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视频

      “没有找到徐松。莫非徐松不在魏国公府?”朱厚照喃喃自语道。

      旁边的徐俌此时要神气多了,他冷笑道:“殿下。老臣都已经说了,徐松不在我府上。您还强行闯入我府上。这件事我会上奏朝廷,让皇上为我主持公道的。”

      朱厚照没好气地说道:“魏国公。此事还没完呢。不要妄下定论。”

      说完,朱厚照看向了徐俌旁边的魏国公府的管家徐俌,说道:“徐管家。我问你。徐松究竟在不在府上?”

      徐福回道:“禀殿下。徐松并不在我们府上。”

      朱厚照听了,上前两步,将手里的尚方宝剑搭在了徐福的脖子上,威胁道:“我奉劝你说实话。你如果现在招了,我饶你一命。如果你胆敢说假话,我立马咔嚓了你。”

      “殿下。您这是屈打成招呀。就算他违心地说在府上,又有何用?”魏国公徐俌说道。

      “你给我闭嘴。”朱厚照冲着徐俌怒吼道。

      然后动了动手里的尚方宝剑,徐福感到脖子上一疼,显然是尚方宝剑刺破了他的脖子。

      他自然是知道徐松前来府里躲藏的。就是他将徐松安顿在了府里。

      当听说朱厚照带着大队人马直奔魏国公府时,徐福就命人将徐松送到了魏国公府的一处暗室里。

      魏国公府经过几代公爷的改造。暗室、暗道都有,以备不时之需。

      朱厚照本身是皇太子,手里握的又是尚方宝剑。杀了自己,如同杀了一只蚂蚁一般。

      更何况徐福知道徐松就在魏国公府里。事后查清,那么自己就是白死了。

      在朱厚照这番威胁之下,徐福的心理防线立马崩溃了,他说道:“殿下。徐松的确是在府上。他就在马厩旁边的暗室之中。”

      这番话一出,魏国公徐俌险些瘫倒在地上。多亏旁边的徐奎璧眼疾手快,将他扶住。

      朱厚照也没理会魏国公徐俌,就同众人押解着徐福前往马厩旁边的暗室。

      钟虎带着人进入暗室,将躲藏在里面的徐松逮了个正着。

      徐松见朱厚照都能找到魏国公府,自然是知道事情已经彻底败露。还未等到朱厚照讯问,就直接招供了。

      不仅将柳三躲藏在溧水县说了出来,还把徐天赐率人前往溧水县找柳三也一并招了。

      朱厚照一听,忙命刘云率人赶往溧水县,争取抢在徐天赐之前找到柳三。

      刘云当即率领手下骑上快马,就离开魏国公府,出了南京城,直奔溧水县城。

      朱厚照命人押解着徐松,就打算离开魏国公府。

      看着一副失魂落魄样子的魏国公徐俌,朱厚照不阴不阳地说道:“希望刘云在徐天赐杀了柳三之前找到柳三,否则徐天赐也只能是死路一条。至于咱俩之间的账,过后咱们再慢慢算。”

      说完,朱厚照就离开了魏国公府。

      魏国公徐俌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失败了。他十分认可朱厚照的话,命徐奎璧赶紧赶往溧水县,通知徐天赐不要杀柳三。争取在徐天赐动手前制止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徐天赐千万不能杀了柳三,否则自己的这个儿子就不保了。

      徐奎璧自然知道此事重大,他当即带上几名有些功夫的家丁,也是出了南京城直奔溧水县。

      抓到徐松,令事情有了重大进展。其实事情到了现在,事情已经定了下来。美膳楼泻药事件,魏国公府难辞其咎。

      至于柳三,已经不重要了。但是,如果徐天赐杀人灭口,将柳三杀了的话,那将是另外一件事情,涉及到魏国公的二儿子的生死。

      此时,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了朱厚照手里。

      拿下了魏国公府,那么自己就掌握了整个南京城、乃至江南地区的局势。

      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朱厚照就高高兴兴地回皇宫了。

      溧水县位于应天府的中部,元代叫做溧水州。洪武二年降为县。东南有东庐山、南面有石臼湖、西边连着丹阳湖。秦淮水别源出自这里。

      徐天赐及家丁出了南京城,就直奔溧水县而来。

      在他看来,将徐松藏在魏国公府里。朱厚照及其手下即便是猜到了徐松在魏国公府,也不敢贸然向魏国公府要人,更不敢进府搜查。毕竟无凭无据是不能这么做的。

      要知道太子朱厚照刚刚强行搜查有朋居,毫无所获。要不是刘云及时赶到为其解了围,太子朱厚照的脸丢大了。

      有了前车之鉴,他岂能再鲁莽行事。

      找不到徐松,就不知道柳三的确切位置。那么寻找柳三无疑是大海捞针。

      因此,徐天赐并不着急赶路,只是按照正常的速度奔向溧水县。

      到了溧水县城,已经是下午了。

      徐天赐并没有急着去县衙找柳三的表哥。而是先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打算第二日一早再去寻找柳三的表哥。

      在客栈安顿完毕,徐天赐等人并没有在客栈吃饭,而是前往溧水县最好的酒楼。

      说来也巧,徐天赐一行赶往酒楼的途中,被人认出来了。

      这个人是应天府府衙的一名小吏,奉应天府尹武雄的命令,随同王守仁前来溧水县清查冗员问题。

      作为应天府府衙的人,对于南京城内有头有脸的人,那是认识的。

      他看到徐天赐,感到十分意外。他怎么会来溧水县呢。莫非他是来查案的?

      可是徐天赐穿的是便衣。如果是锦衣卫办案的话,根本不会穿便衣。

      带着疑惑,这名小吏将徐天赐秘密来溧水县一事告诉了带队的王守仁。

      王守仁虽然有着古怪的想法,有些行为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可是他为人正直,作风正派,对带着的这些人也十分关心。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大家对王守仁佩服地五体投地。

      这名小吏自然也成为了王守仁的粉丝。

      他知道太子朱厚照与魏国公徐俌不对付。而王守仁是朱厚照带到江南的。

      因此,这名小吏就马上把徐天赐秘密前来溧水县一事告诉了王守仁。

      王守仁听了,立马感觉到这个徐天赐行为极为诡异。他当即安排太子朱厚照拨给他的两名武功高强之人,前去监视徐天赐一行,看看他们究竟是为何而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