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草莓茄子视频的app怎么下载

      张毅开车到写字楼底下时,看见曲竹和季川俩人正站在街边啃手抓饼。

      “嘿,这儿!”他降下车窗,按了两下喇叭同时挥手喊道。

      曲竹注意到了他,拍了拍边上只顾着吃的工具人,两人一起走到了车旁,拉开后门,将身子钻了进去。

      “诶哟,味儿可真大。”张毅撅了撅鼻子。

      “不出意外咱今晚都得吃这个了。”曲竹说着示意季川将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怕你俩没吃的,就帮你们一起买了。”

      “嗨呀,谢谢曲顾问。”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副手迫不及待地从袋子里取出了一个,然后用手拿着直接开咬,“头儿,你也尝尝吧,味道真挺不错的。”

      “我不饿。”张毅摆了摆手拒绝道,“你们几个给我注意点儿啊,这车不是队里配的,是我私人买的,昨天才做了保养,被把油蹭上面了。”

      “唔……嗯……”季川嘴巴里的东西都没咽下去,“放心吧,我懂得起。”

      “我最不放心的人就是你。”张毅瞥了眼前窗镜,“好了,我开车了。”

      一脚油门踩下,这辆装设有防撞护栏的黑色城市SUV是重新窜上了旁边的主干道,相较于之前那个跑单的计程车司机,张毅的驾驶风格还算温柔,每段路的速度把控严格遵循时速限制,即便在没有测速监控的路段,他也没有半点儿超速的行为。

      车内其余三人一开始也都挺老实,吃东西时一言不发,只顾闷头猛塞,活像进食的野人,但后来或许是觉着气氛太低沉了,又或许是感觉挺无聊,亦或是单纯觉得嘴巴太久没说话憋得慌,总而言之,季川是边啃着他手里也不知道是第几个饼边开口问道:“噢,对了,张队长,咱这是要去哪儿啊?”

      “这问题你得问你旁边那位。”张毅回答时头都没动一下,“他是这次行动真正意义上的总指挥,我就是个照命令办事打下手的。”

      “嚯哟,可以啊!”季川将目光移到了身旁曲竹脸上,“曲大侦探这次可太有牌面了,咱外勤组最硬气的队长来给你打下手,真是今非昔比!”

      “且不说这个词到底是不是你这样用的……”曲竹伸手指了指坐垫的一角,“我现在只想提醒你下,你刚才说话时喷了根土豆丝出来。”

      “嘶——”季川倒吸一口冷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食物抓起来重新塞进了嘴里,“你可别血口喷人!我哪儿喷出来了!证据呢!”

      “没事,到时候你把这部分钱给我让我再去做一次对应的保养就行了。”张毅的语气波澜不惊,但通过坐副驾上那位的眼神暗示,季川感觉心凉了一半。

      “哈哈,没想到张队长也挺幽默的嘛,哈哈哈。”

      “我没给你开玩笑。”张毅回答道,“如果你不给,那待会儿回来时你就自己打车回去,也就半小时左右的车程吧,不过成本肯定比坐垫的保养费要高。”

      “你怎么知道我弄脏的是坐垫?你明明头都没回!”

      “我旁边这镜子是清清楚楚把你刚才的动作映射到了我的眼中,别以为你把土豆丝吃下去我就不知道了,大不了办完事后我们回局里找取证科的同事帮个忙,让他们用仪器帮我扫扫坐垫上具体哪儿有油渍。”

      “算你狠!”季川叹了口气,“都什么人啊,吃东西让我把钱垫着,结果现在还恩将仇报把我给举报了,真不是个东西。”

      “这种嘲讽对我可没用。”曲竹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我又不会生气,你随便抱怨。”

      “这才是最气人的!”季川用力咬了一大口手抓饼,“所以说咱现在到底要去哪儿?”

      “去一个报案人家里。”

      “报案人?家里?哪个报案人?”

      “就是三天前失踪案的那个。”

      “那个女的?”季川眼睛一虚,“她昨天还把电话打到局里询问过我调查进程,怎么,现在人找到了?”

      “没找到。”

      “那咱现在去别人家干嘛?”

      “找人。”

      “不是,大侦探,你这思路挺有意思啊。”季川端正了下坐姿,比手画脚地说道,“人失踪了你跑去他家里找人,这和画丢了蹲在画框旁边等贼自己把画送回来有什么区别?”

      “请收起你的多动症行为。”张毅将头微微向座椅间的空隙处偏了偏,“如果我发现你再把你手中饼里的油弄到我车上,我就再喂你吃十个这样的饼。”

      “换我我就答应了。”曲竹在一旁磨皮擦痒,那表情让人看着都想扁他,“行了,季川,你就别再问了,都给你说了解释起来很麻烦,待会儿我喊你干什么你干就完事儿了。”

      “敢情我就是个工具人呗。”

      “很准确的自我定位。”曲竹拍了拍前者的肩膀。

      “嘁,我就知道你喊我绝对没什么好事,从过来到现在,你算算我都被你坑了多少钱了?”

      “什么叫坑,那明明就是你自愿的,请问我有强迫你了吗?”

      “滚!”

      ……

      约莫二十多分钟后,车子是来到了一座小区的大门前,其围墙范围内每幢居民楼的高度基本都保持着30层左右,算是目前这个时代居住型建筑的标准规格。

      缓缓驶入等待区中,张毅降下车窗将拿着安管局证件的手伸了出去:“我们是安管局的,正在进行工作,麻烦你配合一下。”

      值班厅内穿着特勤服饰的安保看了他一眼,然后操作面前的控制器打开了横杆。

      “真是形同虚设的保障措施。”张毅将手缩回,接着慢慢将车开了进去,“他甚至都没看证件照上那照片到底是不是我本人,也不知道一天天坐在那儿有什么意义。”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对工作抱有高度热情,张队长,这种情况其实还是蛮常见的,就比如我住的那小区,安保人员每天的工作也就是帮外来车辆起起杆而已。”季川说道。

      “呵,只干那样的事还叫什么安保,不如叫服务员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