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蝶HD直播正版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风蜉蝣的身体构造和普通的生物不同,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血肉生物,而是一种独立于传统生物之外的气凝胶生物,身体中没有血液,也同样没有内脏。

      而屈赢的毒素恰好是一种通过血液破坏内脏和身体机能的毒,这种毒若是对付普通生物那肯定是来一个杀一个,没有任何意外。

      可是,这种无往而不利的毒素,对于风蜉蝣这种特殊的生物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只见,那黑漆漆的毒刺以迅捷之势刺进风蜉蝣的身体,然后就直接穿透了风蜉蝣的身体,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而风蜉蝣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一点点反应都没有,被毒刺刺出的孔洞也快速愈合,转眼间就毫发无损。

      屈赢愣住了,他疑惑的看着风蜉蝣越来越远,短暂的呆愣之后,就快速飞去。

      毒刺没有用,屈赢还有其他的手段。

      屈赢再次用自己的屁股对准风蜉蝣庞大的身躯,虽然他已经没有了毒刺,但他还有酸毒可以使用,那酸液腐蚀性极强,就连金属都招架不住。

      屈赢喷射出一团酸毒,就像吃了华莱士的快餐一样,一瞬间一泻千里,将好大一团酸毒喷到了风蜉蝣的身上。

      可是,风蜉蝣还是不为所动,这能够腐蚀金属的酸毒却没有伤害到风蜉蝣分毫,直接落在了风蜉蝣的身体上,就像一滴水落在了塑料薄膜一样,迅速滑落。

      天呐!

      这东西这么难搞吗!就连酸毒也奈何不了它!

      我的天呐,我要怎么做,才能杀了他。

      屈赢思来想去,想起自己还有一种攻击方式,那就是用翅膀当做刀刃,快速飞去,割开对方的身体。

      屈赢张开翅膀,猛然加速,飞向风蜉蝣,坚硬的翅膀锋利非常,堪比天底下最锋利的刀刃。

      再加上屈赢飞行的速度,这一记攻击足以撕裂甲胄。

      咻!

      只听到屈赢飞去的风声,坚硬的翅膀刺进风蜉蝣的身体,在风蜉蝣的身体上开出一个五米多长的大口子。

      可是,屈赢刚刚飞过,风蜉蝣的伤口就自主愈合了,这愈合速度就是金刚狼和死侍都比不上啊,看的屈赢一愣一愣的。

      乖乖,这玩意儿这么难缠!

      天呐,我要怎么杀死它啊!

      一瞬间,屈赢想了很多东西,甚至想到了用法术攻击。

      可是,屈赢只会傀儡法术,自己能够施展的法术根本就没有学习过,这也就导致了他现在这般尴尬的局面。

      没有攻击方法了,淦!

      越想越气,越气越想,越想气的就越很。

      突然,气愤之下的屈赢哇呜一声,直接飞到了风蜉蝣的背上,张开了自己锋利的口器,对准风蜉蝣就是一口。

      这一口下去,屈赢终于是吃到了风蜉蝣。

      这风蜉蝣的口感,怎么说呢,很奇怪,说弹不弹,说松不松,没有多少水分,带有一股清香。

      若真的要拿一个东西来比喻的话,最为接近的,也就只有那种老过头的椰宝了。

      吃了一口之后,屈赢顿时就呆住了,这时候,他才明白,原来干饭不仅仅可以吃死的,活的也是可以直接吃的嘛。

      风蜉蝣仿佛没有痛觉,就任由屈赢啃食,丝毫不在意。

      屈赢大快朵颐,可劲的吃着。

      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自从出了虎岗坊市之后,屈赢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这是很久一段时间以来,屈赢第一次真正的吃到食物。

      风蜉蝣的口感虽然很怪,但是,味道还是挺清新的,屈赢一个不注意就吃多了,小肚子吃的圆滚滚,像一个气球一样。

      再看风蜉蝣,人家根本就屁事都没有,屈赢吃的那点对它来说,简直可以说是可有可无,微不足道。

      屈赢象征性的打了个饱嗝,然后用自己的小腿腿拍了拍风蜉蝣,说:“哎呀,真不错,我也吃饱了,你也没啥事,没有比这更双赢的事情了。”

      话音落下,屈赢的脑海里再度响起系统那冰冷无情的提示音。

      【恭喜宿主获得重要物品风蜉蝣,境界已达到筑基一重,满足进化标准,进化目标:青羽飞雀。

      是否进化。】

      屈赢想着,反正天上应该没啥危险的,风蜉蝣背上也挺宽敞,挺舒服,没有比这更高的进化地点了。

      屈赢定下心,说:“好,就在这里进化吧。”

      【即将开始进化,进化时间约十二个时辰。】

      紧接着,就跟前几次一样,屈赢被一团光包围,化作一个圆溜溜的光茧,随之,屈赢的意识也陷入了沉睡之中。

      风蜉蝣没有智慧的在天空漂浮着,它的生命非常短暂,一切依靠本能来行动,它唯一的本能就是吞噬过滤空气中的微生物,来作为自己的食物。

      至于繁衍之事,风蜉蝣是单体繁衍的,不需要像人类和其他生物一样,有那么多欲望,想生孩子,自己分裂就行了,还不用担心头上戴绿帽子,更不用惆怅车子房子彩礼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几把玩意儿。

      哦,忘了说了,风蜉蝣是不会排泄的,它食用的食物全都会变成它的身体的一部分。

      屈赢的茧立在风蜉蝣的背上,被风蜉蝣带着,跨过层层云海,偏向天际远方。

      对风蜉蝣来说,它的人生没有方向,只要有吃的,它就会一直漂浮,从不在乎自己究竟会飘到哪里。

      不知不觉间,十二个时辰已经过去,一天一夜的时间,风蜉蝣或许已经离开了东原地区的天空,不知道飘到了何方。

      咔嚓。

      光茧破裂,屈赢破茧而出。

      这一次,他不再是虫子。

      他进化成了一只鸟,一只非常漂亮的小鸟儿。

      翠绿色的羽毛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出七彩的光,光滑,华丽,绚烂,这些词语全都可以用来形容屈赢的羽毛。

      变成鸟儿之后,屈赢的体型缩小了不少,只有一只拳头大小了,但是,他的翅膀却变得更加宽阔,更加有力,轻轻一震,便可如离弦之箭一般,迅速飞出。

      火红色的小爪子非常锋利,轻轻一抓,便能够撕裂金属,有了这个爪子,屈赢在日后的行动中也会方便许多,怎么说,也是要比毒蜂的那小腿有用。

      再从正面看,嘿,这小模样,真是可爱,小脑袋长的像是地球上的玄凤鹦鹉一样,大眼睛布林布林的,像两颗黑布林大李子一样。还有吗毛茸茸的腹部,莫说女性,就是任何男性看了,也会忍不住伸手去摸一把的。

      这一次,屈赢的进化让他摆脱了虫子的身份,让他成为了一只能够在天空自由翱翔的小小鸟。

      未来,究竟会进化成什么样子,还不得而知。

      是那呼风唤雨的神龙,还是那翼展万里的鲲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