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体极品无圣光rt

      翌日清晨。

      天蒙蒙亮,亚伦就早起出了门,准备迎接朝阳,顺便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昨晚,原本亚伦准备将昏迷的艾伦带回去,但基斯突然出现,并把艾伦带了回去,亚伦倒也乐得清闲。

      刚出门,就看到广场上来往忙碌的宪兵团,准备着食物的分配工作。

      亚伦打了个哈欠,随后活动了下四肢,将身体调整好状态。

      而后,他走到一个僻静的走廊,坐在一旁的矮墙上,一边吃着小面包,一边静静地等待朝阳升起。

      闲暇之余,亚伦又想起昨晚的事。

      其实菲兹拥有巨人之力,实属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因为在希甘希纳区一开始的那段时间里,菲兹调整假肢尤为频繁,而最近频率却降低了,他由此就有所疑虑。

      如此想来,菲兹这几个月都是在压制身体修复,但仍不能随心所欲地控制,直到最近才完美掌控这份力量,确定了这份力量的真实身份。

      所以,菲兹也不算是背叛。

      倒是艾伦父亲,即格里沙身上的谜团更令亚伦感兴趣,还有格里沙给艾伦的那把钥匙。

      “地下室是吗,那里会隐藏着世界的真相么...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揭开你的面纱!”

      可惜,目前想去地下室是没可能了,连玛利亚之墙都沦陷了,何况希甘希纳区,恐怕此时的希甘希纳区,巨人早已泛滥成灾了吧。

      替身是很强,但对付巨人群还是太勉强了,一旦被巨人群包围,亚伦也不敢说全身而退。

      “力量还是不够啊~”

      亚伦感慨自己实力太弱,却不曾想以他现在的年纪,能够独自匹敌巨人已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要是我也有巨人之力就好了啊...”亚伦如是想着。

      ...等等,他和菲兹同是在巨人身体里复生,如果说菲兹获得了巨人之力,那他会不会也有?

      亚伦慢慢抬起左手,将虎口放到嘴边,不禁吞了下口水。

      我记得,菲兹说,要变身巨人,必须要流血,以及强烈的目的意识。

      不过在这里变身巨人肯定不合适,那就先试试自己有没有再生能力。

      迟疑了一会儿,亚伦对准虎口猛地咬下。

      “嘶~”

      生生地把虎口咬出血,比他想象中的要疼一点。

      亚伦盯着流血的虎口看了好一会儿,没发现伤口有愈合的迹象。

      “这样不好观察啊,再来。”

      亚伦又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在左手掌上轻轻划出一道口子,刚准备细细观察一番,但在这时,一个金发单马尾的女孩出现在了视野里。

      一头金色的秀发,冰蓝色的瞳孔,澄澈明亮,典型的金发碧眼,但与众不同的一点是,她那身干练随性的气质,与其慵懒的眼神浑然天成,给人一种别样的魅力。

      但这都不是重点,关键是,这女孩一直盯着他流血的左手看,搞得他怪尴尬的。

      一个人拿刀割自己的手,无论在谁看来,多半都会觉得那人有自虐倾向或者脑子有问题之类的吧。

      但奇怪的是,一般人看到这景象通常都会感到害怕,远远躲开吧,但这金发女孩却好像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着实罕见。

      亚伦也来了兴趣,但眼前得先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恰巧的是,亚伦知道如何解除这种局面,如果被误会了,只要表现出无恶意的样子,并平静且自然地转移一下注意力就好了。

      于是,亚伦习惯性地掏出手帕,若无其事地擦去小刀上的鲜血,人畜无害般啃上一口小面包,莞尔一笑道:

      “哟,今天天气不错哦,早上好~”

      ....

      风吹过,荡起阿尼脸颊旁的一缕发丝。

      这个人,是傻子吗...

      ...不对,有古怪,他为什么刚好在我们三个休息的地方附近?

      凑巧吗?还是说他发现了我们的身份?故意在试探我?

