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日漫

      主力庄家居然压不住散户的砸盘,这让主力庄家都彻底的傻眼了,只能跟着砸盘出货了,不能还怎么办?

      只是主力砸家一砸盘,股价瞬间崩溃了,直接从涨停板,跌成了跌停板了,实在是令散户股民们摸不出头脑。

      欧阳德和实际上,已经是出货出的差不多了,主力庄家的砸盘,让他一开始也是摸不着头脑,股价下跌的太急了,等到他准备加仓的时候,股价已经跌停了。

      此时的股价已经到历史的最低点了,2.05元的股价,早就已经跌破了4.78元的发行价很多了,再跌下去都要被强行退市了。

      可是早在赣长运刚刚跌破发行价的时候,很多的散户股民们便觉得,这支股已经不能再跌了,可以操底了。

      但事实却给了所有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这支股似乎永远没有最低价,只有更低价。

      入场想要操底的人,似乎永远都是操在了半山腰,不想割肉离场,只能被套的死死的,想要动弹一点都动弹不了。

      无数的散户股民们,在绝望中忍痛割肉离场,就连主力庄家都换了几批,没有谁能获利离场,赣长运的市值也蒸发了十几个亿。

      市值比较大,几百几千亿的上市公司,市值蒸发了十几个亿,不过是九牛一毛,可能十几分钟就涨了十几亿,或者十几分钟又跌了十几个亿,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可对于市值总共都没有超出过二十亿的上市公司来说,市值蒸发掉了十几个亿,那可是要命的事情啊!

      在这种情况下,股价跌停到了2.05元,不仅没有什么人愿意接盘,操底买入,反而更多的人在拼命的卖出。

      此时欧阳德和大胆的吃进,也只有五百多万的资金。

      而主力庄家在发现了大量的买单之后,也不干心就此离场,而是停止了抛售,开始大量的买进了。

      下午二点以后,大盘开始拉升,带动了个股跟风追涨,而赣长运的跌停板也开始松动了,在大量的买单下,快速的拉升,最终在收盘的时候,稳定在了2.16元上,比上一个交易日,仅跌了2分钱一股,但也将近百分之一了。

      然而,短短一天时间,赣长运的换手率之高,从涨停到跌停,又从跌停到几乎追平上一个交易日,其中的价格波动,却是巨大的。

      欧阳德和咋天买进的二百五十万股,均价为2.15元,今天的涨停价是2..39元,他卖出的时候有部分是破板之后卖出的,成交均价为2.36元多一点,获利了六十万元。

      开始的时候买入了二百五十万股,成交均价比较高,在2.23元左右。

      后面买进的二百六十五万股,成交均价则是2.08元左右,综合成交价为2.12元,股票帐户市值元,余额元,这几天的收益为二百三十多万元。

      仅今天买入的五百一十五万股,均价虽然只涨了4分钱,但五百一十五万个4分钱,就是二十万还多。

      而在另一边,中新通迅今天的表现,意外的令人惊喜,股价低开高走,最后居然涨停了。

      范德意也是一个狠人,他已经见证了欧阳德和的神操作,昨天砸进去了一千多万,今天眼看着中新通迅一开盘便在下跌,随后便开始拉升了起来,他又砸进去了两千万元,继续买进,不为別的,就为了欧阳德和说过,这只股在未来二三个月内,股价会上涨百分之三四十。

      三千万的百分之三四十,二三个月便能获利上千万元,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他为什么要放过。

      至于万一欧阳德和的估计错了怎么办?万一赔了怎么办?范德意心里也想过这个可能,不过欧阳德和这几天,对国酒股份的精准操作,让范德意打消了顾虑,就算是赔了,他也愿意赌一下。

      炒股本来就是一场豪赌,不是赚了,就是亏了,没有人能保证自己只赚不赔,除非他是神,而不是人。

      而且三千万元,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范德意他还是输得起的。

      但今天中新通迅居然涨停了,这更让范德意,对于欧阳德和的选股,佩服的五体朝地。

      其实范德意并不知道,中新通迅今天会涨停,还真不在欧阳德和的意料之中,纯属是意外,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欧阳德和是不知道,范德意已经进场了三千万元,在股市中豪赌了,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他也没有办法,两人嘴里叫着兄弟,但人家未必真当你是兄弟。

      马上就要过年了,要忙的事情很多,欧阳德和也没有什么功夫去关注胶市了,现在他的资金都买入了赣长运,暂时不用去管它了。

      后面几天,欧阳德和都是在厂里认认真真的上班,画图样,写料单,做弯料的模板,没有再去关注股市上的变化。

      中新通迅第二天又涨了三个多点,之后开始震荡横盘,范德意打电话给欧阳德和,他也只是让他静观其变,什么时候股价超过了二十八元一股,便是出货获利的最佳时机。

      几天之后,2004年的元月12日,席卫星的弟弟和她的爸爸,从老家坐飞机到了深川市的永福机场,两人只开了一辆车,前往永福机场接机。

      由于最近适合搬家的黄道吉日,最早都在2004年的元月16日,所以只能暂时安排岳父和小舅子,住在布吉的家中了。

      好在步吉的这套房子,也是三房两厅两卫的大三房,有一百二十多个平方,四个人住下来倒也并不拥挤。

      汽车驶入步吉街中心的时候,看着车窗外的高楼大厦,席老师感慨的说道:“这就是深川市区吧?真不愧是经济特区,这街上太繁华了。”

      “爸爸!这只是一个镇的街上,深川市中心在关内,比这里繁华漂亮多了,也大得多!”席卫星忙笑着说道。

      “这才是一个镇呀!哎呀呀!真是不得了哦!这比我们瑞阳市的市区,还要更加繁华啊!”

      “这楼有好几十层高吧!我们瑞阳市区最高的楼,也只有十三层楼,还是刚刚建成没有多久的电信大楼。”席老师的兴致很高,脸上满是羡慕的神色。

      “恐怕只有省城,才能和这里的一个镇比了,我们内地的地级市里面,都找不到三四十层高的楼房。”

      倒是席星伟,由于在京城读的大学,倒是到这些几十层楼的高楼大厦,见怪不怪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