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APP一直找不到投屏设备

      村长拿起身边的一个木棍,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身边的男人见状上前扶着他。

      无论是容貌还是身体状况,都能看出村长似乎老了许多。

      他被一人搀扶着站起来,迈着小步转过身,看着眼前的村民们,他们似乎是一群陷入迷途的小羊,蜷缩着身体,不知身在何方。

      村长将手里的拐棍向前一小步,自己紧跟着迈开步伐,他的右脚跟不上左脚,让他一瘸一拐的。

      坐在地上的村民纷纷给村长让出道路,迟钝的脚步支撑着颤巍的身体,一步一步的走到一个躺在地上的老人身前。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村长依靠身边的男人帮助,坐在了老人旁边。

      【松妈,我们对不起你们,对不起阿松,对不起你们一家。】

      村长话罢,掩面流泪,泪水沿着他脸上的皱纹,滴在了地上。

      老人缓缓地抬起干瘪的左手,似乎在寻找什么一样,在周围乱抓着:

      【是阿松么?是阿松么!】

      旁边照顾她的那个女人双手握住老人颤抖的手,安抚着老人的情绪,老人空洞洞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沙哑低沉的声音拼命的呼喊着:

      【是阿松么?阿松!阿松!】

      ……

      【阿松!阿松!别玩了!回家吃饭了!】

      【哦!来了!】

      一个男孩从不远处的山上跑过来,又蹦又跳的跑进屋子里。

      【哇!!大鱼!还有这么多肉!】

      男孩来到桌前,看着这么美味丰富的晚餐,不免起了疑惑:

      【今天是什么节气啊?】

      【你猜猜?】

      女人拍了一下想要偷吃的男孩的手。

      男孩看着满桌子的大鱼大肉,却吃不到,撅起了嘴:

      【中秋?】

      【胡说什么!这才几月份!】

      女人收拾好餐具,坐了下来。

      【今天是我宝贝儿子的生日!】

      一个男人打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大块烤肉。

      【哇!!!是烤肉诶!!】

      男孩兴奋的从座椅上一跃而起,跑到男人面前接过香喷喷的烤肉。

      【过了这个生日,你就七岁了,快要长成男子汉了!】

      男人摸着男孩的头,欣慰的笑了起来。

      【谢谢爸爸妈妈!】

      男孩一脸满足,撕下一块肉吃了起来。

      【别光顾自己吃,让妈妈也尝尝!】

      男人拍了一下男孩的后背,男孩答应一声,走到女人面前,把香喷喷的烤肉递给了女人。

      【妈妈!给!】

      女人笑逐颜开,她拿起纸巾擦了擦男孩油花花的嘴角。

      【阿松长大了!】

      女人撕下一小块肉,放在嘴里吧唧着吃了起来。

      一家人温馨的气氛填满了整个简陋的小房屋,他们的脸上洋溢着最可爱最纯朴的笑容。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一家人的晚餐,男孩离开座位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村长爷爷好,有什么事情么?】

      来者是一位老人。

      【哦!你爸爸呢?】

      老人带着慈祥的面容和男孩谈话,屋内的男人听出是谁的声音,连忙跑了过来,热情的和老人打招呼,

      【哦!村长啊,吃饭了吗?进来吃点吧!】

      村长对着男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男孩在这不方便,男人心领神会,他拍拍儿子的头,说:

      科瑞文学网

      男孩答应一声,跑进了屋里,男人看着他无忧无虑的背影笑了出来。

      【老杨,跟你说的这件事千万不要激动。】

      老人故意降低声调,沉闷的说。

      男人感觉到事情不简单,他关上门对着村长尴尬的笑了下:

      【您就说吧!】

      【这次轮到你家了。日子和往常一样。】

      老人的话让男人激动了起来,他怒目圆睁,双手狠狠的捏住老人的肩膀。

      【他都已经七周岁了!七周岁了!】

      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几个人把激动的男人从村长身上拉开。

      【你冷静点!孩子还在屋里呢!】

      几个人把男人摁在墙上,男人动弹不得。

      村长看着他,摇了摇头说:

