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在线观看免费

      班里的女老师们消停了,下面是男老师上场。第一个是物理老师,指着江奕:“昨天为什么逃课?”

      “我不是逃课,已经提前向班主任请假了。”

      “我批准了吗?”

      “需要吗?”我到一中的条件就是答应可以不上课,老师们都知道,也向班主任请过假了。难道就你不清楚?

      “不需要吗?”

      “需不需要的,你可以找班主任说一下。”是的,就是这个理。

      “江奕!”警告的意味很浓。

      “哎。”江奕轻快地答应着,熟人叫我,咋能不能回一句呢。刘伟乐呵呵地看着,就差直接开口问“啥时候轮到我”了。

      “你给我站到墙角去。”“我不给你。”

      同学们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哈哈”是对家长制下作为老师的公然嘲笑。

      “你以为你是谁?这里是一中,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

      “你以为你是谁?这里是学校,不是你逍遥法外的地方。”

      “哼,我不信治不了你。”物理老师是男的,比女老师多了一个手段。看着他走下了讲台,江奕斜眼瞄着:“怎么着,众目睽睽之下也敢违反学校规定?你敢动一下试试?”

      “你,”他动手了,不过只是指着江奕:“今天我就要告诉你什么是遵守学校规定。”

      “是吗?学校的哪条规定?”江奕现在身高170还多,已经和物理老师差不多,要是动手,还真不知道谁输谁赢。问题是,真要是到了动手那一刻,老师就已经输了。而江奕旁边同学不够善意的眼神,也让他多了几分忌惮,尤其是那个刘伟,从来都是喜欢没事找事、小事化大的。

      “不请假就旷课,这不是学校规定?”

      “校规在墙上贴着呢,自己去看。不识字的话,本班任何一个同学可以帮你。”这时候,已经有好事的学生在吹口哨了。另有一些学生在趁着物理老师背对着自己的时候拍着桌子。

      物理老师还真不敢去看,他轮值过班主任,知道学校规定的每个字。里面还真的有“超过1天需要向班主任请假”的规定,但是这种情况下,需要班主任告诉任课老师,或者在班级小黑板上留言。问题是,班主任或许是忘记了,加上物理老师没注意到小黑板。沸反盈天的教室,对学校的管理人员是最好的蜂蜜。还是那个老头过来了。

      “校长,这些学生太不像话了,尤其是那个江奕。”

      “我知道了。江奕你说说,怎么回事儿。”

      “我向班主任请假了。”

      “哦,我明白了。”这种误会一直都有,有什么好奇怪的。

      “校长,这样的同学目无尊长,觉得不能放过。”校长一直是秩序的维护者。

      “这件事,”校长说,“可能班主任没有及时告诉你,没什么,上课吧。”校长就这样走了。

      物理老师也走了。他知道,背后学生们将会怎么样嘲笑他。他还是第一次在学校里遇到一个把学校规定当成武器的学生,以前这些都是他拿来对付学生的工具,屡试不爽。今天,遇到一个不但懂法而且懂兵法的,所以他输了。

      物理化学不分家,钱英老师在办公室里玩呢。“怎么提前下课了?不容易啊。”

      “有个学生,真是,真是…”羞死人了差点儿说出口。

      “哈哈哈,你说的是江奕?”

      “你怎么知道是他?”

      “我们家老赵跟你一个待遇。”说完又是一阵笑,想象着赵童鞋的尴尬,成功地娱乐了一次。紧接着,复述赵童鞋的遭遇时,再次笑了一次。“你可不能把他怎么着了,这个江奕可是我的欢乐之源啊。”玩笑的意味有,警告的意味也有,看你怎么理解吧。

      “这个江奕,能有这种水平?听人瞎传的吧?”物理老师还是不信。

      “呵呵,我也曾经这么以为。最搞笑的是,他要是喜欢哪个老师,他就把那门课考得高一些;他要是不喜欢的,他甚至懒得答卷,故意拉低平均分。”紧接着,主动复述江奕在一中讲课的情况,再次笑了一次。“江奕这个人,你要是对他好,不对,你要是平等对待他,他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学生,甚至可以成为你的助力。”然后看了一下物理老师:“如果他把你当成敌人,嗯,英语老师,小赵童鞋的待遇,可以参考。”

      物理老师陷入了沉思。还好,他不是赵老师那么轴的人。

      第二天,物理老师破天荒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当然了,也是在“爱之深责之切”的前提下,对学生“提醒”的语气重了些,希望同学能够再接再厉、创造更好的成绩。然后,没了。连江奕的名字也没提起。江奕想了想,最近火气有点儿大,还是饶了这个老师吧。

      江奕脾气好,不代表小弟们不想玩。有这种机会,那还不赶紧抓住、奉旨捣蛋呀,开心扮酷还可以不用负责的那种。后果?有江奕呢。于是,物理老师很快就发现,各个平常不太表现的同学也开始故意大声说话、制造噪音,一两次还可以维持一下,多了就是老师的问题了。

      他生气地看着江奕,后者什么都没做。因为,他不去做什么,就是明确地做了。一帮魑魅魍魉,要是没有大神罩着,就可以出来危害人间了。于是,物理老师只能抬高了价码,下课之前正式地向江奕道歉。指明了事情的起因是自己没有收到班主任的通知,导致事情的误解,希望今后能够在班级小黑板上写清楚,以免继续发生。江奕无所谓,你高兴就好。

      物理老师想想,那些同学们估计不太满意,再加大点吧。“嗯,老师有时候也会有些急躁,以后请各位同学们也多提醒一下老师。”KAO,这以后的班级纪律还怎么管?带个“长”的都在心慌。

      “谢谢老师,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江奕接了一句。物理老师终于高高兴兴地回去了。到了办公室,重重地把书本砸在了办公桌上。

      “江奕,你这两天战果这么辉煌,哥们儿有空得庆祝一下啊,”富二代出场了,而且是主动找上来。“没问题啊,有几个算几个,看你的号召力怎么样,”江奕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信封,够用了吧。对于富二代,金钱基本上是他们唯一的倚重、力量的源泉,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所以,江奕如此按照常理出牌,瞬间就被认可了。

      好家伙,来了八九个,一看就知道是喜欢吃喝的。只是没有一个女生,有点儿掉面子。江奕笑了:“你这号召力也是一般嘛。高二高三那边就没有你的死党?”

