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app色板旧

      天启六十六年九月八日;

      朱由校乘坐着安妙依驾驶的云锦飞舟,飞速往大明宫赶路。

      大海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辽阔,浩浩汤汤,一望无际,横无际涯。海水与天空合在一起,分不清是究竟是海还是天。

      那清爽的潮湿的带着淡淡的海腥味的海风,吹得朱由校火红色龙袍随风飞扬。

      就在朱由校欣赏着这方世界美丽的景色的时候,杀机已经悄然到来。

      尽管朱由校只有元婴期二层的修为,但是天帝经该功法是全面的提升,法力、肉身、神识、灵魂等等。

      “安妙依,停一下,有几个人来找我们麻烦了”

      朱由校沉声道。

      朱由校的口气让安妙依大惊,

      “是,陛下”

      “等会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这几个人朕来处理”

      “嗯”

      “出来吧,鬼鬼祟祟跟了一路,这波澜壮阔的大海很适合你们埋葬”

      朱由校对着空着某一处寒声说道。

      真是一群不怕死的东西。

      “宗主,被那小子发现了,我们要出去吗?”

      “应该是黄风你刚刚操纵隐罗衫泄露了法力,才被那小子察觉到,这小子不是善茬,等会一起出手,不要留有余地”

      “是,宗主”

      这位叫黄风的修士是元婴中期四层的修士,天罡宗第四长老,而刚刚发布命令的则是天罡宗宗主杨舟子,元婴后期九层巅峰修士。

      “哼,大言不惭,区区元婴初期二层修士也敢大放厥词,哪里来的勇气?”

      杨周子轻蔑到,然后收起了隐蔽性极品法宝隐罗衫,一行四人赫然现身,还有两个元婴初期三层修士。

      安妙依一点没慌,她可是亲眼看见朱由校屠杀了化神初期巅峰的玄道子,这些人只是来送灵石的。

      但是安妙依也认出来了这几人是谁。

      开口道:

      “陛下,这几人是天罡宗的,元婴后期九层的修士叫杨周子,是天罡宗现任宗主,其余几人是天罡宗的太上长老。”

      “元婴中期的名唤黄风,一手控风之术,在同阶也算厉害,至于其他几人,臣妾就不知道了”

      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

      “等会你应付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这两人朕来处理”

      杨周子见朱由校第一时间没理他,感觉受到了侮辱,狠声道:

      “小子赶紧把储物戒子交出来,然后分出一缕魂魄,臣服于天罡宗,不然定让你修为一朝化为东流水。”

      不待朱由校回复,黄风也讽刺道:

      “区区一个元婴二层的修士,安妙依你也对他如此恭敬,还不如臣服于我呢,这傻小子还自称朕,哪里来的土鳖皇帝,还敢大言不惭对抗我与宗主”

      朱由校冷冷的看着两个人,仿佛像在看死人一般,沉声道:

      “逞口舌之力?你们天罡宗不是还有一个元婴后期的太上长老吗?怎么不一起喊来,朕一起解决了,好去接手你们天罡宗的地盘”

      “狂妄,本宗主在说一次,交出身上所有财货,然后献出一缕魂魄,加入天罡宗,不然,今日就是你身死道消之日”

      朱由校懒得跟他们废话,对着安妙依说道:

      “牵扯住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朕一会就解决了”

      “猖狂”

      黄风大怒,然后直接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宝风尘扇,其余几人见到黄风要动手,也是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欲要一击必杀。

      安妙依元婴中期六层,也祭出了自己的法宝,沧海剑,瞬间牵扯住了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

      而朱由校则是手握玄道子储物戒子中的极品飞剑法宝,冷冷看着杨周子与黄风二人,

      “朕让你们先出手”

      “真是一个无知无畏的后生,竟然你找死,那本宗主成全你,黄风动手”

      杨周子基础一个类似于番天印的法宝往朱由校砸来,而黄风也是催动这风尘扇,施展自己的最强一击,欲要毕其功于一役。

      这两人的攻势犹如排山倒海般像朱由校涌来,要是普通元婴初期的修士根本无法抵抗,但对朱由校来说就是过家家一般,与玄道子比起来差远了。

      朱由校一剑横空,剑气四纵,宛如绝世剑仙一般,又如绝世帝皇,霸气凛然,无数剑气浩浩荡荡向杨周子与黄风涌去,不仅尽数化解了二人攻势,剑气还直击二人。

      杨周子与黄风大惊,这剑气的威力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抵挡,连忙祭出自己的最强防御法宝,才堪堪抵挡住这一击。

      两人惊恐交加,这是自己的最强防御法宝啊,上品法宝,竟然抵挡不住对方的剑气,这是何等的恐怖?

      元婴二层的朱由校,施展出‘剑荡八荒’威力是更上一层楼,威力早就超出了元婴后期巅峰,虽然没达到化神初期的威力,但是也不远了,岂是这两人可以想象的。

      杨周子二人见到剑气环绕的朱由校,吓得直接逃跑,哪里还管那两个元婴初期的队友,直接卖了,死道友不死贫道。

      朱由校见他们欲要逃跑,根本不给他们反抗的机会,元婴催动天帝经,施展出最强一击,两道剑气直接锁定二人。

      二人大惊,这剑气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直接果断放弃肉身,元婴飞出来欲要逃跑。

      对他们来说只要能活下来就行,元婴回到宗门还能夺舍资质绝佳的弟子,活着最为重要。

      朱由校见他们放弃肉身,早有准备,蓄势已久的剑气早就等着他们元婴出来。

      杨周子二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肉身元婴一起被朱由校剑气砍成两半。

      朱由校大手一挥,拿着二人的储物戒子,然后对着两个元婴初期的修士一人施展一道剑气,安妙依在两个元婴初期的围攻下虽然没有败退,但是招架起来也十分不容易。

      天罡宗二人早已经看见了他们宗主与第四太上长老被朱由校击杀,欲要开口求饶,但是朱由校没有给他们机会,直接击杀。

      战斗的时间不到短短一刻钟,朱由校就直接击杀四人。

      拿着四人的储物戒子储物袋,朱由校暴力的把上面的神识抹去,然后查看都有些什么。

      而安妙依收起了自己的本命法宝,然后祭出云锦飞舟,轻声道:

      “陛下,还请上舟再行查看”

      “好”

      ...

      ...

      PS:求推荐票月票==谢谢大家今天的票票==拜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