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志祥事件多人运动玩法

      托某人的福,王淼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月儿哄睡着了。

      看着月儿甜美的睡颜,王淼只感觉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要不是一旁有个虎视眈眈的大龄剩女,他可能就要把持不住了。

      出了医务室,王淼这才放松了很多,“啊~啊,月儿真是可爱啊,不像某个大龄剩女,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被爱情故事,感动的稀里哗啦的,真是没出息。”

      “吼吼,原来如此,大龄剩女还真是对不起啊。”

      “你知道就好——”王淼刚说到一半,忽然感觉脖子一凉,这才意识到不对,回头一看,就发现吴老师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身后。

      只见她双目血红,头发在空中不断地飞舞,歪着头,带着诡异的笑容着,死死盯着王淼。

      危!

      王淼只感觉一股强大的魂压笼罩了自己,冷汗不停地从额头渗出,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他飞速说了一句:“那个……我忽然想起谢老师找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正当王淼准备脚底抹油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脖子一紧,随即身子一轻,他已经像小鸡一样被吴老师提了起来。

      这下死定了!

      “啪啪啪啪——”一顿有节奏的拍打声之后,吴老师才心平气和的放王淼离开。

      王淼则暗暗地在心中给吴老师加了一堆诅咒之后,才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朝教师办公室走去。

      虽然医务室与教师办公室离的并不远,但是王淼感觉这是人生中走过的最漫长的路,没有之一。

      打开门,王淼就看到谢老师威风堂堂的坐在座位上。

      糟糕了,看样子这边也无法善了了,希望谢老师不要打屁股。

      王淼心中默默地祈祷道。

      谢老师本想好好教训一下王淼,但是看到他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进来,不禁地有些好笑,但还是威严满满的开口:“王淼,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在学校里做这种事情!”

      “谢老师,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王淼当即来了个否认三连。

      “这么说,我冤枉你了?”

      “谢老师,我只是和林同学切磋了一下,是正常的魂师之间的交流。”王淼狡辩道。

      “哦~什么时候,正常的魂师之间交流是分生死的了?我怎么不知道呀?”

      “分生死?怎么会呢,只是林同学好奇我的自创魂技,我看他这么好奇,就勉为其难地施展给他看看喽!一般来说,自创魂技是不能随便给别人看的,我是信任林同学,才给他看的。”

      “这么说,你是一片好心喽?”

      “是极是极。”王淼点着头说道。

      “啪!”的一声巨响,王淼不由地缩了缩身子,畏惧地看着拍在桌上的谢老师。

      “我看上很好糊弄吗?”谢老师带着冰冷的目光审视着王淼。

      “没有,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王淼虽然被谢老师的威势所摄服,但还是硬着头皮辩驳道。

      突然,谢老师笑了,“很好,记住无论是谁问你,你就这么回答,其他的,我会解决,你不用管。”

      “好的,我知道了,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说罢,王淼转身就想溜。

      “站住!”

      王淼的动作不由地一滞,苦着脸说道,“谢老师,还有什么事吗?”

      谢老师也不回答,只是伸出大拇指在食指上搓了一下。

      来了,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原本还准备装傻充愣蒙混过去的,没想到还是躲不过啊。

      王淼只好老老实实地将12个金魂币交到谢老师手里。

      谢老师清点了一下金额,确认无误之后,才开口道:“这钱是刚刚打斗中,林同学不小心掉的,我待会就还给他。”

      王淼有些心痛地看了一眼金魂币,虽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但还是恋恋不舍地开口道:“谢老师,真的不能留下吗?”

      谢老师看着他这副财迷样,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但还是一本正经道:“当然——不能!”

      前面还是一脸微笑,后面就是一本正经。

      啧,善变的女人!

      仿佛看出了王淼的心思,谢老师询问了一句:“你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你交出这钱吗?”

      王淼想也不想,回答道:“因为只有交了钱,才能将这件事定性为学生之间的切磋,而且只有还了这钱,林天骄才会服气。”

      谢老师不由地对王淼投去了赞许的目光,“你这不是心里挺清楚的嘛?为什么还问刚才那种傻话?”

      王淼闻言有些愤懑,“我只是不甘心,林天骄那小子毛事都没有,月儿却差点赔上性命。”

      “谁说他没事了?这不是被你打了一顿嘛?”谢老师调侃道。

      “真是太便宜他了!”王淼还是有些不忿。

      谢老师见状也不逗弄王淼了,开口解释道:“当然没那么容易就便宜他?在学院里差点搞出人命,不用给学院一个交代吗?”

