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韩冲只觉丹田之中多了一物,内视之,为一青色剑丸,张口吐出,如同一青光宝珠,仿佛前世今生相伴相生,剑丸欢快地围绕着他上下飞舞。

      “好宝贝!化剑!”

      伸手一抓,将之握于手心,精气注入其中,剑丸立时化作剑柄,青色剑身延展而出,剑长七尺,青光蒙蒙,宛如韩冲之前所放斩妖剑气一般。

      此刻洞门未开,虎穴之中还余有数十妖物,看到黑虎妖王身陨,均是惊惧相内遁逃躲避,然却只见韩冲手持青锋踱步而来,俱都龇牙咧嘴,妄图作拼死一搏。

      虎牙山妖物鱼肉三县百姓,若不清剿,他日难保不会出现第二只黑虎妖王。

      抬手挥剑一甩,一道斩妖剑气挥洒而出,然则此剑气竟比之先前所放出剑气还要犀利甚多,应是由清明剑加持缘故。

      一声长啸,韩冲持剑杀入群妖之中,或是以清明剑本体斩之,或是随手挥出斩妖剑气屠之,两者一实一虚,相得益彰。

      而随着血影之蛇吞噬黑虎妖王精血之后的反哺,韩冲身中气血愈加激昂,数十头妖物竟有种被单人独剑压着打的感觉,实在无心再战,仓皇逃窜。

      突然之间,韩冲直觉浑身每个毛孔都突然封闭,游荡在全身的武者真气俱都朝丹田之中涌去,汇作一团,而后轰的一声膨胀而开。

      真气竟尽数消散虚无,正当韩冲犹疑之际,一缕乳白色真气仿佛嫩苗破土一般而出,取而代之。

      先天真气!韩冲只觉得这缕先天真气虽然数量趋少,但给韩冲带来的力量感却难以忽视,竟能与体内精气分庭抗礼。

      浑身气血愈加沸腾,气力仿佛无穷无尽一般,速度和力量暴增两倍有余。

      韩冲整个人化作一道白影,纵然刚刚有十余头小妖朝着洞口方向奔逃,但却片刻功夫便被他追上。

      数十头小妖在盏茶功夫内被韩冲扫荡一空!

      最后来到那洞口近前,先天真气运足在臂,配合着清明剑,韩冲竟将此厚重石门三剑切开,轰然倒塌,一个闪身,来到洞外。

      为妖者并无错,但黑虎妖王位列沛俊府四大怨王,定然是与之勾结,而其座下小妖为虎作伥,死得其所。

      但韩冲还是挖了一个大坑,将所有妖尸投入其中,以火焚之后掩埋,尘归尘土归土。

      只是没能在此黑虎洞内发现财宝,应是已被其进献而出,沛俊府终于荡清。

      但韩冲的眼光却是望向了北方,允州府所在,一场更大的凶险如同漫天黑云,等待着吞噬阻挡它的一切。

      韩冲休息了一夜,第二日清晨,一道青色剑光冲天而起,眨眼间刺入百丈高空,朝着沛俊府方向疾驰而去,拉出一道白色云痕。

      御剑飞行!

      这却是韩冲梦寐以求的仙法,一直以来,案件接连爆发,地煞秘术均有其重要作用,再加上没有趁手灵剑。

      直到今日,他才终于如愿以偿,学得御剑术。

      踩剑飞空,地面山峦村镇极速后退,天风呼啸,一日之间可游遍千里之地,疾哉快哉。

      晚间,压下剑光,青光闪过,韩冲已落于府衙之中。

      “来着何人?”两名留守校尉提剑闪身而出喝问。

      “是我,韩冲。”

      “原来是韩上尉,您可回来啦,午时,州司来信,急招您前往呢。”一名略胖黑衣校尉赶忙掏出怀中信札递将过来道。

      “哦?这么急?”韩冲睹之,却是宁上尉之信,言曰游击将军大人之令,命韩冲三日内赶到州司报道,其余一概未提。

      “好吧,我知道了,你等看管好府衙,我明日便往。记住,若遇到强大妖物,万不可莽撞,即刻来州司寻我。”

      “遵命!”

      韩冲走壁而出,朝分司赶去,寻得明真。

      “韩施主,你这是?”明真正在房中静坐,听到院中有动静,推门而出。

      “州司命我即刻前去,小师傅可陪在下一齐去否?”

      “自然,小僧愿往。”

      韩冲微微一笑,拉住明真,架起飞剑,直冲云霄。后者面色微惊,一个劲的口念阿弥陀佛,一日之间,二人便赶到了允州城外。

      却见,允州城地处三山两江,四周皆有易守难攻之关隘,然而州城四门却均是大门紧闭,其外各有百姓被拦之在外。

      韩冲二人落于南门,已至第二日辰时,步行来到城郭之处。

      一路走来,诸多百姓衣衫褴褛,晚间睡卧荒草之上,竟是以草根树皮等充饥,饿死之人亦有不少。

      咯吱咯吱,城门吊桥缓缓落下,众多百姓纷纷起身,争相向城门处涌去。

      然而百人官军却是在城门口布置木刺栅栏,将百姓们拦住,有一八字胡军门来到门前喊话道。

      “安静,刺史大人有令,近日允州各郡县有乱民暴动,缴纳良民费方可入城,今日之良民费为纹银一两,若有不愿缴纳聚众闹事者,格杀勿论。”

      一石激起千层浪,数千百姓顿时哀嚎一片,举起手中拐棍和烂碗抗议连连。

      韩冲却是听了明白,原来昨日之良民费乃为半两,百姓们食不果腹,本就没有银两,今日竟涨至一两之多,足抵一户人家半年口粮。

      简直混账,这允州刺史时逢乱民暴动,居然不思抚慰百姓,还设置如此高之良民费,这简直是要把百姓们活活逼死,也怪不得各郡县出现暴动。

      就算缴纳了良民费入城,进了城中,还不是露宿街头,难逃饿死命运。

      “韩兄,怎么办?可不能眼看着这些官吏欺压百姓。”明真抬头看向韩冲说道。

      “嗯,放心,我自有办法。”韩冲点点头沉声答应。

      正当百姓们一筹莫展,又不愿离去之时,突然只见得,那几只木刺栅栏竟突然凌空飞起,朝着护城沟里落去,门户大开。

      “混蛋!怎么回事?”八字胡军门惊怒喝问道。

      也不知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句,乡亲们快冲啊!数千百姓纷纷朝着城门之中冲来。

      “快拦住他们,冲击城门者格杀勿论!”

      众多官军拔刀相向,在八字胡军门的喝令下,就要砍杀百姓,却突然手中一空,只见自己手中的横刀竟然不翼而飞。

      明真只见韩冲双手散发着白光,一柄柄长刀凭空浮现,被其抓在手中,而后仍在地上,眨眼间已有数十柄之多。

      百姓们看到官军手中长刀不见,不再惧怕,狂涌着朝城门中奔入。

      也不知怎么,那八字胡军门突觉人潮之中有什么东西将他绊倒,他好歹也算后天二流高手,竟被人群踩踏致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