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看黄色片

      张文松说的没错,六班的学生各个都是好苗子。

      当然,除了她以外。

      任书敏在埔中待了一个星期都没见到过六班有人在课间闲谈嬉闹。

      “任书敏?”

      正趴在课桌上发呆的任书敏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她抬头。

      “我们班有任书敏这个人吗?”正在发作业的刘淇看着本子上陌生的名字感到疑惑。

      “我在这。”任书敏无奈地举起胳膊,这已经不知道是这周第几次有人说这句话了。

      刘淇循声望向坐在最后一排的女生,她隐约想起那个女生好像是上周从S市刚转来。

      “再过一段时间大家就熟悉你了。”坐在任书敏旁边的林思思小声安慰她。

      任书敏冲林思思笑了笑:“没事。”

      她打开作业本,还是一如既往的满面红叉。

      像她这样成绩不好、长相平凡、甚至连名字都很普通的人,哪怕到毕业都不被人记住她也不感到稀奇。

      但……任书敏抬眸朝她两点钟方向望去,目光停留在秦旸空荡荡的桌椅上。

      林思思跟她说过秦旸是六班学习成绩最好的人,但她却觉得秦旸是除了她以外,与这个班级最格格不入的人。

      每节课的下课铃声一响,秦旸永远是最先踏出班级的人,然后他每次总能卡着上课铃声的前半分钟悠哉悠哉地回到班级。

      “思思,秦旸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任书敏好奇道。

      “秦旸?!他不是人,”林思思毫不犹豫道,“他是神!”

      任书敏突然想起了那天她第一次见到秦旸时的画面,他逆光站在那的时候确实很像是从天而降的神明,让她误以为是上帝派来拯救她的。

      “秦旸一直是我们班雷打不动的第一名,他也是我们班最爱玩的。他几乎每节课下都会去楼上找他两个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他们都在十四班、那也是个尖子班,”林思思停下手中的笔对任书敏继续说道,“秦旸不但讨老师喜欢,也讨很多女生喜欢,毕竟他那长相……”

      林思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坐在任书敏前面的路雅岚出声打断:“林思思,你声音能不能小一点。”

      说完路雅岚还剜了任书敏一眼,像是在无声地告诉她,因为她是新来的所以才不和她计较。

      被路雅岚这个大嗓门一喊,林思思倒是引来了许多同学不悦的目光。

      “对不起啊……”任书敏有些歉疚,她不该打扰林思思学习的。

      “没事。”林思思狠狠地瞪了眼路雅岚的后背,然后她从桌肚里扯出一张草稿纸在上面悄咪咪地写下了一行字。

      林思思把草稿纸推到任书敏面前,任书敏看着纸上那行字又看了眼路雅岚。

      “真的?”她掩嘴小声问道,

      林思思如小鸡啄米般不停地点着头。

      她喜欢QY。

      任书敏看着纸上“她”这个字眼突然有种被人窥探到秘密的不安,她慌乱地把稿纸折起来塞进自己的桌肚里。

      任书敏对林思思正声道:“思思,快上课了。”

      她话音刚落,秦旸正好不紧不慢地走进教室。

      “秦旸,你打球去了啊?”秦旸的同桌张超开口问他。

      秦旸抬手把遮在额头汗津津的碎发随意往后拨了拨,他拍了下张超的肩,说:“嗯,给我两张面纸擦汗,我纸用完了。”

      “我找找看。”张超开始翻书包。

      任书敏看见秦旸干净利落的下颚线上凝着许多汗珠,她下意识的把手揣进自己的外套口袋里,里面有一小包还没拆封的纸巾。

      “靠,我纸去哪了!”张超把书包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面纸。

      任书敏收紧握住纸巾的手,她抿了抿嘴,踌躇着要怎么开口把纸巾给秦旸。

      “秦旸,”坐在她前面的路雅岚甜甜地开口,她递了包封面印有蓝色碎花的纸巾给秦旸,“我有纸巾,用我的吧。”

      秦旸侧身。

      任书敏突然感觉手里握住的纸巾如烫手的山芋一般,她倏的一下从口袋里抽出手。

      “书敏,你怎么了?”林思思被任书敏的举动吓一跳。

      “没事……”如蚊子一般的声音。

      秦旸瞟了眼路雅岚后面的……任书敏,他看她都快把头埋进作业本里了。

      像只鸵鸟一样。

      “谢了。”秦旸接过纸巾语气礼貌且疏离。

      任书敏看秦旸从纸巾包里抽出一张面纸后轻轻皱了一下眉头。

      “路雅岚,请问一下你的纸巾是什么味道的啊?”任书敏凑上前小声问前面的人。

      “就正常的花香味啊,”路雅岚把身子往前靠了靠,头也没回道,“行了别说话了,要上课了。”

      任书敏掏出口袋里的纸巾。

      她在想他会不会喜欢用薄荷香味的纸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