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护士特殊性服务视频0034

      灵觉小师傅端了饭菜上来,本来想回去和师兄他们一起吃,被留了下来。

      “小师傅就留下来一起吃吗,走来走去多麻烦?”

      “可是。。。”灵觉有些犹豫。

      “你师傅那我吃完过去和他说一下。”小师傅臣服了,坐下来就是一顿大吃,嗯,师兄做的饭真香。

      另一边,小依拉着楚柒月问着问题。

      “小柒,你怎么来这里了?”

      “呜呜呜,”楚柒月哭了,“殿下。”

      “怎么了?”

      “我好饿,能不能先吃东西?”小依沉默下来,心想你刚才不还吃了了个烧饼吗,真当我没看见?

      “就不能先说?”

      “不能。”楚柒月很坚决,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小喃乖乖的吃着,秉持着食不言的道理。虽然是斋饭,没有荤食,但比她以前乞讨的日子好多了。

      你也别说,这饭的确不错。君墨夜吃着饭,边看着小依大战活宝。

      “乖,你先说好不好,说了我的也给你吃。”

      楚柒月不同意,“不要,你的饭不好吃,我的才好吃。”

      “???”

      “可这是同一顿饭啊。”君墨夜有些好笑。

      “你是不是傻,”楚柒月鄙视的看着他,“如果真的是一样的,那殿下为什么要特意给我。肯定是她的不好吃,你们别想骗我。”

      君墨夜握紧了筷子,emm居然被傻子鄙视了。

      最终,小依还是输给了楚柒月,吃饭的欲望才是最强大的!

      饭后,小依问对方,“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不知道。”谁知道她摇了摇头。

      “不知道,什么意思?”

      楚柒月老老实实的说道,“玖歌说我太傻了,很容易被别人骗话,所以没告诉我。”

      “可是,”楚柒月话音一转,“好像是国内发生了什么,现在很乱,所以需要殿下你回去。”

      君墨夜摸着小喃头发的手,顿了一下。

      “。。。。”小依沉默了,“我不想回去。”

      “为什么啊,殿下,”楚柒月激动起来,“我们找了这么久,才找到你,就是想要殿下回去的啊。”

      “而且,”楚柒月的情绪低落下来,“我们已经几年没见面了,自从几年前,护卫队被拆成两部分,一部分听从陛下的召令,返回国内,编入禁卫军。另一部分,继续留在殿下身边。”

      小依只感觉心里有些堵,她又想到了死去的药娘她们。

      “所以,几年没见,我们都很想你啊,殿下。”楚柒月的眼泪忍不住落下来,她哭着道:“我,玖歌,还有那些姐妹们,都很想你。”

      “我,我虽然笨,也经常被你们笑话,可我喜欢和你们在一起的感觉。你,殿下,你知道吗,我真的好想你,你就就和我们回去吧。”

      楚柒月的眼泪越来越多,她抹了又抹,月楚依愣愣看着她,然后把她抱在怀里。

      楚柒月大声哭起来。君墨夜叹了口气,拍了拍小喃的头,小喃很乖的过去陪着小依。

      走出房门,看见了刚回来准备收拾碗筷的灵觉。

      “小师傅好啊,好久不见。”君墨夜打了个招呼。

      “?”灵觉摸了摸脑袋,“可君施主,我们不是刚见过吗?”

      “欸,这就是小师傅你不对了。”君墨夜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须知古语有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佛家也有看山不是山,水不是水。所以世间万物,重要的从来不是事物如何,而要问你的心。”

      “心生万物。虽然表面上我们刚刚还在一起吃饭。可是。。。”

      “哦哦!”小师傅感觉不明觉厉。

      “我的心是如此想念你,所以在我心里,我们已经很久不见。”

      “所以,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小师傅眼睛闪着光,“施主的意思是要我不要拘泥于表象,万事万物,唯心自在。身化物外,相由心生。地阅千番,看破世间真事物,取得一颗平凡心。入凡尘,而不凡尘。施主,你是大智慧之人。”

      “???”

      “施主,想不到你慧根如此之高。我觉得你与我佛有缘。小僧斗胆,想要问施主可有皈依我佛之意,须知滚滚红尘。唔。”

      君墨夜捂住他的嘴,然后一脚把他踹飞,告诉他碗筷一个时辰后再来收拾。

      他走到庭院之间,今天的太阳并不算毒辣,微微的阳光,让人很心暖。他干脆搬过一把椅子,躺在上面假寐起来。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好像连心里的阴霾也驱散开来。

      小依的事,他不打算插手,说到底那是她自己的事,去或留,都是他的自由,他不想过度干涉他的选择。所以就让她自己解决是最好的办法。

      脑子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脑子一点点放空。突然,怀里一重。他抱住对方的身子,“好了?”

      “嗯。”小依的声音里面有些哑,好像刚刚哭过一样,“我和小柒说以后再说。”

      君墨夜不说话,良久,小依问道:“哥哥,你想我留下还是走?”

      “你自己觉得呢?”

      “我?”小依有些迷茫,“我。。。不知道。”

      “我的人生就像是戏台上的牵线木偶一样,过去的日子一直被别人操控着。当我看到那封密信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以前的一切都是假的,过去的那些画面有多温情,现在就有多悲痛。”

      她紧了紧抱着君墨夜的手臂,“可是,再怎么样,他也是养我的人,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次回去,我也不知道到底以什么身份,他们是觉得哥哥不够格了,所以又要换个卖家了吗?”

      君墨夜摸着小依的头发,小喃的脚步声在身后停下。

      “那就,以后再说吧。”

      “以后?”小依抬起头。

      “反正,现在还不急对不对,总会有方法的。”

      “噗,”小依忍不住笑出声来,“明日复明日吗,哥哥,你这方法,真的是。。。”

      “可是我喜欢这个方法,那就。。。”

      “以后再说吧。”

      “哥哥,晚上,你有把握吗,要不要,小柒的帮忙?”

      “没事,相信我吧。”君墨夜拒绝了对方的要求,他压根不担心晚上的事情。而且。。。

      “我觉得如果叫上那个笨蛋,反而会出事。”

      “噗,哈哈哈。哥哥你真的是。小喃,你快看,哥哥真坏。”

      小喃眨了眨眼睛。

      “小柒听到会哭的。”

      “哪怕这样,我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话,真理,是永远不灭的。”君墨夜摸着胸口,脸上一片大义凛然。

      “哈哈哈哈。”笑声不断传来,客房里睡觉的楚柒月咂了咂嘴吧嘴,翻了个身,继续睡。

      嗯,红烧肉真好吃。

      阿巴阿巴阿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