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足app下载易直播旧版

      陈岱林看似注意力都在与大块头的对敌上,然而他也有分出部分心神去观察那四人。

      那名个头稍矮的女子,真气波动相较其他几人有些不稳,这个细节被陈岱林收进眼底后,他就暗自制定了以她为切入口的策略。

      他在大块头身上使出三捶拳这一蓄力拳法,虽然效果一般,但同时也迷惑了她们几个的思维,以为陈岱林黔驴技穷了,所以就抱着肩膀在一旁看好戏。

      殊不知她们松懈的同时,就是陈岱林突破包围的最好时机!

      陈岱林突破了包围圈后,向远处以最快的速度长掠,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残影。

      为首女子见到她们几个居然被陈岱林给算计了,顿时气急败坏:“出手!”

      除了那名个头稍矮的女子手中“武器”已毁,其他人赶紧将手中的绸缎笔直挥去。

      为首女子含怒悲愤下,竟是使出了几人常用的联合杀招!

      这种联合杀招是她们教派的独门武学,必须由一名上三品的高手做为牵引,将三人真气联合在那几条看似不起眼的白色绸缎上,互相交织如同尖锐长枪,能够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这条“长枪”发出呼啸的破风声,仿佛空气都被它给挤爆,要在陈岱林身上戳出几个窟窿!

      却不料陈岱林身形一闪,居然做出迂回状反身来到大块头身边。

      “他要做什么?”几人手中动作不停,但脑海中同时浮起这声疑惑。

      大块头见到对手回来了后也是有些呆愣,正当他想要给对方狠狠一拳以发泄他被耍的震怒后,却是只砸到了一道残影。

      再然后,便是面对那几条由绸缎交织成的尖锐“长枪”了。

      他瞪大了眼睛。

      “不好!”

      为首女子这时候才明白了陈岱林的真正意图。

      他要借刀杀人,让她们“帮”他解决了这大个子。

      然而已经为时已晚,任何杀招向来都是有去无回,若是强行收回的话只有反噬这个结果。

      而为了这么一个与她们毫无关系的大个子遭受反噬,谁会愿意?

      “嘭!”

      大块头倒飞而去,体魄强大如他也敌不过这四名女子的愤怒一击。

      “轰!”被击飞的大块头砸中了一处房屋,那房屋层层坍塌,像是豆腐做的一般,没有任何抵抗力。

      尘埃落去,那个大块头已是满身鲜血,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半死不活。

      陈岱林在一旁看得暗自咋舌,这个让他头疼了老半天的大块头,就这么被那三名女子的联手一击给干掉了?

      他看得出来这一击需要几人联合起来才能发动,但陈岱林不知道那几个女子还能发动几次,反正不是他能抵挡的就是了。

      那么接下来他该做的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完成“借刀杀人”这一出的陈岱林,施展追影步如同游蛇般闪出道道残影,被他踏过的土地尘埃弥漫,这一次他是真的拼命要逃了!

      为首女子面色铁青,她们几个接连被这可恶的世子殿下耍得团团转,被对方借了刀子,杀了那个本来是她们工具的大个子,这下可真的是奇耻大辱了。

      “师姐……”

      其他几名女子同样面色阴沉,她们看着领头的师姐。

      “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他刚刚被大个子偷袭那么一拳,肯定没这么快痊愈,他跑不了多远!”

      “这回即便暴露身份也不管了,不然这次布置了那么久的刺杀未遂,回去后教主肯定会重重责罚我们的!”

      为首女子沉声说道。

      “是!”几人赶紧朝陈岱林的方向追去。

      那名领头女子没有说错,陈岱林毕竟不是跟那大块头一样,身体仿佛铁打似的。

      他先前硬生生被那大块头砸中了一拳,后面伤势尚未痊愈又与对方打了那么久,这样的形势下别说伤势好转,能够勉强压住不再流血就算好的了。

      所以他此刻即便拼命往乐寿街的方向而去,但速度真的没他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再加上伤势一经脱离险境后就不断反复,他整个人都感觉非常的痛苦。

      “噗!”终于,在逃至一条小巷的胡同里,陈岱林终于压制不住体内伤势,喷出了一口鲜血。

      “不能再往王府方向跑了,她们知道我的身份,肯定知道我会先赶往王府去,凭着这个猜测我很容易被他们追上……只能往城郊方向跑了。”

      王府里面肯定隐藏有一些高手,但陈岱林可不敢将希望寄托在这些还未得知他险境的高手下,所以他只能采取逆向思维,希望通过逃往城郊那里,彻底摆脱追兵。

      他强行挣扎着,非常疲惫地向城郊处逃去。

      “可恶!那小子怎么不见了?”

      几名追杀陈岱林的女子,来到了陈岱林刚刚站着的小巷胡同里,东找西寻,除了地上一滩鲜血后就没有看到其他了。

      “他不可能这么快就逃到晋王府,除非他逃往其他方向,才能暂时摆脱我们的视野!”

      几人就是循着晋王府的方向追杀陈岱林的,京城大街小巷不少,但是她们身怀轻功,居高临下,即便躲在巷弄附近也很容易被找到,所以并不存在陈岱林躲在某条拐角或者某座院落里的事情,那样很容易被发现。

      “京城中央的地形对我们来说并不复杂,那家伙想要找个掩人耳目的地方可并不好找,既然他还没逃到晋王府,那么唯一可能去的地方……就只有城郊了!

      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这滩血尚未干涸,那小子肯定跑不远,我们追!”

      领头女子冷静说完后便带领众人确定了方向,接着她们循着距离城郊最近的方向而去,一边赶路一边四处寻找陈岱林留下的蛛丝马迹。

      ……

      “看来没能继续耍她们一下了。”陈岱林发现了后方的动静,回头一望,又是那几名穷追不舍的蒙纱女子,他不由心中一叹。

      陈岱林此刻还没逃到城郊,只是来到了城里一座供人游玩赏景的竹林。

      当然此刻他已经被发现,逃不逃往城郊的都无所谓了。

      “他在那,别让他逃了!”

      几名女子见到陈岱林后精神一震,接着振奋地往他的方向追去,渐渐地快要追上对方。

      陈岱林本就筋疲力尽,此刻都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力在支撑,然而自己终究还是要被人追上给宰了,他意志再顽强也开始有点抵挡不住。

      陈岱林意识渐渐涣散,他觉得自己好想睡一觉。

      “实在没力气了,吃枣药丸就吃枣药丸吧……”

      陈岱林缓缓倒下,靠在了一棵竹子上。

      “哈哈,那家伙不行了!”

      领头女子率先到达陈岱林躺下的地方,她刚刚亲眼看着陈岱林在这里倒下的,所以此刻完全就是看即将入手的猎物眼神。

      然而当她绕到竹子前面时,却是再次面色铁青。

      “人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