      “你的意思是说?”

      “林家会给一个交代的,如果他们家不想沦为其他人的笑柄的话!而这时,我们再提出,为免林天骄死性不改,将那个女孩月儿和他母亲交给学院,是不是就顺理成章了?”

      嗯?貌似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既给了林家脸面,又保护了月儿和他母亲,不得不说,一石二鸟。

      “不愧是谢老师!”王淼竖着大拇指,赶紧给谢老师送上一记马屁。

      谢老师显然也是心情大好,对王淼点拨了几句,“所以我早就和你说过,做事情别那么冲动,多动动脑子,看看你把这好好的一件事,给弄成什么样了?”

      “谢老师,我这不是事发突然,顾不了那么多吗?要真像你说的那样,三思而后行,林天骄早把月儿给埋了,救人如救火啊。”王淼委屈巴巴地辩解道。

      谢老师闻言也是赞同的点点头,“确实,事发突然,但正因为如此,你才不能乱来,而且你的情况,唉——”

      “我的情况?”王淼闻言疑惑地看着谢老师。

      “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吗?杀人者与普通人的区别?”

      杀人者必有动机,没人会无缘无故地杀人,但是杀人之后,会产生两种极端变化,一种是补偿,这种人会变得异常善良,而另一种是弑杀,沉溺于杀戮之中。

      “谢老师,你的意思是说我在逐渐沉沦?”王淼有些害怕地说道。

      “有那种倾向,你不觉得自己在对待这件事情上,有些走极端了吗?”

      王淼这才回忆起,自己在被林天骄激怒之后,确实有灭了对方的想法,并且差点就成功了,如果不是谢老师及时阻止,只怕林天骄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而他自己,也完了。

      “谢老师,我该怎么办?”王淼不禁对谢老师问道,虽说他觉得林天骄确实有取死之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想成为一个杀人狂魔。

      “如果你说是回到以前的话,我已经说了,这不可能,你已经跨过了那一线,心理底线已经被突破,不可能恢复了。

      而如果你说是防止自己沉沦的话,我之前也说了,培养一下弹琴之类爱好,陶冶一下情操,能够有效缓解自己的症状,但是也有可能变成提起剑杀人,放下剑弹琴的变态。

      所以你还是想问,如何控制杀心?但我也告诉你了,现在不是你这个等级能够接触的,好好修炼吧,等你修炼到魂王,我就告诉你。”

      “魂王吗?”王淼不由地重复了一句。

      他大概已经猜到谢老师所谓的控制杀心是怎么回事了,估计与杀戮之都有关,印象中唐三也是魂王的时候,去的杀戮之都。

      “说这些都还早,你已经到十级了吧,准备什么时候去获取魂环?”谢老师突然一脸兴奋地对王淼说道。

      “魂环嘛?我倒不是很急,反正只是暂时升不了级而已,魂力还是会增长的,没什么大不了的。”王淼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而且我现在的魂力太膨胀了,还是先用螺旋丸的方法,好好压缩一遍,再说吧。

      哦,还有武魂的问题,大师怎么还没给我回信啊?

      “呵呵,还只是暂时没有魂环而已,你这句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了,怕是得打死你,没有魂环意味着你无法进入要下一个级别,也意味着你无法使用多余的魂力,也意味着你无法拿到魂师的奖励!”

      “奖励,什么奖励?”王淼闻言不由地眼睛一亮。

      “在武魂殿进行魂师进阶评测,魂师每个月可以获得1枚金魂币,大魂师每月可以获得10个金魂币……”谢老师诱惑道。

      王淼下意识地翻了翻脑海中的记忆,好像还真有这回事,唐三刚成为魂师的时候,就去武魂殿做过进阶评测,只是后期与武魂殿交恶,就没这块内容了。

      但是就这么暴露自己的实力真的好吗?

      王淼不由地有些担忧,反正自己是打定主意,跟着唐三走了,但是拿了武魂殿的好处,再和武魂殿作对,这种事情——想想还挺带感的!

      呦西,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斗罗大陆的姑苏慕容复啦。

      不过慕容复的下场貌似不是很好诶,要不还是算了。

      不不不,这怎么行呢?那可是一金币啊,有了他,我就可以天天上食堂二楼吃肉,再也不用去一楼吃素了。

      反正我修炼速度慢的可以,而且我主要的战斗手段也不靠魂技。

      等等,万一人家针对我的魂环技能来制定战术,然后我掏出一个个螺旋丸,教对方做人,貌似挺有搞头的!

      你以为我是魂师?其实我是忍者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