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app官方社区免费

      刘长远觉得有些累,抱着周紫晨坐在路边的输油管线上,贴在她耳边说:“决对说话算数,天地可作证,我刘长远要不履行承诺……”

      还还等他说完,一只纤手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巴,“我知道你要发毒誓,没那个必要,只要都保留在内心就可以啦,发誓能顶用还要国家执法机关干啥”。

      刘长远说:“就是从内心不由自主发出的一种声音,是对你的认可,你怎么还整出执法部门来啦,你可真会联想”。

      周紫晨看刘长远也累的难受,还不好意思说,硬从他的怀里下来,双脚站在地上,身子靠在他的怀里,将刘长远的两只胳膊抓过来搂住自己。

      两个人都舒服了很多,她对刘长远说:“你明天又要去上课吧,你不说找人补课吗,补的怎么样啦,要不我给你补得啦!

      反正我也都学完了,下周最后两科考完,也就顺利完成任务,没别的事可做,辅导一下你的功课,就等待下个月的闯关”。

      刘长远说:“那真是求之不得,一会儿咱俩就走,我前两天在钻井公园东边分了一处平房,十分的安静没人打扰,正是读书和谈恋爱的好去处”。

      周紫晨猛的站起,“分房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才告诉我,早说好替你高兴一下,眼下有的人结婚,为了一套房子都愁白了头”。

      刘长远说:“前天拿到的钥匙,然后收拾了一下,昨天晚上见到你也没给我机会说。一个公房有什么好显摆的,将来让你住大别墅”。

      周紫晨说:“你就别吹了,我现在就想看看房子,我现在就回我姑家打个招呼,你也回去安排一下,咱们赶十一点半的车走”。

      刘长远没想到她还是个急性子,说干什雷厉风行,这样的人往往能干成大事,看来自己是有福啦,失去了两个,换来一个真心对待自己的。

      两个人分手后,刘长远回到店中,干妈张锦绣见他回来了,就问他:“你不是和邓禹那个丫头处着呢吗,怎么又勾当上一个周紫晨。

      虽然邓禹论相貌和身材,都不如小周姑娘,可人家是油田户口,漂亮的脸蛋不能当饭吃,再有我见到她的父母如何解释”。

      刘长远说:“你净瞎操心,上次我陪周紫晨去新华书店,被邓禹和她妈看到了,本来什么事没有,人家邓禹奉他妈的旨意,主动向我提出分手。

      那是分手后,在周紫晨姑姑的撺掇下,我们才试着交往。邓禹我也对的起她,上回买自行车钱给她啦,又答应帮她转成大集体”。

      张锦绣虽然感觉事情有些奚巧,但听到已经分手了,也只有默认这个结果,这个人对孩子极其的溺爱,更不用说视如己出的刘长远啦!

      又问道:“那将来成家后,小周的户口怎么解决?我听说本市农村的,不给办理油田户口,将来孩子是要随母亲的”。

      刘长远说:“人家周紫晨正在考市里的电视主持人,真要考上了,户口问题根本不算事。再者您的心也操得太早了,将来能不能成为夫妻还不一定呢”!

      张锦绣说:“你年纪青青懂个啥,要做到水不来先叠坝,做什么事都要有计划,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刘长远表示谨尊教诲,看到十一点多了,说明天得去上电大,得坐通勤车赶到隆兴,明天还要和沈老去对练,真是忙的不可开交。

      然而,在刘龙家又是一番场景,刘龙倒班不在家,娘俩说话更是无所顾忌,姑姑问周紫晨:“怎么样,出去溜达一趟有什么收获”?

      周紫晨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溜达这一会儿,能有什么收获,倒是这个家伙在钻井公园附近分了一套平房,过去看一下,然后我就回家了”。

      姑姑很严肃地说:“我说小紫晨,今天在这里提醒你,不确定关系前,不要让他得逞,那是女人最宝贵的东西。

      别以为我好胡弄,虽然给你们牵线搭桥,但女人的矜持还是要有的,不要动不动就让男人爬上床,将来我无法向你父母交待”。

      周紫晨一跺脚,“老姑,你说的是什么呀,我是那样的人吗,在大街上手都不让他牵,怎么能做出那种事来,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姑姑拍了她一下,“小妮子,这是对你的警告,提前打的预防针,我用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这个道理,况且你的小脸蛋和身材,又十分的诱惑男人”。

      周紫晨听不下去了一甩肩膀,“竟说没有用的,通勤车快来啦,不听你无休止的唠叨,我就是上来告诉你一声,我下楼去等车”。

      说着便下了楼,和正焦急等待的刘长远会合。刘长远见她到来,这颗心才放下,以为他姑姑不让她出门呢,对自己产生什么芥蒂之心。

      两人等了不到十分钟,两辆长龙客车驶来,一般中午到隆兴去的人较少,溜达的人都起早去,坐晚上的车往回返,个别的也有中午回来的。

      这不刘主任和邱立宏两个人,就一起走下车,看到他正要上车,邱立宏一拍他的肩头,“上往上冲,里面还有空座”。

      他也和二人点了下头,不便多说话,直接就冲了上去,勉强占到一个单人座位,见到周紫晨上来,便朝他招手让给了她。

      周紫晨还客气地让了两遍,便笑盈盈比坐了下来,刘长远扶住边上的扶手,将身子横在座位边上,防止有的小年青作怪。

      车厢里的人,虽没平时拥挤,但站着的人也不少,男腔北调的在交谈着,一片乱哄哄的,两个年轻人也没交谈,望着窗外农民收获稻子的场景。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通勤车稳稳地停在总站前面,二人随着人流走下车,也没人认识,便牵着手向钻井公园方向踱步而去。

      望着前面的公园,周紫晨不由想起,第一次的初吻便在这里失去的,给了身边这个男人,可以相互守候一生的伴侣。

      二人从公园中穿过,浏览了一下秋日公园的盛景,和众多的人群,也无遐停留,只是走马观花,从公园出来便来到刘长远的家门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