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妈一起嫁

      “门徒来了?”姜述立马看向甲乙丙丁提供的监控,发现那个壮汉离自己已经只有两个拐角的距离。

      “原来,你在这!”

      壮汉出现在这条走廊的尽头,他的脸上浮现出残暴狰狞的笑容。

      为什么要先来抓我啊?这特么一点都不科学!

      姜述一边骂着一边立马开溜。

      塞克斯酒店的楼层结构很特殊,整体呈“回”字形,但主干道之间还有一些小道相连,小道还算错综复杂,而姜述也是专门往这种小道走,这才勉强不被追上。

      但门徒的身体素质摆在那里,即便有甲乙丙丁在一旁不断指路,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近。

      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是太差,很快就会被追上,甲乙丙丁也没法入侵他们军械级的义眼,幸好他们没有热武器,要不然也不会追这么久了。

      不过,追了这么久,应该轮到我了吧?

      姜述的目光放在了远处安全通道的铁门上。

      ——

      “呼——”沃夫长喘出一口气,把螳螂刀从身下门徒的口中连根抽出来。

      粘稠的暗红色血液混合着机油和胃酸喷涌而出,沾在墙上,渗入地毯,也落在了沃夫的衣服上,但他现在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躲开。

      小乙:一步到胃。

      “……”沃夫看见了这条划过屏幕的弹幕,哑然失笑。

      幸好姜述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块平板,关键时刻突然放出强光,扰乱了门徒的视觉,帮助他对这门徒一击必杀。

      “大力神的增幅居然这么恐怖……”沃夫也是出乎意料,他也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到军械级别的内植装甲,“硬生生把一个T4级别的小混混提升到T2的战斗能力。”

      要不是这家伙的实战经验实在是太差,光凭反应能力和身体素质就能硬捶死他,皮下钛制装甲的防护能力也着实恶心到他了,近距离霰弹枪喷一下居然只是破了些外皮。

      “对了,姜述!还有一个也去找他了!”沃夫回过神来,立马站起身来,而小乙则是很上道地给他指示了方向。

      乙:=====》

      ——

      这是“回”字廊的主干道之一,拥有近百米的长度,从那一头延伸到这一头。

      一端的尽头处,姜述正站在安全通道口,门上赫然是一把大锁,而他则满头大汗地尝试着使用扳手夹断门锁。

      “在这儿呢~”走廊的尽头,一个硕大的脑袋探了出来,他的脸上浮现出猫捉耗子式的残忍。

      “卧槽,快点……快点!”姜述的额头上满是细汗,他飞快地转头看向门徒,眼见他依旧站在走廊尽头便稍稍放下点心。

      门徒的眼中是走廊的测距,他缓缓念叨着,“九十三米,四点三秒。”

      “迅雷模式——”

      一声暴喝传来,门徒动了,他的腿部肌肉虬结,蓝色的纹身由浅及深开始不断流动着,下一秒,身形微闪,一步便是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短短三四个踏步,他便来到了安全通道门口,而目标却愣在原地,一双眼睛里满是惊恐和绝望,而他甚至从眼睛的反光里看见了自己的铁拳。

      会像以前的目标一样,一拳就能打飞脑袋,不对,开了迅雷模式,可以一拳打碎,就像是打碎一个西瓜。

      他开始期待这种感觉,但当他的拳头触碰到姜述的脸时,手上没有传来熟悉的肉感,而是挥了个空。

      “嗯?”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错过了这个安全通道,身体因惯性砸在走廊的尽头。

      “砰——”一声巨响,他的身体嵌入了墙体之中。

      “草,什么东西!?”他挣扎着从墙里爬出来,摇头晃脑着,这一下的撞击好像损坏了他义眼的平衡仪,他感觉到右眼的视野天旋地转,怎么也没法聚焦。

      与此同时,安全通道的门被打开,一个摄像头从里面探出来,确认安全后,一个人影闪了出来,出现在门徒的右边。

      “是你!”门徒转过身,闭上右眼,只用左眼观看,认出了右边的人正是姜述,他看向刚刚“姜述”的位置,那里的地上有一块平板,而现在,平板也长出手脚,站起来叉着腰。

      “永别了。”姜述向他致敬。

      “什么?”门徒没听清,但他的身后亮起手电筒,光线照射而来,将他的影子投在姜述身边的墙壁上。

      姜述反手抽出腰间的小刀,也没废话,一刀划过墙上影子的颈部。

      头颅应声滚落,黑红色的液体喷涌而出,沉重的身体随即砸在地上。

      “呼——”姜述长出一口气,三只平板精蹦蹦跳跳地来到他的身边。

      “怎么……可能?”地上的头颅慢慢地说道,怒目圆睁,“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猜。”姜述笑了笑,看着他的脑袋从身边滚过去。

      甲:留首儿童。

      丙:分头行动。

      丁:难道这就是你分首的借口~

      “呼——”看着平板精的弹幕,姜述长舒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了下来,虽然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但这种直面死亡的感觉,绝对不轻松。

      而那颗头颅滚着滚着,逐渐进入黑暗,然后被一双手抓住并提了起来。

      “加尔斯,我来晚了一步。”来者正是最后一个门徒,“你居然死在了他的手里。”

      “小……心。”加尔斯说出了最后两个字,两眼逐渐失去光芒。

      门徒踏出黑暗,脚步声引起了姜述的注意。

      “还来?怎么还有?!”姜述愣住。

      “我会一寸一寸劈碎你。”门徒咬着牙,他的手臂里伸出一柄长刀,“我保证。”

      “你……沃夫呢?”姜述震惊地看着面前的门徒,他还没注意到沃夫那边的战况,怎么这个门徒就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他飞快地瞄了一眼灯光的位置,发现自己离这个门徒的影子很远,而三只平板精都不在门徒的身后,无法将影子投到自己身边。

      糟了,要死,只有十米的距离,不到一秒他就能砍过来,自己的身体根本反应不过来!

      “三。”门徒缓缓开口,他的腿上亮起蓝色的纹路。

      “二。”他一手提着同伴的头颅,一手举起长刀,长刀竖起,对准了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姜述。

      对了,甲丙丁,看看它们有什么办法。

      姜述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平板精们身上,他转头看向那里。

      丁:门徒,带头冲锋!

      “……”

      神经病吧你们!

      “一。”

      似是最后通牒,门徒的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一刀劈下,凌厉刀势破空,发出清脆的炸响。

      “姜先生!”突然,侧里传出这么一声。

      没等姜述反应过来,他便看着自己的身体不断远离着门徒,而出现在自己位置上,出现在门徒刀下的……

      是加里。

      他从安全通道里冲了出来,一把推开了姜述,但与此同时,他自己也暴露在刀下。

      长刀划过,顺滑地斩断加里的半边身体,入肉无声。

      “幸好,赶上了。”

      加里看着姜述,如释重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