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不可测byway紫陌

      海城画家协会大楼~

      一位穿着浅灰色麻布衫、发须皆白的老者正坐在会议室主位上,对着下面坐的画协中层干部指指点点些什么。

      每次点到某个人时,那个人身体都会不自觉绷紧,上身微微前倾,神情专注,生怕漏过一个字。

      “小林啊,把我刚才说的复述一遍。”老者脱掉一只脚上的布鞋,翘起二郎腿,闭着眼睛,一边盘玩着手里的核桃,一边等待着回答。

      被叫做小林的中年人战战兢兢地站起来,拿出做的笔记,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刚才听到的,结合自己的理解又复述了一遍。

      “嗯。”老者听完小林的复述,微微点了下头,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对小林说道:“还有个事,吴老退了,协会理事空了一个位置,我已经和宋老说好了,让他来接任,具体的手续你去办一下。”

      “好的,我一定尽快办妥。”叫小林的中年人急忙回答道。

      老者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那今天就到这儿吧。”

      说完放下二郎腿,把脚伸回布鞋里,慢悠悠站起身子便准备离开。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也开始收拾东西,互相交流着今天的内容,打算等老者离开后也跟着离开。

      叫小林的中年人却并没有加入聊天的行列,眼睛一直盯着老者的方向,想要过去但似乎又在犹豫。

      终于,他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缓步来到老者旁边:“沈老,有件小事想麻烦您一下,可能耽误您几分钟时间,不知道方不方便?”

      被叫做沈老的老者听了小林的话,眉头微微一皱,并不搭话,只是微微做了一个侧耳的动作。

      见沈老没有拒绝,小林也不再考虑合不合时宜的问题,为了自家闺女,哪怕有些冒失,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沈老,小女也是绘画专业的,从小就很仰慕您,这次听说您回国了,哭着嚷着非要来见见您,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给她指点一二。”小林小心翼翼的问道。

      “哦?”沈老难得眼中透出一抹光亮,笑呵呵说道:“无妨,让她进来。”

      虽然对手下这帮子老惹他生气的家伙没什么好脸色,但对于绘画界的新星,沈老一直是支持和爱护的。

      叫小林的中年人一听沈老同意了,急忙对着会议室门口招招手,一个早已等在那里的女孩攥着卷筒急忙走了进来。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沈老笑呵呵问道。

      “沈伯伯您好,我叫林萱。”林萱怯生生答道。

      “嗯,看着就是一个很有灵气的小姑娘,来,把你的画展开,沈伯伯给你看一下。”

      林萱来到会议桌前,将卷筒盖打开,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卷好的画作。

      周围本来已经打算离开的人见到沈老竟然要亲自点评画作,都收住了脚步,纷纷过来围观。

      林父心中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女儿今天带来的画,他当然是把过关的,这幅《寒江独钓》的立意就是他给定的,沈老年轻时为了体悟那种孤独寂寥的意境,曾经独自一人去到雅鲁藏布江生活了一年。

      如今看到一个和自己当年年纪相仿的后辈画的同样意境的画,怕是能勾起不少的回忆。

      随着画卷开始展开,林父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沈老的脾性他很清楚,对待后辈还是很宽容的,只要画作时态度是端正的,哪怕技法差一点,沈老的点评还是以鼓励为主。

      更何况这还是他亲自指导,改了不知多少遍的画作,不会出岔子的。

      想到这里,他本来都有些佝偻的身姿又挺了挺,揪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但很快,随着画卷逐渐展开,林父的表情却直接从自信变成惊愕:“这画的是什么?说好的寒江独钓呢,江呢?钓竿呢?钓叟呢?这一片红是怎么回事,而且那点点的白色怎么这么像芝麻,还有一股子辣油味。”

      周围的人看到这幅画后,目光也变得丰富起来。

      大家其实知道林父特地挑这个机会让沈老评画的目的,无非就是看中了今年新人入会的那几个名额,不光是他,还有好几个也都想把自己的小孩送进来。

      本来看到沈老这么热心指点,这些人还有些嫉妒,寻思着趁着沈老这几天在,回去赶紧也带自家小孩找沈老点评点评。

      但一看到老林兴师动众半天,到最后竟然就是这么一个东西,无不幸灾乐祸,静等看好戏。

      林父嘴角抽抽,悄悄地瞪了林萱一眼,林萱也是一脸懵逼,怎么把老爷子的“大作”给带来了啊。

      都怪自己做事太马虎,但凡出门前检查一下,也不至于闹出这么大一个乌龙,现在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她看向还盯在画卷上的沈老,却并没有从他的面颊上读出什么表情,但往往这种平静才是最可怕的,回去这顿打怕是少不了了。

      林父此刻更是汗如雨下,本来是想给闺女谋个职位的,但来了这么一出,要是沈老真动起火来,搞不好把他都能给直接撸了。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所有人都屏着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音,静待着沈老下一刻的爆发。

      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意想中的爆发并没有发生,足足五分钟,沈老才缓缓转过脸来,看向林萱。

      林萱愕然地发现,沈老的脸上竟挂着泪容。

      “闺女啊,这幅画可有名字?”沈老用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

      “满…满江红。”

      满江红!

      满江红!

      好一个满江红啊!!

      沈老念出满江红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周围人也被沈老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纷纷围过来,想看看能让沈老如此激动不已的到底是一幅什么样的画作。

      但所有人仔细地观摩了一番之后,更是一脸茫然,除了一股子辣油味道还蛮新奇的,其他并看不出任何可圈点之处。

      沈老此时也从刚才激动的情绪中缓和了过来,见众人围观,也大致猜到了他们的疑惑。

      此刻,却一改之前对这些人的高冷态度,不吝言语地指教道:“不要用眼看,用心去体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