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话音未落,就传来一道清冷的讥笑声,“欣赏他找死的本事吗?”

      赭色锦袍男子,“……。”

      温兄说的也没错。

      他们是纨绔,但平常最多也就找点打,不像季家少爷,一上来就直接找死。

      可能是因为有个护短的爹,没怎么挨过打吧,太平镇又是个小地方,县官最大,横行霸道也没人敢管,可这里是京都,天子脚下,要这点觉悟都没有,迟早会英年早逝。

      煜国公府三少爷吃了药,但胸口还隐隐作疼,但更让他不爽的还不是内伤,而是……

      他拿起茶盏猛然灌了一口,然后吐掉。

      一连漱了七八回,还不够。

      “添茶。”

      天蓝色锦袍男子奇怪道,“药有这么苦吗?”

      就算再苦,一两回什么味也该漱没了,温兄这样子不大对劲啊。

      这么反常,他不得不多想了下,就想到男子之前被扑倒的事,眼睛猛然睁大,“该不会是被……。”

      男子一记眼神瞪过来。

      天蓝色锦袍男子忙把嘴闭上了,只是脸上的笑容那是越来越大,活像一只迎风绽放的盛世牡丹。

      赭色锦袍男子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的打转。

      怎么感觉气氛不大对劲?

      明明他就在,人家说话也没有背着他,总感觉自己疏忽了什么?

      两人本是要送煜国公府三少爷去四海书院的,现在受了内伤,只能把他送回煜国公府。

      两人有负煜国公夫人所托,但平老夫人再生气,应该也不至于在自己亲孙子被砸伤后还要杖责他。

      三人前脚出药铺,后脚一坐在那里喘了半天气的小厮也起了身。

      药铺小伙计道,“哎,你好了?”

      小厮理都没理他,径直离开。

      再说和顺侯世子被季清宁踹桌子赔钱的事一阵风传开,所到之处,无不大笑不止。

      也有笑不出来的,比如和顺侯世子本尊。

      本来赔钱就够憋屈的了,谁想到这事还会传的人尽皆知,让他沦为笑柄。

      为了找回面子,和顺侯世子不得已把煜国公府三少爷拉出来做垫背的,人家煜国公府三少爷被砸的吐血都放季家少爷一马,他一个侯府世子给人赔礼又算得了什么?

      一句话,倒是成功把大家的嘴给堵上了。

      毕竟这是事实。

      季家少爷被拎着脖子带走,一顿饭的功夫就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是他们亲眼所见。

      能让煜国公府三少爷这般忍耐,看来季少爷是赵王府小郡主准夫婿无疑了……

      和顺侯世子把事办砸了,又丢了脸,赶着去消茂国公世子的气,添油加醋,把自己脑补的部分说与茂国公世子听。

      茂国公世子怒不可抑。

      这时候,小厮推门进来。

      茂国公世子问小厮,“赵王府当真要把檀兮郡主许给那季家小子了?”

      小厮有点懵,“没听说这回事啊。”

      “那煜国公府三少爷怎么就这么轻易放过了那季家少爷?”茂国公世子的贴身小厮问。

      小厮正是在药铺装病偷听的那位,忙道,“是那季家小子狡猾,趁着肃宁伯世子他们不备,趁机跑了。”

      “他走的时候,煜国公府三少爷都还没醒啊。”

      小厮还没说完,和顺侯世子的脸已经像是被人打翻了颜料盘似的了难看了,尤其茂国公世子瞥过来的眼神,让他浑身都不自在,好像自己脑门上刻了个大字——

      蠢。

      “敢耍我?看我不去宰了他!”和顺侯世子抓起桌子上的折扇就起了身。

      然而就在他要开门出去的时候,身后飘来小厮的说话声,“不过肃宁伯世子他们说那季少爷的爹揍断了煜国公两根肋骨。”

      小厮觉得这事肯定是假的。

      是绝不可能的事。

      但云阳侯世子和肃宁伯世子向天借胆也不敢这么败坏煜国公的名声。

      和顺侯世子都开了一半的门,听到这话,赶紧转了身,“此事当真吗?”

      若是真的,那他被踹桌子赔钱被人踩着立威就不算什么了。

      再说季清宁,和小丫鬟拎着酒菜回小院,刚走到大门口,就看到铁叔出来。

      小丫鬟高兴的迎上去,结果看到自家爹暗沉的脸,笑容渐渐凝固,往后退了两步,躲季清宁身后去了。

      “铁叔,”季清宁唤了一声,道,“是我要她带我出府的,铁叔要骂就骂我吧。”

      小丫鬟委屈道,“府里没人做饭,我们才出去的。”

      铁叔瞪他,“去买几个菜,用得着少爷一块儿去吗?”

      小丫鬟缩着脖子,不再吭声。

      季清宁头大。

      是她要出去的,她也说了是她,铁叔怎么就逮着自己女儿骂呢。

      不过小丫鬟大概也是挨骂惯了的,皮实的很,探出脑袋问,“爹,你和老爷去煜国公府,真的揍了煜国公吗?”

      “嗯,”铁叔敷衍了一句。

      小丫鬟瞬间就站直了身子,清亮的眸子闪着八卦之光,“老爷真的揍断了煜国公两根肋骨吗?”

      “没有的事。”

      说完,又觉得不对劲,眉头拧着道,“怎么这么问?”

      小丫鬟道,“煜国公府三少爷身边跟着的两贵公子说老爷揍断了煜国公两根肋骨。”

      铁叔眉头拧的松不开。

      他转身进府。

      刚转身,又回头道,“你们又碰上煜国公府三少爷了?”

      小丫鬟要说街上发生的事,被季清宁抢先了一步,“碰巧遇上了。”

      她可没撒谎,真的是碰巧。

      说完,怕铁叔盘根问底,把手里的酒提起来道,“铁叔和我爹肯定还没吃吧,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不迟,饭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铁叔看着酒坛子,再看一眼小丫鬟手里拎的食盒,眉头微皱了下,但也没说什么,只接过酒坛就转了身,去了书房。

      书房内,季怀山站在那里,正看墙上挂的一幅画出神。

      背影有些萧索落寞。

      铁叔把酒坛放下,笑道,“少爷孝顺,去酒楼给老爷买酒了。”

      “还有饭菜,”小丫鬟补了一句。

      季怀山转身,季清宁看清他脸上的伤,淤青比在街上看到的更严重些,应该是没做处理,她道,“爹受伤了,没请大夫?”

      “一点皮外伤,不碍事,”季怀山道。

      “你身子还没好,以后这点小事让管事去办,没要紧事就不要出府了。”

      小丫鬟把饭菜摆出来。

      铁叔赶人道,“我和老爷有事商量,你陪少爷回自己屋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