大,火头翻滚,如不能快些灭掉,会点燃山火,那就麻烦了。”

      “叫伙计们去帮忙。”李直看着火头越来越明显的烟柱起处,拧眉吩咐道:“火烧大了谁也没好处,都去帮帮忙。”

      施大喧答应着疾走而去,随着他的高声喊叫,大通商行在这里的百十个伙计都提着水桶朝起火的地方跑去。

      李直独自留在船头,码头起火,这里是最安全的。

      但是,怎么会起火呢?

      这年头无论城池乡村,最重视的就是防火,房子都是木头的,天干物燥,随意一点火苗就能燃起燎原大火,任何人都知道火灾的可怕。

      何况现在虽是饭点,有苦力在烧灶煮饭,但无论如何都不会在仓库里烧饭,那是犯了大忌的。

      “一定是广盛的蠢货犯了浑!”李直恼火的骂了一句,愤愤的自语:“陈道同这混蛋,御下无方,干的都是什么事儿!”

      “李老板骂的好,我也这么觉得。”

      一个声音突兀的在身后响起,令正专注的看着火势的李直浑身都僵了一僵。

      身边的人都去救火了,应该无人的,那帮伙计也不敢这么跟李直说话。

      而且这语气,这声调,好熟悉。

      跟那厚脸皮赊账的家伙很像啊。

      转过身,笑吟吟的聂尘正作揖打拱的看着自己。

      李直先是一怔,稍稍想了想后,又微微一笑。

      “你放的火?”他问。

      “是的。”聂尘毫不掩饰,直接承认:“我那两个兄弟正在朝这边来,上船时,请李老板不要让人阻拦。”

      “你会把我的仓库也烧掉了。”

      “不会的,中间隔着靖海商行的库房,还有一段空地,那么多人在扑火,烧不过去。”聂尘信心十足的道:“就算真的有不测,大通商号的货全在这船上,我赔李老板一座木头仓库便是。”

      “你现在是过街老鼠,哪里来的钱赔我?”李直哂笑。

      “乌香和福寿膏的盈利,就是用不完的钱。”

      李直的笑意更浓了:“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我完全可以把你拿下,用你的命逼你交出福寿膏的配方。”

      “那样的话,李老板一个子儿也得不到了。”聂尘笃定的回答:“配方和制法都在我脑子里,聂某虽不如李老板贵气,但一点骨气还是有的。”

      李直笑容凝固,沉默片刻,然后说道:“你想我保你?”

      “李老板也保不住我。”聂尘表情无比严肃:“陈家的背景深厚,黄程疯了一样要抓我换他儿子,外面对我的悬红一夜间已经到了千两银子,任何人都会心动的,李老板的手下里也会有见利忘义的小人。”

      “那……你找我做什么?”李直指着远处的火头:“你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很容易让人知道你在这里。”

      “我想搭这艘船。”聂尘看着李直的眼睛,直直的说道:“这船今晚就会走,出了海,谁也抓不着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