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D-129-SEX定怎山岸逢花

      就在古寻晃晃悠悠的离开紫兰轩时,在紫兰轩的三楼,一间充斥着粉色装饰,满满少女风的屋子里,站着一个人,坐着一个人,站着的一头白毛,是卫庄,坐着的一头紫发,是紫女。

      这间就是大名鼎鼎的鬼谷横剑传人卫庄的房间,旁边的剑架上正摆着他的那把加长加大版的梳子——妖剑鲨齿。

      所以为什么给我妙哥,啊不是,是给我卫逼王这么少女风的一间屋子呢?

      紫女跪坐在桌案旁,此时的她坐姿要比之前和古寻呆在一起时放松的多,双腿并拢侧曲在身下,桌子上摆的也不再是茶水而是酒水。

      紫女先给卫庄倒了杯酒,再给自己倒了杯酒,稍稍啜了一口,然后对背对着她的卫庄问道:

      “你怎么看他?”

      此时的卫庄居高临下,从窗户口暗中观察着大路上的古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人在路上手舞足蹈的干什么呢?

      他当然不知道人家是在下决心。

      听到紫女叫他,卫庄从思绪中回神,转过身子,露出了其人的全貌。

      高挑修长的身个,瘦削冷厉的脸型,细眉长眼,及肩的白色短发被一根黑底金纹的发带自额头束住,身上的衣服同样是黑色调的,纹有灰褐色的花纹,点缀着金制的装饰物。

      相比多年后成为流沙大佬时的卫庄,此时的他穿衣风格还算朴素,尤其是裤子的风格。

      “怎么看他?呵,他一点也不像一个医家大师。”卫庄的声音跟他的外表一样,透露着一股冷冽,脸上用神情刻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不过也就如他的外表很好看一样,声音虽然冷,但带着一股磁性,很好听。

      对于卫庄的评价,紫女默默的点头赞同,古寻确实没有浸淫医术多年的大师那股沉稳冷静的气度。

      卫庄走回桌案旁,盘腿坐下,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疑声道:

      “他值得你让出一部分利益来拉拢吗?”想到之前看到古寻的奇怪动作,卫庄就觉得没要太在意这人。

      紫女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觉得不值得?”

      卫庄冷哼一声,不予回答。

      他当然觉得没必要了。

      他如今潜藏在新郑城中,等的是一个机会,一个让他跻身韩国朝堂,并且可以真正有所作为,改变这个国家的机会,很明显古寻这个人在这件事帮不了他,也就是说古寻对他而言没有太大的价值。

      紫女对卫庄的反应并不意外,她很清楚自己眼前这个年青人心中的傲气,所以很耐心的解释道:

      “我是一个商人,对于他这种能够带来大量金钱收益的人,我自然要奉为上宾,为了日后更大的利益,现在提前牺牲一小部分,这笔投资很值。”

      “况且……”紫女嘴角挂着温和的笑意,眼底却悄然拂过一丝隐忧,“你要做的事万分凶险,交好一位医家圣手,不是坏事。”

      卫庄面色依旧平静,不过不断闪动的眼神无形表明了他的内心并不如表面上那般平静。

      紫女的担忧尽管藏得很深,但是他还是能感觉的到。

      他和紫女之间说是朋友,但实际上感情之深却更接近于姐弟亲情,对方的切身关怀卫庄当然明白,可惜他这个人冷惯了,对于别人的善意和关心,他不知道如何回应,只知道抱以沉默,甚至有时还会冷言相向。

      不过一切他都会记在心里,紫女关心他的安危,他也是如此。

      说白了就是有点傲娇。

      勉强给他算个萌点吧,虽然他一个大男人应该不需要这种东西。

      “紫女姐姐!”这时,外面有紫兰轩的姑娘在呼喊紫女,不知道是有什么事,不过语调平缓,应该不是要紧事。

      “我先走了。”紫女跟卫庄说了一声就离开了,去看外面什么事了,卫庄依旧沉默,只是给自己倒了杯酒喝。

      而此时南街,古寻照例带着打包的饭菜回了医馆。

      吃过晚饭后,古寻就不会再坐诊了,而是直接关门,所以他直接从小门回了内宅。

      顺便一说,古寻不仅今天晚上不营业,他打定主意往后几天都不营业了,因为某种原因。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古寻没有骗紫女,他回来确实是有点正事的。

      很紧急的事。

      屋里,惊鲵小口但快速的吃着饭。

      她今天吃的比往常又快了几分,因为她总觉得今天古寻的目光怪怪的,眼神不断变幻,似乎很……纠结?

      不过几分钟,惊鲵就吃过了饭,抬头望向古寻,问道:

      “你……今天怎么了?”

      古寻一听就知道是自己表现得太异常了,让惊鲵察觉到了,于是心一横,终于下定决心舍弃面子,开口问道:

      “你识字吗?”

      惊鲵奇道:“当然认识,七国的文字我都学过。”

      罗网虽然不教导麾下的杀手学习百家经典,但是基础的认字却是谁都要会的,不然的话怎么传递消息情报,靠画图吗?看图识意?

      又不是高考作文!

      惊鲵作为罗网一手培养出来的精英,不仅识字,而且七国的文字她都学过。

      古寻大喜,“那就太好了,快,你教我识字吧。”

      “啊!”惊鲵一脸不可置信,“你不识字?那你怎么学的医术和武功?”

      “我不是不识字,是不认识七国的文字,我以前不在这一片混,当然不认识这里的文字了。”

      古寻的回答不仅没能解惑,反而让惊鲵更迷了,‘以前不在这混’?‘这’指的是七国吗?那你在哪混的?南越,还是北方草原?

      惊鲵一肚子的疑问,但是古寻现在是没空给她一一解答了,反而继续催促她教自己认字,惊鲵见他一脸急相,也只能先按捺住疑惑,帮他解决问题。

      “你要学哪国的文字?”

      “都学。”

      “哦,那……先从哪学起呢?”惊鲵一头雾水,她根本不知道怎么教人啊!

      “先从我的名字,名字!”

      这是最紧迫的,明天紫女送来契约,古寻是要在上面签字的,要是不会写那就乐子大了。

      就这样,惊鲵被赶鸭子上架的教人识字,而古寻则梦回小学,重新学起了写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