      “高二高三也行?”

      “韩信将兵,多多益善。喝酒也是,越热闹越好啊。”

      于是,黄小杰来了,兖矿接上头了。高春华来了,市公安局有渠道了。众人也习惯了,资源互换嘛,你要是没有资源,那还谈什么?

      一番觥筹交错,一番相互打趣。二代们的生活果然丰富啊,早知道我就早点儿贴进去了,装也要装进去。怪不得后世说“干得好不如生得好,生得好不如嫁得好”,躺赢的生活,干嘛不要呢?饮料、啤酒,可着上,只要你敢卖我就敢喝,菜品才值几个钱,远远不够吓唬这帮子未成年的。

      “老板,买单了,”一把钞票递过去。“用不了这么多,多出了7张呢。”老板看着江奕今天有点儿反常。

      “别找了,剩下的先存着吧,你反正早就认识我了。”嗯,老板连连点头,每次都和不同的各色人过来,还有外宾的,能不认识你吗?“我这些朋友们要是来了没带钱,直接从里面扣就行了。”这逼装的,没法不让这些二代们胆颤。我是二代,花钱也得找一代要不是,你这是一代呀还是超级富二代?

      到底是第一次如此表现,江奕还是有些不适应,脚底都有些发软。年轻的胃,还是不如中年人那么皮实啊,百毒都试过。忽然想起了视频里很火的那个校长舞蹈,于是跟着广场上的音乐节奏跳了起来,自由舞,谁敢说咱喝醉了?

      “江奕,你行啊,这舞蹈跟谁学的?”

      跟谁学的,能跟你说是30年以后的人教的吗?“闲着没事儿,自己跳着玩的。”咱就是这么豪横。

      “哥儿们,赶紧地一起跳起来啊。”江奕少年聊发老年狂,第一次当上了领舞者,一帮子二代们跟着挥手、踢脚,不亦乐乎。

      大家鸟兽散了,时间还不算太晚,温度还不算太低。人们跳着、玩着,在深秋和寒冬到来之前的最后时间段里释放着。江奕想起了一句话:我站在人群中,孤独地像是P上去的。

      一阵吉他声传来,调调很像自己儿子每天晚上在练琴。吉他手也是,年龄和儿子差不多。“小伙子,弹得不错啊。”

      “你也会?小小伙子。”吉他手不开心了。小屁孩没事儿跑到这里充大头。看到江奕把一块钱硬币丢进去以后,才舒畅了一点儿。

      “不会啊,我…我有个室友会。不过我想有空学学。”

      “跟你室友学啊。”

      “他呀,有空的时候要回家,在学校的时候要学习考试。”嗯,像极了钱和时间的二元悖反。

      “这个,比较耗时间啊,一般人可是坚持不下来。”这是在等出价。

      “教会我弹这首歌,给你100块钱。”听起来不少,《铁窗的泪》应该够了,吉他手又看了看自己的武器。

      “有空带我去买把吉他。好点儿的。”听起来像个有钱的,有挖潜的可能。反正顾客也不多,闲着也是闲着。“那好吧,今天先用我那把凑合凑合。”

      江奕的手指远超过吉他手的想象,僵硬、乐感差。被吉他手骂了几次,有着四十好几心脏的江奕脸红了又红,后来还是忍了。70年代的小朋友,还没有接触手工玩具等,有的连魔方都没有玩过,农村的小朋友更惨,除了泥巴就是四角,练不到手指。

      为了双方都能忍下去,代价从100增加到200块钱,吉他手心里还觉得吃亏了。看这样子,这家伙要想学会,需要以月来计算了。

      等到吉他手收摊、江奕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了,摸着自己的手指,心里暗骂这个家伙。二姐却还没睡,在那里数着小钱。“小奕,今天赚了不少,给你买件衣服吧。”

      “买衣服无所谓,你去上会计学培训了吗?”会计学对各方面要求最低,小学文化就能上手。

      “去了,他们让我先学小学语文和数学。”貌似还没听懂字里行间的意思。

      “你去请两个扫盲的家教吧,待遇从优,我出钱。”

      “好啊,这样就可以看懂电视剧的字幕了。”好吧,就当给儿子看字幕学认字了。

      “姐姐,你现在是19岁了吧?“

      “20多了,怎么了?”这句不搭的话,倒是让姐姐有些意外了。

      “别急着找男朋友啊。人家城里人都是很晚结婚的呢。”

      “少在那儿瞎说。晓霞不是也没结婚呢吗?”

      “晓霞已经有婆家了。你先不要找婆家。”

      “少在这里贫嘴。你的…作业做完了吗?”姐姐拿出当家长兼老师的样子。唉,可惜了这个文盲。

      看来该撮合一下这个姐姐和前世的姐夫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