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g综艺节目在线破解版

      今天的夜特别漫长。

      薛铃感觉时间过得很慢。

      事实上现在已经差不多是四更天了,距离天亮还有两三个时辰的时间。

      只是现在整个客栈中,估计也只有眼前的端午小和尚睡的正香。

      薛铃用了很久才接受方别这清新出奇的想法,但是还忍不住说道:“他还是个孩子。”

      方别正在给端午微调他未来假发的款式,由于端午年纪还小,所以说方别并没有给他搞什么姬发式之类的花招,而是最简单也最王道的刘海双马尾。

      当然,如果端午日后真的成佛门大德之后,这样的双马尾女装经历可能会成为一生的耻辱与黑历史。

      但是反过来,又有谁能够想到这娇俏可爱的双马尾少女本质上是一位青灯古佛阿弥陀佛的小和尚?

      所谓大隐隐于市,古人诚不欺我也。

      “所以说女装应该从小就抓起?”方别脱口而出,然后意识到自己可能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轻轻咳嗽了两声:“这不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吗?”

      “对了。”方别指着端午:“你把端午扶起来,我们给他戴上看看。”

      “不会把他吵醒吗?”薛铃没有动。

      “不会的。”方别笑着说道:“他现在绝对不会醒,放心吧。”

      薛铃依然没有动。

      “那么我们商量两件事情怎么样?”方别开口说道。

      “那两件事情?”薛铃被方别吸引了注意力。

      “就是第一件事,你去把端午扶起来,我去给他戴上假发试试。”

      “至于第二件事,我们马上去找宁夏黑无他们决斗,把他们在客栈里干掉。”

      薛铃大惊:“我们为什么要现在去找宁夏打架?”

      之前方别不是多次强调过黑无有多么可怕吗?

      方别笑了笑:“所以说,我就知道你对第一件事没有任何意见。”

      “去扶吧。”薛铃这次是真的哑然失笑,她轻轻瞪了方别一眼,然后上去,将端午将床上扶了起来,只见光头闪亮,端午五官清秀,白净可人,说实话,这个时候,薛铃才意识到,端午可能真的很适合女装。

      更别说端午现在还没有变声,喉结也不突出,瘦瘦小小白白净净,真的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起手式。

      以及方别是不是看到端午第一眼就有这个奇怪而邪恶的想法了?

      正在薛铃胡思乱想的时候,方别自己上去,给端午正正戴上了他已经处理好的假发。

      双马尾,浅刘海,青丝如缎,皮肤白净,五官玲珑清秀。

      薛铃看着戴上假发的端午,一瞬间心中百感交集。

      但是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那就是真好看。

      见鬼!为什么男孩子穿上女装之后会这么好看!

      “等端午醒过来之后,你教他怎么梳妆打扮。”方别看了之后感觉非常满意:“等端午醒来之后,你教他给自己梳妆打扮。”

      “这个发套暂时就不用取下来了。”

      薛铃看着方别。

      方别笑了笑:“我加了胶水和固定点的,否则万一端午假发掉了笑话就大了。”

      “能保证半年不掉。”

      “那他醒来之后我怎么给他解释?”薛铃问道。

      “庄生晓梦迷蝴蝶。”方别笑道:“你问问端午,究竟是他做梦变成了释然,还是释然做梦变成了他。”

      “当然,更可能的是,当他醒来的时候,会失去绝大多数的记忆。”

      “只要你能够取得他的信任。”

      “你说什么他都信。”

      “加油,我的蛇精小姐姐,这个葫芦娃就交给你了。”

      薛铃悲愤交加,但是一时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嗯,端午女装。

      似乎真的很好看的样子。

      ……

      ……

      “那么报仇之后呢?”宁夏静静问道。

      烛火在窗台飘零,月光在窗外落下。

      宁夏静静问床上的黑无。

      两个人许久不见,她从来没有想到,相见竟然会是这样一番局面。

      “我没有之后了。”黑无说道。

      “练了黑天魔功,就没有以后。”

      他对于自己的处境,竟然是要比其他更多人还要清楚。

      “有办法回去吗?”宁夏继续问道。

      “覆水可收吗?”黑无反问道。

      宁夏只能够沉默,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们多久没见过面了?”她问道。

      “我忘记了。”黑无摇头说道:“你知道,练了这个功之后,记性会越来越差,人也会越来越傻。”

      “我只能记住最重要的事情,比如说我的仇人是谁,比如说我最不应该忘记的东西是什么。”

      “其他的东西,就像你一共要吃多少块面包一样,有谁会记住那些东西呢?”

      宁夏看着床上的男人:“等我回西域的时候,我带你回去?”

      “也好。”黑无看着天花板:“我记不住路,也认不得路,你知道的。”

      “不过,倒是你为什么要来中原?”

      “中原人坏得很,我不喜欢他们。”

      “我师兄在中原被人杀掉了,我师父很生气,就要过来报仇。”宁夏静静地,若无其事地说道:“我劝住了师父,自己代替师父过来了。”

      “你师父?”黑无愣了愣。

      “悲苦老人。”宁夏说道。

      “那个老头啊。”黑无想了起来:“他把你带走了吗?原来如此。”

      “这些年来他对你怎么样?如果不好的话,我回去可以帮你杀了他。”

      “我能记住的事情不多,如果你认为这件事情重要的话,那么我就记住。”

      “不算好,也不算坏。”宁夏说道:“至少他是把我当做他徒弟来教了,虽然他教徒弟不怎么样,但是武功倒还不错。”

      “姑且他算救了我的命,所以不用杀他。”

      “好。”黑无静静说了一个好字,然后看向宁夏,他褐色的眸子冰冷:“谁杀了你的师兄?”

      “等我伤好,我们杀了他就回西域。”

      “我不知道。”宁夏摇摇头说道:“据说是一个叫做苟杂中的小乞丐,但是我怀疑这并不是他的真实身份,能杀宁怀远的,要么是三品武者中的好手,要么就是二品的强者,这个苟杂中凭空冒出来,让我感觉很不安。”

      “那我给你出一个主意。”黑无静静说道。

      宁夏这辈子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沦落到有一天会被黑无出主意。

      “说吧。”宁夏道。

      死马当作活马医。

      “中原,有一个组织叫做蜂巢。”黑无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