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课邻app

      “叫声吴哥才有吃的,否则想都别想!”

      吴天天直接说出要求,心说这女人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这种情况想要吃的,还不嘴甜一点,真以为他还是那个敢怒不敢言的小司机?

      况且他本来就比苏晴大,叫声吴哥应该的,否则谁有有义务在这种条件下供养她?

      他又不是她爹!

      “我靠.....你胆子很肥啊,信不信回到公司,我让我爹开了你!”苏晴气呼呼的道。

      “随便你,小爷我不稀罕!”

      吴天天回怼道。

      “好,成,小司机你很牛逼!”

      傲娇女赌气,一时也没了消息。

      “啊!吴哥救命!”

      “有野猪!”

      霎时,去栅栏边小解的大壮二狗两人,神声大变,相互搀扶,一瘸一拐的向这边狂奔。

      吴天天暂时顾不到傲娇女,顿然起身。

      那是一只和小牛犊一样的大野猪,呲着两个尖锐的獠牙,紧追着二人不放,且越来越近。

      若是此时光线足够,即可知野猪鬃毛漆黑,脖子有水桶那么粗,四肢粗壮的猪腿健硕有力,追两个瘸腿伤病员,根本就是时间问题。

      “捕兽陷阱。”

      “你们左手边,不到二十米的位置,有一圈鹅卵石围的圈,那里是捕兽陷阱,你们可以把野猪引到那里去!”

      吴天天急切的喊道,他不认为两人能跑过野猪,只有将野猪就近引到捕兽陷阱,他们才有生还的机会。

      当然凭他们的速度,这依旧有被野猪追上,丧生的风险。

      至于依靠吴天天一人之力博野猪,然后一人一猪两败俱伤,给两人钻了空子的蠢事,他是不会去做的。

      他必须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也要为那个可以移动的大宝贝安全负责。

      至于这两个亡命徒的俘虏,关键时刻,他不介意送掉他们的性命。

      这便是荒野的残酷。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那种。

      他没必要去为两个时刻想杀他的俘虏卖命。

      能给予他们陷阱的提示,应该是目前最大的仁慈。

      毕竟陷阱,也是他杀手锏的秘密。

      为了救人,他把这个杀手锏秘密告诉了他们。

      而且角色互换,想象一下。

      把那两个伤者换成吴天天和空姐,任何人都可以想象到,他们此时看到这样的情景应该是哄堂大笑,甚至敢用弓弩射穿他们的膝盖,看着他们被野猪撕咬致死。

      这便是人性的善恶之分,从一根本即可察觉到善良与否,而不是像某些人说的那样,世间本来不存在善恶,甚至还想用狼和小羊的生存法则,来证明他们的贪婪之心是对的。

      这无疑是混搅视听的谬谈,甚至是想颠倒黑白!

      “啊哈!”

      二狗突然踩到一块石头,脚脖子一崴,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坚硬的木棍在他小腿戳了个大窟窿。

      大壮见状,自然弃之而去。

      咻~

      吴天天抱着弓弩,对着野猪的眼睛射了一箭。

      野猪的左眼球被射爆,长长的箭支扎在了它的眼窝处,疼疼让它暂时放弃了追赶。

      二狗看到此景,看到生的希望,脸上肌肉揪成一团像块咸菜,拼命的向陷阱爬去。

      “壮哥,这种时候拉哥哥一把,哥哥求你了!”

      二狗害怕极了,他拖着一条血淋淋的伤退,爬的很快,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红血印。

      大壮看着附近,在地上疯狂打转的野猪,吞了吞恐惧的口水,道:“兄弟,我也受伤了,能跑到这里已经耗尽了我最大的力气,怎去救你?”

      “咳,你拉我一把,我就能活着,只要活着回去我给你钱十万!”

      二狗把生的希望寄托在大壮身上,只能抛出诱饵。

      “十万,兄弟你开玩笑,我的命只值十万吗?”大壮摇头回道。

      “老婆,我把我老婆让你睡一晚,不十晚,一个月,你知道的她很漂亮的,还年轻,你不是一直对她有意思吗?”

      二狗一边爬一边说,他的浑身都在颤抖,但那不是冻的,也不是害怕,而是失血过多,造成的神情恍惚。

      他知道在不包扎伤口就不行了,所以只能尽力的说服大壮。

      “呵,我是没讨到老婆,可是我也不会为一个老女人去卖命!你不是常说只有活着才能拥有一切?我没兴趣为得到她而卖命!”大壮绝情的道。

      “嘶,你想怎么样才能救我?需要什么你尽管提!”

      二狗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体顿了一下,继续向陷阱爬去,现在他距陷阱的距离还有五米,但他必须要绕过陷阱才能活命,也就是七米。

      “你女儿,你答应把你女儿嫁给我当老婆,我就愿意冒险去救你!”大壮似乎见过二狗的妻女,在谈到他女儿的时候,眸光闪过一丝兴奋。

      “我......她还不到十六岁!”

      “就七米距离,也想牺牲我女儿的一生?”

      二狗放弃了让大壮救他的想法,因为他觉得不能因为自己的命,去埋葬了女儿的幸福。

      可是他又知道。

      此时就是画饼。

      至于以后如何,完全可以推倒重来。

      “好,我答应你就是了。”

      二狗再无力气。

      他身后的大野猪已经追了过来

      哒哒哒~

      “好的老哥,我来救你了!”

      “天哪,你一只腿上的肉,似乎少了一块!”

      终于在二狗快要晕厥的时候,大壮伸出了援助之手,将他拖了过去,用残破的衣服替他包扎伤口。

      这边,吴天天不停用弓弩射野猪,尽量为二狗拖延时间。

      只是野猪皮糙肉厚,箭支根本扎不透它的皮肤,一只只箭躺尸一地,足有小百十只。

      野猪任凭袭来的利箭在它身上瘙痒,拉近与猎物的距离,径直朝二人扑咬去。

      它怒了!

      噗通~

      不过它听不懂人语,在想要给那两人来点厉害尝尝的时候,前肢突然一陷,笨拙的身躯失去了平衡,顺着湿滑的井壁一头栽进了陷阱。

      陷阱内,野猪的脖子扭曲呈180度变形,颈椎股碎裂,直接失去了生命体征。

      二狗有幸捡回一条命!

      他知道自己想要活下去,必须依靠药物治疗包扎,否则即便没有失血过多死去,也要饱受伤口感染的折磨,慢慢死去。

      大壮也中了弹,他也有同样的想法。

      只是这里是荒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