      阿尼的目光变得警惕起来,她和莱纳以及贝尔托特三人趁乱溜上船,来到这处避难所,人生地不熟,对墙内的一切还不了解,所以需要谨慎行事,慢慢打探这里的消息。

      今早,莱纳主动负责打探消息的危险任务,并让贝尔托特和阿尼暂时留守原地,但阿尼不愿一直闷在里面,于是撇下贝尔托特独自出来巡逻,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可疑人员。

      不过,主要还是为了出来透气。

      然而,这刚出门,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黑发红瞳的艾尔迪亚男孩,还在她面前掏出小刀割自己的手,流的一手血,岂能不让她警惕?

      而后这个人还泰然自若地擦去刀上鲜血,吃起了面包,和她打起了招呼?

      这种种行为举动都透露着疑点,阿尼越来越觉得他有问题,甚至觉得自己等人可能已经遭到怀疑,这个人是来试探他们的。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亚伦停止了吃面包,不是吃饱了,是吃不下去了。

      试问一个冰山萝莉恶狠狠地盯着你吃东西,你真的能下咽吗?

      看来还是被误会了。

      亚伦无奈摇头,跳下矮墙,缓缓走近阿尼,“抱歉,吓到你了,我真的没有恶意。”

      亚伦一边礼貌地伸出右手,一边自我介绍道:

      “你好,我叫亚伦,亚伦·阿克曼...”

      亚伦自认为比起以前已经和善多了,当初在地下街时,与别人的交流,哪会有这么多废话,大多都是肢体上直接产生冲突,让对方用身体牢牢记住自己。

      可能是和菲兹待久了,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至于亚伦·阿克曼,是亚伦刚想出来不久的姓氏,既然阿克曼一族体质都是超人,那么假装是自己是阿克曼一族的,以后在别人面前,对自己强大的身体素质也好有个解释。

      然而,现实给予了亚伦一记重锤,他刚伸手说完自己的名字,面前的金发女孩触电般猛地退开,像炸了毛一样,盯着他的眼神更凶了!

      “呃...我身上有电吗?”

      亚伦懵了,自己也没穿棉衣之类的衣服啊。

      话音刚落,只见面前的金发女孩眼里的凶机更甚了,缓缓抬起手,将虎口放到了嘴边,作势就要用牙齿咬下去。

      亚伦眉头一挑,没有阻止,眼神怪异地看着她,心中大惑不解。

      她学我咬手干嘛?难道...

      亚伦投向阿尼的目光,从不解渐渐转变为怜悯,心中哀叹不已。

      哎...多好一女孩啊,可惜是个哑巴,只能学我的动作,通过肢体语言来试图让我理解,她也没有恶意。

      可我却没能在一开始理解她,引来了她的怒火,惭愧啊。

      既然如此,我也得回应一下才行。

      想到这,亚伦也抬起手,不顾疼痛,果断对着自己本就鲜血淋漓的虎口再度咬下!

      ???

      阿尼懵了,你在跟我比自残呢?

      但毕竟是久经磨练的战士,没一会儿阿尼就冷静下来,这人没有立即阻止自己咬手,看来这人可能并不知道他们三人身份,只是单纯的傻子罢了。

      想到这,阿尼松开了口,但牙齿已经将虎口咬出了印子。

      而亚伦咬完虎口,虽然很疼,但看到阿尼也停下了动作,且眼中敌意大减,他甚感欣慰。

      “咕~”

      一个不适宜的声音响起。

      阿尼愣了一下,秀眉微蹙,下意识捂住了肚子。

      昨天赶了一路,体力消耗严重,加上又过了一夜没吃东西,此时肚子自然是空空如也。

      见状,亚伦心领意会,拿出袋子里剩余的小面包。

      然后全部吃完。

      腾出手后,再从口袋摸出一袋牛肉干递了过去,微笑道:

      “宪兵团还要过会儿才会分发粮食,先吃点干粮充饥吧。”

      是正常人?

      看着递过来的食物,阿尼也没有客气,收了下来。

      与其推脱,让自己受到怀疑,不如顺势收下,毕竟收下是一回事,吃不吃又是一回事。

      见阿尼收下,亚伦伸出右手,面带微笑道:

      “亚伦·阿克曼。”

      阿尼迟疑了一会儿,同样伸出右手,冷酷地回了一句:

      “阿尼·利昂纳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