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迅雷

      曾乙乙幽幽的醒来了,飞船安稳而寂静。

      曾乙乙也静静的看着飞船中控室内沉默的家人,至少一家五口人都在,看起来现在也是安全的。

      「还原一下吧,老曾。这个杯子你最喜欢了。」奶奶打破了沉默。

      杯子是看上去是琉璃做的,但是却又有几分异域色彩。这个是爷爷最喜欢的杯子,从太空镖师退役还一直带在身边。

      奶奶说完,爷爷就从一个小树人般模样的沉舟的手里接过了一个胶囊。里面装着某种气体,似乎在流动,又似乎是静止的。

      「最后一个了吧?!」爷爷似在确定又像期许着什么的发问。

      没有人回答,小树人点了点头。

      爷爷明显是很肉痛的感觉,犹豫挣扎了许久。

      最终,爷爷还是咬咬牙拿着这个胶囊放到自己的额头上。

      额头上出现了一道白斑,瓷白瓷白的,似乎没有什么规则可言的形状,如一枚鸡蛋大小,边界清晰。

      然后爷爷另一只手放到了那一堆碎片上面。沉舟化成的枝条先把琉璃碎片重新对齐组合,碎片就拼凑回一个杯子的形态,只是布满了裂痕。

      然后爷爷用手指默默轻抚那些裂痕,指尖上似乎有一小团黄色光芒并发,琉璃碎片像被电焊焊接一样,如时光倒流般又重新的拼在了一起,不一会儿就恢复如初了。

      只是那指尖上的光芒,更多的都挥散空气中的形成星光点点。看到这些挥发的能量,爷爷的脸上也是一抽一抽的,真是肉痛啊。

      爷爷拿下了放在额头上的那个胶囊,额头的白斑也恢复了原来的皮肤颜色。面无表情的胶囊递回去给了沉舟,沉舟就直接把它放进了自己的体内,也没有说话。

      仔细看的话,那个胶囊里面的气体已经减少了。杯子其实也已经不是原来的杯子,曾爷爷也只是普通的行者,还不能进行时光的倒流,只是把碎片重新融合在一起。用显微镜看的话,在纳米级别下还是可以看出端倪的。

      不过肉眼是完全看不出来的了,如果使用纳米机械人来修复的话,还是不如逆熵行者的弦力精细润滑,毕竟曾贤爷爷也只是普通的退役行者,家里也只有毫米级别的纳米机械人。

      「咳!咳!」爷爷做完这一切,还是干咳了两声。不知道是因为他已经老了,还是因为负伤在身。又或者是因为自己只有土行者等级的甲骨弦力量,就奢侈的使用令能来修复一个固态分子的物质,感觉异常的心痛。

      如果有商用以上级别的纳米机械人,或者这些精细活就不用劳烦自己了,但是购买商用纳米机械人,那更是要用天文数字的熵气,现在太穷了。

      经历了一场大战,什么都没有了,算是家徒四壁了。

      破碎的玻璃杯被还原如初了!

      这个魔幻神奇的瞬间,曾乙乙看到了。

      「醒了啊?」爷爷关心的问道,杯子的修复似乎让老爷子开心了不少,一家人压抑的气氛被冲散了许多。

      曾乙乙算是镇定了下来了。

      这个星际时代的世界似乎有超越科技的魔法或是超能力。

      「嗯,这是什么魔法?」

      「我们现在安全吗?」

      「我究竟是谁?」

      曾乙乙还是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急,我们现在很安全,我慢慢和你说。」爷爷把杯子给了沉舟叔,示意他去泡杯茶。

      小树人一蹦一跳的走着。

      「刚才我使用的是熵气,只有逆熵行者才能使用的令能。」

      爷爷发散出了一股强者的气势,长发飞舞。

      「而我就是这个推仔世界的逆熵行者。」

      「咳,咳。不过我老了,这次受伤估计保不住土行者的水平了。」说罢,长发又飘落了下来,自动恢复了鞭子的造型。

      「逆熵行者?」曾乙乙喃喃道。

      「对,逆熵行者!」

      「现在人类已经通过意识弦的突破,触摸到了最神秘负熵力量-令,命令的令。」

      「人们就可以利用由令能组成物质:熵气、熵油和熵金,来直接改变和创造物质的状态,包括人们使用最多的加热和转动,而且没有任何污染。」

      「关于令能的应用,最直接的例子就是让破碎的玻璃杯子,变回完整,就是你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就像你有意识地下达了一条命令的信息,然后宇宙间有股神秘的力量为你执行了这条指令。」

      「负熵!」曾乙乙惊讶的说,但是也马上也知道刚才的场景并不是什么武学功法或者魔法来的。

      原来这个世界已经可以利用负熵,曾乙乙知道什么是负熵。

      熵是热力学的概念,可以把它理解为分子运动的混乱度。也就是无论人类制作多么坚硬有序的物质,放到太空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最后那个物质都会分崩离析变成宇宙的尘埃气体。这个过程就是熵增。

      负熵,就是熵增的逆过程,如时光倒流一样,可以把混乱变成有序,把破碎重归于完整。

      这应该是最神奇的能力了,虽然听上去还是很玄幻。

      「嗯,我不知道你在家族的时空博物馆里是经历了怎么样的轮回时光,但那肯定是黑暗历以前的时光。」

      「曾家作为人类七大家族之一,传闻和令帝是同根同源。因为曾家拥有时空博物馆,偶尔有部分曾家血脉族人的灵魂在出生时其实都已经先在时空博物馆里经历一段时光,我们称为轮回者。」

      「轮回者!那我是轮回者?而不是穿越?」

      「你是轮回者,我们曾家的特殊血脉。」

      「那是不是说,我是曾家的先祖,然后通过特殊的方式,再次投胎在人间,所以叫轮回者?」刚说完,就被爷爷重重的敲了一下脑袋。

      「想什么呢,难道还想让我叫你爷爷不成?」爷爷气呼呼的骂道。

      曾乙乙委屈的瘪了瘪嘴,你又不说清楚,字面理解就是这个意思嘛。

      「我们曾家有一个特殊的次元,曾家时空博物馆,里面都是古公元文明历史的具象化。而它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以我的家族地位,我也不清楚的。但是你以后肯定知道,因为你是轮回者,轮回者在曾家是核心人物,也是守护家族的坚实力量。」

      「轮回者,并不是说你的灵魂和意识属于古公元文明。你还是我的孙子,你妈你爸的儿子。因为我们伟大的曾祖,具备时空不确定性的甲骨弦,把一整条时间轴具象化出来了,使得我们得以进入这个时空博物馆。」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只是做了一个古时代的梦吗?一个长达十七年的梦?」曾乙乙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苏醒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原来,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分离了。在这个世界,做了十七年的植物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