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心app林颜叫什么

      第二日。

      风和日丽,微风习习,九天之上,白云缠绵。

      南镇市的西北郊外也有一个湖,湖水清澈,碧波荡漾,湖中还有莲蓬,若是春夏时分,这里必然是荷叶漂碧水,莲花映朝阳。

      只可惜如今是初冬,水面上就剩一片光杆,还有干枯凋败的荷叶,实在有点大煞风景。

      湖岸边这会儿有四个人,唐福禄、瞬影、明天君,还有苟启。

      正好师徒四人,就少了一匹白马,不过没事,拿这辆冒黑烟的摩托倒也能顶一顶。

      他们正在钓鱼,四根鱼杆甩入湖里,四人手持鱼杆并排盘膝而坐,没有交谈,分外安静。

      苟启虽然保持着手持鱼杆的姿势,心思却飞出了老远。

      昨天的拜师仪式很简单,在山田与数位师兄的见证下,跪拜,敬茶,礼成。

      自此,唐启正式成为了唐福禄门下的最后一位弟子。

      是的,他在这里仍叫唐启,老爷子没让改。

      ····

      然后,今天一大早就被唐福禄拉到了湖这里,说是钓鱼。

      得承认,这湖里鱼是不少,在此仅坐下一会儿,便看到湖里十几二十条大鱼在水面上遨游。

      可你却只能干看着,硬是拿它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有谁见过钓鱼是用直钩的吗?还不带饵,怕是只有哪条想不开的鱼才会过来找鱼线上吊吧?

      呵!这是钓鱼吗?

      这是被鱼钓,钓心情!

      或许是感受到了苟启烦燥的情绪,旁边的唐福禄适时缓缓发声。

      “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心静则安,心动则乱!”

      苟启听闻,不由微微偏头往旁边看了一眼,竟恍然发觉老师唐福禄闭上了双眼,整个人仿佛进入了一种禅定的状态。

      就是有一点比较好奇,他并没有看见老人家的嘴在动,可声音却又实实在在地发出来了。

      难道说···用的腹语?

      “不要乱看,坐好!”

      苟启一听,知道被发现了,赶忙调整过来,学着老师的样子,缓缓闭上双眼。

      “屏气凝神,放下一切,将身心归于自然,去静静感受风的律动,大地的厚重、阳光的温暖···呼~~~”

      “吸——”

      “呼——”

      “吸——”

      ···

      很奇妙,唐福禄的声音好似有一种催眠的效果,随着这个声音的频律,他仿佛进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

      睡了,却又清醒着。

      渐渐地,他感觉自己很轻,轻得都开始漂浮了起来,四周的一切景象也都清晰地呈现在眼前,只不过像是换了一种色调。

      他非常清楚地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双眼应该是闭上的,可却真的能感受周身的一切,就连脚下最细微的蚂蚁爬动的痕迹,还有微风吹拂过将草叶弯曲的轨迹,都看得极为清晰,太神奇了。

      为了验证,他决定睁开眼看看是否正确。

      恍然间,一束光迸射而来,双眼随即睁开,四周景象一瞬间恢复如初。

      苟启第一时间低头看向脚下的地面,只见那里还真的有一只小蚂蚁在漫无目的的爬行着。

      他十分肯定,闭目之前根本就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这是什么东西?

      “秘术?还是内息入定?”

      小心地拿余光瞥了瞥旁边的唐福禄和两位师兄,发现就他一个人醒着,其他人都没动,于是他赶紧闭目,想要重新找回那种状态。

      可这回无论怎么努力,竟都没有效果,反而越着急越是烦燥,眼前除了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时,老师唐福禄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静,静下来,不要急,控制呼吸的节奏,感受万物的韵律,不要抗拒···”

      “呼··吸··呼··吸··”

      缓缓沉下心来,在唐福禄的帮助下,他终于再次进入了状态。

      不过这一次看到了景象有所不同,不是周身外界,而是体内。

      筋络,血液,器官,骨胳,还有丹田之中如一片混沌般的气。

      这些气似乎能感受到他意念所在,随着他观察,这些原本杂乱无章的气竟开始自动旋转起来,就犹如那浩瀚宇宙中缓缓旋转的星云。

      当星云旋转起来之后,弥漫在丹田空间的气也在聚集,然后整个丹田空间也渐渐开始变得清晰。

      这里不只是有气,还有一张悬空而立,散发着微光的巨型卡片。

      对,就是卡片,很奇特。

      为了仔细观察,他意念一动,意识瞬间出现在了卡片之前。

      卡片的光芒并不强烈,上面也没有任何东西,只有白茫茫的一片虚无。

      出于好奇,他再次驱使着意识靠近。

      然而刚一接触。

      一瞬间,他醒了过来,双眼睁开,一片茫然,只是手中多了一张扑克牌大小的卡片。

      “这是···?”

      快速瞄了一眼旁边,发现老师和两位师兄还没醒,于是他只能独自对着卡片开始摸索。

      拿起卡片,对着它翻来覆去,上上下下全都看过了,没发现什么异常,跟普通扑克牌好像没啥区别,而且还是一张白板?

      就是摸起来很硬,很光滑,怎么折也不变形。

      看着这东西,苟启恍然间记起了初次跟系统见面时的场景,好像当时对方给了一个见面礼,就是激发出了本身的一个异能。

      “难道说··这就是?”

      他猜测着,可又一想:“这东西有什么用?难不成用它当飞骠?”

      心想着,当即上手试了一下,将卡片对准湖面远处一片残破的荷叶,用力甩出。

      “咻!”

      卡片迅速旋转飞出,在湖面上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精准地···掉进了水里。

      连水泡都没冒一个。

      “我嚓勒!坑啊!这TM是异能?有个毛用?”

      刚郁闷完,忽感觉手上一热,手臂上竟出现了一张卡片的纹饰,而且奇妙的是,这回卡片上居然有图案。

      是一条鱼,一条鲶鱼,就跟拍的照片一样,栩栩如生。

      苟启见到这一幕,先是愣了一下,立马仔细想了想,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随即心念一动,卡片果然重新出现在手上。

      再一动,卡片当即迸发出一道光芒,紧接着,一条活生生的鲶鱼从卡片中蹦了出来。

      刹时间,苟启也一下子从盘坐的地上蹦了起来。

      “哈哈哈,宠物卡,我的异能居然是宠物卡!太牛掰了!”

      他激动地暗暗狂笑,导致一下不小心,卡片从手中掉落在地。

      赶忙俯身拾起,再一看。

      上面的图案居然又变了,变成了一团杂草,而地上那杂草似乎也少了一块。

      “阿勒?植物也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