      【哎!没办法,老杨……你做准备吧,毕竟是今年最后一次了。】

      村长说完,扭头离开了,剩下男人一人,瘫倒在屋檐下。

      【找你什么事?这么长时间?】

      【没事没事!吃饭吃饭!】

      男人对刚才的事情只字不提,母子二人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仍然有说有笑,大吃大喝起来。

      ——

      寂静的深夜里传来几声蟋蟀的叫声,夜风微微吹过井然有序的田地,为恬静的夜晚增添了几分画意。季节刚好,没有夏日的燥热,没有冬日的严寒,万物都安详的进入梦乡。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么?】

      女人从床上坐起来,点亮煤油灯,对身边翻来覆去男人问。

      【没什么!】

      男人大喝一声。

      【到底怎么了?谁惹你了,这么大脾气!】

      女人好心问问却被吼了一嗓子,她也生起了气。

      男人焦躁的把自己埋进被窝里,一声不理女人。女人没有办法,她叹叹气,熄灭了煤油灯,背过身躺下睡起觉来。

      【那个,今年是阿松!】

      男人颤抖的声音从被窝里传进女人的耳朵。

      【啊?你说什么?】

      女人突然坐了起来,惊恐的目光看着被子下的男人。

      【村长刚才找我说的,今年是咱家!】

      男人掀开被子,也坐了起来。

      黯淡的月光洒在女人抽搐的面颊上,周围陷入一片寂静,女人双手捂住脸颊抽泣起来,男人咬着牙忍受着一切,他将女人抱进怀里,冰冷的月光吞噬了男人半个面孔。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女人嘴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窗外那片美好的天地似乎不再属于他们,男人的眼角也默默的流出几滴泪水。

      ——

      数天后

      人头攒动,纷至沓来。

      他们的目光聚集在一个被五花大绑关在木笼里的男孩身上,目光中完全没有同情,冷言冷语的议论着木笼里的男孩。

      男孩在木笼里拼命挣扎,但他嘴里被塞着一块布,虽然眼泪已经把布浸透,身体上的几处伤口还在流着血,但是尽管这样,周围人的目光和话语仍然还是恶语相向,毫不同情,这一切就好像是天经地义一般。

      一个老头带着几个男人从人群中走出来,他们拿着木棍,把木笼挑了起来,水泄不通的人群让出了一个缺口,让几人抬着木笼走了过去。

      男人们架着木笼来到了一块沼泽地,身后跟着一个老人和他带领的村民们。

      男孩还没有放弃挣扎,他撞击着木笼,尽管头部已经血肉迷糊,但他还是用着最后的力气想要挣脱开束缚他的绳子和木笼。

      老人看着木笼里被捆的结结实实的男孩,对着旁边的几个男人点了点头,男人见老人示意,一齐用力将木笼推进泥沼。

      老人率先跪下,双手合十开始默默祈祷了,身后的村民也紧跟着一同跪下,闭目祈祷起来。

      木笼瞬间开始下陷,求生欲更加强烈的男孩在笼中疯狂挣扎,但是他动的越厉害,下陷的就越快,泥沼渐渐将他吞噬的只剩下了他那红肿,充满血丝的双眼。

      他用尽最后一口气,眼睛似乎都要瞪出来一样,直勾勾的看着眼前最后的一幕——自己的长辈,自己的叔伯,村里所有人,他们跪倒在地上,虔诚的祈祷着,送自己‘理所当然’的死去。不!是献祭!

      最后一刻,泥沼将他淹没。

      【一定要让你们偿还!】

      突然,男孩把头挣扎出来,对着跪倒在地的大人们喊出最后一句话,整个木笼被沼泽吞没。

      ……

      【我是死了么?这里是哪?】

      【欢迎你的新生!杨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