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为什么找不到了app

      “臣不敢,以身殉情是成全臣爱慕郡主的情意,也是对陛下的敬畏和对您旨意的准守。如果法理不能容情,那臣以身殉情,只当对得起陛下和郡主了。”

      说完慕景烨就起身,一脸悲壮的往柱子撞去。

      凌芷霜下意识的起身想阻拦,却只能拉住一片衣袖。

      在场的文武官也不是摆着好看的,都是一群大老爷们,怎么可能拦不住一个半大的少年。

      他们慌乱的阻拦下想要寻死的慕景烨。

      皎玉公主跌坐在地,满脸的泪水。

      她不知道该伤心什么,是应该伤心慕景烨对凌芷霜的痴情,还是应该伤心她刚刚差点就逼死了慕景烨。

      她吸了吸鼻子,乖巧的跪坐在地上,对皇上说道:“父皇,此事是儿臣莽撞了,儿臣不喜欢世子,只是觉得悲愤。”

      她一字一句说得咬牙切齿:“觉得可能是凌芷霜故意带走世子,故而出手责打。于情于理不和,儿臣错了,请父皇责罚。”

      凌芷霜回头去看皎玉公主。那被宫墙保护好的公主,在面对心爱人的以死相逼之下,终于放下了她的骄傲,被迫承认她并不喜欢慕景烨。

      她也不知道这件事会发展成这样,她不是很想皎玉公主就这样放弃喜欢慕景烨了,她还要靠皎玉公主利用自己的权势,利用自己的长处被迫或者勾引慕景烨呢?

      她有点迷茫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抬起头。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不太正常,这种场景,不像是一般的正常人能推动的。

      随后,她看见埋头痛苦想要寻死的慕景烨,突然觉得自己还是蛮正常的,毕竟慕景烨比她不正常多了。

      大殿里乱成一团,皇上揉了揉眉心,试图冷静下来。揉完眉心之后,他发现这种情况下能冷静下来的是神。

      就抓过桌上的香炉往地上一扔:“闹什么闹?”

      皇上这一发声,周围都安静下来。

      凌芷霜跟着慕景烨退下了。

      “公主无状,责打郡主,是为大错,反省三月。凌将军护卫有功,赏夜明珠两颗。如此,许卿可满意?”

      许卿就是刚刚要死要活的文官,他见皇上都松了口要惩罚公主了,也就不多纠缠,说道:“陛下圣明。”

      “扶郡主回去休息,大病初愈,就别在这里吹风了。让御医给郡主看看脸。”

      皇上对凌芷霜说话柔和了些许,转而对皎玉公主就严厉了许多:“带下去。”

      “是。”

      有宫女上前,把失魂落魄的皎玉公主带走了。

      也有宫女上前,轻柔地扶起凌芷霜。

      凌芷霜礼数周到的对皇上行礼后,走了。

      她需要想别的方法,去解除她和慕景烨的婚约。

      “都退下,留下世子和朕说话。”

      大臣们心生好奇。

      在好奇也不敢多留,都麻利的离开了。

      等大臣们离开后,皇上瞥了一眼慕景烨,见他还在“悲痛欲绝”,就说道:“别装了。”

      慕景烨爬了起来,对皇上说道:“还是陛下圣明,一眼就看出臣在伪装。”

      这句话有些无礼了,不过皇上不太介意。他介意的另外一点。

      慕景烨非要娶凌芷霜,不喜欢皎玉公主,真的是对凌芷霜心动?还是因为别的原因,凌高寒可是掌握军权的。

      “你就这样喜欢郡主吗?”

      这句话,让慕景烨惊醒。

      差点大意了,他面前的这位皇上,就算再柔和,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皇上。

      “臣喜欢郡主。”慕景烨掂量着答道:“之前的喜欢是因为皇上把她许配给臣,臣相信皇上的眼光。”

      “如今呢?”皇上被慕景烨的话说动了。在皇上看来,他的几个孩子都不如慕景烨懂事温顺。

      慕景烨不会违抗他的所有命令,可今天却为了一个女人公然说要抗旨不遵。

      这让皇上很愤怒。

      “昨日生死一线,郡主豁出命去救我,我的命已经给了郡主。臣愿意为陛下尽忠,但郡主舍身救臣,这份恩情不得不报,请陛下谅解。”

      皇上那一点怀疑被慕景烨的话拍散了:“你和老王爷一样,都是重情重义的人。他当初也因为你的母亲,辞掉了前线将军的职位,回家做一个闲散王爷,可惜,你母亲还是……”

      慕景烨嘴角往下撇。

      皇上见慕景烨伤心,就没有继续多说,而是示意他过来。他从桌上拿了折子,推到桌边:“今日遇刺一事,是有人刻意埋伏。”

      陷阱这些都有了,怎么可能不是刻意埋伏。慕景烨这半天也在想,到底是谁出手,太子?还是别的皇子?

      “很可能是前朝余孽……”

      “什么?”慕景烨快速的翻阅手里的奏折:“前朝余孽都由臣追查,如今突然冒出一个。”

      他额头渗出些冷汗,脸上的惶恐之意不像是在作假:“皇上恕罪。”

      “无妨。”皇上拿过茶杯,看着慕景烨下拜,微微颤抖,也不好过多训斥责罚。

      “前朝余孽总是十分狡猾,你查不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慕景烨翻阅着手上的折子:“东临川?”

      “是。你可知道他是谁?”皇上枯瘦的手,搭在椅背上,眼睛放光。

      慕景烨合上手里的折子:“知道,前朝四皇子。近年来查出的很多人都是这位前朝四皇子的联络人,或者属下。”

      “臣追查多年,都没查到书这人的行踪,此时差点叫他误伤陛下,请陛下降罪。”

      皇上摆摆手:“说那么多废话,朕叫你来不是为了降罪的。这些前朝余孽为了复朝,蛰伏很深,你有再多的心眼,不过也只是个小孩,能如何。朕叫你来是为了让你去处理这些前朝余孽。”

      “这件事交给你全权办理,记得要隐秘。实在是不能隐秘,就告知禁阁的人,务必要严查。”皇上想来想去,还是把这个机会给了慕景烨。

      他对他的那几个孩子不放心,到头来还是得交给慕景烨才行。

      “臣遵旨。”

      “出去吧。”

      皇上摆了摆手:“让我清净些。”

      慕景烨拿着折子,脚步沉重的走出了大殿,刚出门就差点站不住脚,踉跄了一下。

      要不是守门的侍卫动作快,他就要屈膝伏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