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武机甲>

      在愚人众夹着尾巴逃跑之后,场面变得很尴尬,西风骑士团和穆纳塔族之间对峙着,随时都有可能会打起来。

      “那么……我们是时候谈一谈了。”

      凯亚径直走向穆纳塔族的队伍里,甘道夫迎了上去。

      “你们想怎么样?这次确实是我们的不对,是我下达的命令,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希望你们能放过我的族人。”

      甘道夫的话让他的族人义愤填膺。

      “怎么可以把族长交给他们,大不了跟他们拼了!”

      凯亚摆了摆手,然后用手指着蒙德城的方向。

      “我要你一个老头子做什么?麻烦你们跟我回去蒙德城一趟。”

      甘道夫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凯亚。

      “你让我们跟你回蒙德城有什么企图?”

      作为穆纳塔族的族长,甘道夫必须为他的族人们着想。穆纳塔族长期过着游牧生活,身上的财产并不多,唯一有可能会被盯上的,就是穆纳塔人自身了。甘道夫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族人们沦为奴隶。

      凯亚看出了甘道夫的疑虑,他也不拐弯抹角了,开门见山地说出了骑士团的条件。

      “事实上你们从骑士团总部偷出来的只是一副棺材,我们并没有什么损失。被你们攻击的那几个守卫也没什么大碍,所以我们之间并没有不可化解的仇恨。但是……你们的行为影响了蒙德城的治安,骑士团需要给蒙德的民众一个交代!”

      甘道夫从凯亚的话里找到了转机。

      “那我们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凯亚想了一下。

      “跟你们要摩拉你们肯定没有,你们以工抵债就可以了,给商队做护卫,清理商道上的魔物……能做的事情有很多。当然了,在你们工作期间,骑士团会负责提供食物和住宿。”

      虽然甘道夫也不愿意这么做,但是现在被西风骑士团包围了。形势比人强,为了族人们的未来,也只能选择接受这条件了。

      “好吧我接受你的条件,但是……我有一个要求,请你们救救这两个孩子。”

      甘道夫指着那两个之前被愚人众捉走的孩子,他们身上的暗红色纹路变得越来越明显了,皮肤上开始长出一块块的结晶。

      看着那些结晶,凯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是……崩坏结晶?”

      之前风魔龙特瓦琳袭击蒙德城的时候,荧就净化过它身上的崩坏结晶,这次或许也可以!

      看见凯亚的表情,甘道夫提起了精神。

      “你有办法治好他们?”

      凯亚摇了摇头。

      “我也不确定,虽然之前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但是能不能治疗要让专家看过才知道。”

      这就足够了,至少还有希望!

      听到凯亚可能有办法救治那两个小家伙,穆纳塔族的人们对前往蒙德城的抵触小了很多。虽然不想去工作,但要是为了救那两个孩子的话,工作就工作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回到了蒙德城。

      凯亚并没有把穆纳塔族的人们作为骚乱的始作俑者示众,其实他一开始就已经准备好借口了。这次的事件会被当成是一次应对突发事件的演习,穆纳塔族这帮人的身份是骑士团请回来扮演敌人的群演。

      回到骑士团总部之后,凯亚带着两个穆纳塔族的小孩找到了荧。

      “你有办法去除他们身上的崩坏能吗?”

      荧看着两个小家伙身上的崩坏结晶,把手伸了过去。当荧的手触碰到崩坏结晶之后,结晶变成了绿色,然后碎成一颗颗粉末消散在空气中。

      有戏!

      虽然两个小家伙身上的暗红色纹路并没有散掉,但是他们看起来没有之前那么痛苦了。

      如果司马策划看到那两个小家伙现在的模样,他一定会很惊讶的,因为……他们现在的状况跟司马策划当初成为融合战士时的样子一模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