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视频青青

      清晨,朝阳初升。

      竹林小院内,吃完早饭的姜澜开始打拳,伴随着体内的真气涌动,淬炼周身血肉。

      不过一晚上的时间,姜澜就已经把昨日云永望送来的各种武功全部习得,一共三十七部。剩下的就是慢慢提升熟练度了。

      姜澜现在所练的拳法乃是通背拳,乃是所有拳法中最差的一档,比灵蛇手都差了一大截。

      这通背拳唯一的优点就是更容易提升熟练度,能早点进入圆满的层次。对于融合技能,姜澜早心心念念了。

      小院的一角,灰头土脸的彩儿守着药炉,看着不远处练拳的姜澜,嘴里还在碎碎念。对于姜澜昨天晚上的表现,无法释怀。

      “专心盯着药炉,注意火候。”姜澜随口提醒了一句,然后继续练拳。

      彩儿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姜澜,对于刚刚的碎碎念有点心虚,转而专心盯着丹炉,控制着火候。

      半个时辰后,正在练拳的姜澜闻到一股焦糊味,目光再次落在彩儿的身上,此刻她有些手忙脚乱,把药炉下的木炭扒拉出来,希望能控制住火候。

      不过事与愿违,这炉药已经算是废了。

      “别忙活了,这炉药废了,从头再来吧。”姜澜看着彩儿,那眼神宛若在看一个智障。

      这人看起来挺机灵的,咋连个丹都不会炼?这东西不是有手就行嘛,和煮粥有啥区别,不都是添水加料,然后慢慢熬嘛。

      “奴婢知道了。”彩儿低着头小声说道,然后收拾残局。

      姜澜不再理会她,专心练拳,小院中响起生生不息的破空声。

      随着一遍遍练习通背拳,姜澜也愈发觉得得心应手。拳起脚落之间,也多了一种流水行云的味道。

      日上中天,到了中午,有仆人敲响院门,送上午饭。顺便给姜澜送来了一个上等的炼药炉,据说是用什么六合泥所制,听起来很牛逼的样子。

      姜澜对此并不感冒,他现在很饿,就想干饭。

      午饭很丰盛,乃是一只烤乳牛。火候刚刚好,调料也很入味,姜澜吃的很香。

      吃饱喝足后,姜澜躺在藤椅上休息了一会,手里抱着道经在诵读,时不时喝一口茶。偶尔看一眼还在守着药炉没来得及吃饭的彩儿,悠闲得很,一副资本阶级大地主的嘴脸。

      “该打坐了。”

      姜澜把手里的道经随后扔在石桌上,然后起身走到大枣树下,端坐在蒲团之上,双手结成子午诀,置于丹田前,进入吐纳状态。

      手掐子午诀,是百日筑基法的吐纳方式,微弱的旋风以姜澜为中心刮起,大枣树的树叶也沙沙作响。

      因为有个入门级的八千枯荣打底,百日筑基法的掌握度提升的很快,姜澜估摸着再有半个月,就能将这部功法也提升到入门的层次。

      两种功法有不同的特性,八千枯荣所提炼出的真气有生生不息的效果,真气强度也稍微高一丢丢。至于百日筑基法,只是真气提炼的速度更快一些。

      “大人,我成丹了!”

      傍晚,彩儿有些惊喜的声音响起,让姜澜从修行中醒来。

      一睁眼,他就看到一副得意神态的彩儿,在一旁的石桌上,放着一个檀木盒,盒子中一共有丹药二十多枚,正在阴干。

      “一共成丹二十三枚,嘿嘿。”彩儿嘿嘿傻乐,十分有成就感,她觉得自己也是炼丹师了。

      姜澜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成丹十三枚。以后每三天炼制一炉素灵丹,这样才能完成每月出丹百枚以上的任务。”

      彩儿睁大眼睛,看了看檀木盒中正在阴干的素灵丹,然后看了看姜澜。

      那明明是二十三枚丹丸,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大人,这是二十三枚。”她小声辩解,想要据理力争。

      “我说是十三枚。”姜澜强调道。

      彩儿低头,吸了吸鼻子小声道:“是奴婢看错了,成丹十三枚。”

      看着她委屈巴巴的神态,姜澜哭笑不得:“成丹十三枚,就给云永望送十三枚。你莫非还想都送过去不成?”

      闻言,彩儿眼睛一亮,然后眯成两个月牙儿,道:“大人英明,奴婢这就给帮主送去这一炉素灵丹。”

      说完,她又翻出来一个檀木盒,捡出来十三枚略小的丹药,装入盒子里,给云永望送去。

      看着工具人离开的背影,姜澜摇了摇头,然后把剩下的十枚素灵丹,拿出七枚直接吞进肚子里。

      “素灵丹的效果越来越差了。”姜澜心底默默吐槽了一句,看着剩下的三枚素灵丹,脸上出现嫌弃的神色。

      姜澜回到大枣树下,盘膝而坐,炼化丹药。

      在神龙帮总舵的深处,有一处占地广阔的院落,乃是帮主云永望的府邸。

      彩儿微微躬身,对着身前的云永望说道:“云帮主,这是今天姜长老所炼制的丹药。”

      云永望瞅了一眼桌子上的檀木盒,十三枚乌黑的丹丸反射的微弱的亮光。

      “姜澜一共成丹多少枚。”云永望开口道。

      彩儿恭敬的说道:“成丹十六枚。”

      闻言,云永望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知道那姜澜肯定会吞没一些丹药,只要不过分就行。

      随后云永望从衣袖中拿出一个香囊,递给彩儿:“这个香囊你务必随身佩戴。”

      “是,奴婢谨记。”彩儿神色恭敬,没有问这香囊是什么。

      云永望看着眼前的少女颇为满意,这种工具人不可多得。

      “香囊有催情功效,如果他要碰你,不可反抗。”云永望最后吩咐了彩儿一句,就将她打发走了。

      ……

      竹林小院中,姜澜盘膝坐在蒲团之上。

      在他身前,彩儿将她和云永望之间的交谈,事无巨细,全部告知给姜澜。

      “这就是帮主让我随身佩戴的香囊,有催情的功效,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作用,奴婢就不太清楚了。”彩儿分析道。

      姜澜接过香囊,放在鼻前,深吸了一口气。

      香气很普通,闻起来和普通的香囊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姜澜明显感觉到自身的真气略有悸动。

      “你就随身佩戴吧,以后汇报的时候,就告诉云永望,我和你日日欢愉,夜夜笙歌。”姜澜摆了摆手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彩儿点了点头,然后将香囊挂在腰间。

      姜澜随后指了指石桌上檀木盒,盒子里还有三枚素灵丹。

      “还剩下三枚素灵丹,归你了。”

      彩儿有些意外,眼睛里有不可思议的神色:“还有我的吗?”

      “不然呢?”姜澜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然后闭上双眼继续打坐。

      石桌旁,彩儿看着三枚素灵丹,有些失神。

      姜澜微微睁眼,瞥了一眼,便彻底沉下心来开始打坐。

      可惜系统没有情绪值属性,不然姜澜觉得他估计能听到忠诚度上涨的提示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