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冰块一个一个挤出去

      这才是第二次,光成如是看着这满车的人,这些在二中上学人呐;县际班车宛如成了学生的专用车。

      嗯,已经没有坐着的地方;就连站着也是人挤人。

      很像在新闻上看到的东京地铁。脸贴玻璃,手机你也拿不出来。

      光成挤在狭小的车厢内呆了约莫半个小时。然后只是听的司机一声“站着的趴一趴,前边南环,交警查超载。”

      然后一堆人开始哗啦啦的下蹲。

      十三岁的光成身高不过一米五,本就矮小的他背着个大号书包,更是蹲都蹲不下去;但这时就要谢谢高年级的学生了,他们把手放在光成的书包上,使劲一按;光成便是连人带包一齐蹲了下去;

      过了南环交警站,班车就算是进了市区。

      司机是很不错的,知道一车人基本都是二中的学生。每次周末他都会把车直接开至学校们口,再转弯去终点站。

      终于到了下车时间。

      光成背着包就开始往下挤。人先下车,再使劲往下拽书包。

      下车之后便是到了报亭,这里面什么东西都有,从杂志书刊到二手手机。东西齐全。

      光成买了一盒十八块钱的笔芯。便顺着人流向学校门口走去。

      到校下午两点半,光成回趟寝室放下拿着的衣物,便开始提着包往教室走去。

      等光成到教室的时候还没有开门,便开始拿着笔趴在窗台上补习作业,等待着拿钥匙的学生来开门。这种现象一班还好,换成后边几个教室的班有可能晚上七点还开不了门。

      下午四点...下午五点...

      随着拿钥匙的体委到来,教室的门终于是开了,然后教室里只剩下笔尖摩擦纸面的声音。

      这个时候班里开始稀稀拉拉的进人,作业本也开始碎空乱飞。

      俨然是一副学渣开学的样子,至于学霸...

      似乎不存在吧。反正周日的晚自习就应该是这个这样的,若是不补作业,可能便是整个儿班级的异类。

      等着教室内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光成吐出来自己一直在嘴里咬着的笔。开始飞速的游走在诸多学生之间,收揽着该抄袭的试卷。

      时过三刻,本应该是乱糟糟且伴有沙沙声的教室陡然安静。

      光成猛地一瞟,迅速地将试卷噎到桌洞里面。原来是魏琛不知何时挺着他发福的肚子站到教室门口。西面七排最里面的教室,确实是不好观察老师的动静。最起码学生都是这么认为的。

      魏琛是班主任也是年级主任,掌管着这个年级的生死大权。他走路很快却没有声音,手里一直拿着手机,还始终带着一杯泡着枸杞的热水。

      关于魏琛,在学校的这一周光成也有所了解。国家特级语文教师,讲课生动形象,说话语速很快且吐字清晰。他当年也是在二中出去的,他的老师是二中现任校长;师母则是光成现任英语老师。还听说十四班的班主任,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是魏琛的学生。

      魏琛站在教室门口也没有进来,只是皱着眉毛看着因为借作业和打闹弄得尘土飞扬的教室。

      过了约莫三四分钟,他迈开步子,走到讲台上,低头看看了手表,拿着板擦敲了敲讲桌

      “现在是五点五十四分,你们补作业我不说什么,大家都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包括我的晚自习也可以留给你们补作业。”

      底下学生对着看了一眼,长长的吁了一声,便都把刚才窝在桌洞里的试卷拿了出来。

      “但是,五分钟!我给你们五分钟,五分钟后我通知学生会来查卫生,赶紧都给我动起来,该谁值日,该谁扫地擦黑板;给我收拾完了再写作业,只要你们别借,别抄,我整个晚自习都留给你们写作业。”魏琛一边用眼光扫视着教室一边大声说着。

      于是教室内又开始骚乱起来,好不容易沉静下来的灰尘再次漫天飞扬。魏琛站在讲台上笑着摇了摇头,就拿着杯子转身离开。

      光成放下手中的笔,在教室后边拿了大扫把就开始往教室外的卫生区走去,同行的还有三四个人。

      等扫完地回来,光成愕然发现琦涵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位置上拿着光成还未抄完的试卷抄了起来。光成横拿着扫把,生怕打扰到别人,慢慢的从过道走向教室最后边,把扫把放下。

      琦涵这时还没有发现光成已经坐到了自己身边。光成坐在座位上看着琦涵抄作业,顺便甩着笔。过了许久,少女翻着光成还没有写的另一面试卷抬起了头,正好看着甩着笔的光成;此时光成正是看着琦涵认真写字的样子。两者四目相对,双方都愣了愣神。

      却不过是光成立马红了脸,匆忙的低下了头。就像,就像光成才是一个女孩子。

      琦涵把试卷放到光成桌子上,趴下身去,由下而上的望着光成的脸“你干嘛了?快写啊,低头干嘛!快写完让我抄抄。”

      幸亏光成穿的是外套,遮住了夕阳透过窗户的光线,没有让琦涵看到光成通红的脸。

      光成用手把琦涵的脸从自己身下拨弄过去,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道“:现在就写,你别烦我,我做完就给你抄。”

      光成把头拿出来,端正好上半身,开始做试题;而琦涵则是趴在桌子上,侧着头看着光成认真的做作业......

      光成这就很难受了,时不时往左扭头看看琦涵,再转头看着试卷;每次在光成扭头的时候,琦涵都会眨眨眼睛,好像再催他,你赶紧做作业啊;我还得抄呢。你看我有什么用!

      这时的光成早就没有做题的心思了;情窦初开的少年被自己喜欢的人这般看着,怎么可能还会有心思继续做题呢。

      光成情不自禁的用手捏了捏琦涵的脸,对她说道:“等着,我去找一份,咱们来一起抄。你在这里我根本就做不下去。”

      琦涵拨开光成扭着她脸庞的手“为什么做不下去啊?”

      光成却是没有回答直接站起来往宇飞那里走去,心里想着,宇飞应该做完了吧!

      至于为什么做不下去,我也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你在我身旁,我就是没有心思;可是我向你解释不了这个问题。所以,我就不回答了。

      嗯,不回答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