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皮警告

      宣城!坊市!

      金鳞、媚乐、金强正在闲逛,他们一边说笑着,一边采购必需品。

      “喂!”一道少女的娇呼声传来。

      也许是附近太过嘈杂,他们三人并未留意。

      依然说笑着继续行走。

      突然,三人同时停下脚步,因为一道鹅黄色的身影,挡在了他们面前。

      “喂!我刚才叫你们,你们为什么不理我?”

      少女双手叉腰,杏目圆瞪,正是叶宗的叶晴儿。

      曾经参加过通元义卖会的叶宗少女。

      金鳞抬起头,只见眼前人儿身材高挑纤细,身高与自己不相上下。

      少女留有一头乌黑的秀发,长发披散于肩后,头顶插戴着一朵洁白的小花。

      她身穿一件鹅黄色长裙,洁白细长的脸庞之上,眉似远山黛,眼如秋波横,生的是万种风情惹人疼,确是出落的美丽大方。

      金鳞心中一惊!

      他惊的不是少女的盛世容颜,而是因为他体内的火种开始摇曳起来。

      “这少女有古怪,鳞儿你要小心。”炎老的声音在心中响起。

      “敢问姑娘,因何事阻拦我等?”金鳞客气道。

      虽然少女举止唐突,但却并未让金鳞生出讨厌之感。

      少女正要说话,便见一名身材高大的少年,拨开人群,气势汹汹地向着金鳞走来。

      这名少年名叫叶度,叶晴儿的堂兄,他身材高大,四肢强壮,看上去生猛异常。

      “这整片坊市,都是我叶家的,你脚下所站的青石,也姓叶。

      晴儿妹妹将你们拦下,是抬举你们,你们仔细听着就是。”叶度显然是嚣张跋扈惯了,否则这么不要脸的话,怎会说的如此熟练。

      “呵呵!我当是谁?原来是叶家的二公子。”

      媚乐上前一步说道:“据我所知,这片坊市,可不全是你叶家的,我们飞花门和通元商会也有入股的。”

      “你……!”叶度一时无语,他刚才只顾看金鳞,没有留意媚乐和金强,否则就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

      “怎么?你想打架吗?”媚乐说完就捋胳膊搭膀子,摆出一副干架的姿态。

      叶度见媚乐不好欺负,于是又看向金鳞。

      “我要跟他打。”

      显然叶度是想欺负金鳞,因为金鳞的战力是元婴后期,而叶度的战力则是出窍初期。

      金鳞与媚乐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他刚突破不久,正准备找人试试深浅。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自动撞到枪口上。

      叶度大喝一声,灵力光子暴涌而出,堪堪达到了2500枚之多,他欺身上前,打算凭借身体和战力的优势,将金鳞压制。

      只见他右拳直击金鳞面门。

      金鳞左臂抬起,左肘上扬,叶度的右拳便径直击打在他左肘之上,拳肘相击,自然是拳头吃亏。

      叶度拳头吃痛,瞬间收回,同时又本能的甩出一记鞭腿,向着金鳞扫去。

      金鳞右膝抬起,小腿下垂,轻松化解掉了叶度的鞭腿,这这一膝一肘的技法,正是源于其先前所学:泰拳。

      他要在这次比试之中,好好领悟一下先前学到的战技。

      叶度打定主意,一定要让金鳞吃瘪。

      于是,他的拳头像雨点一般,疯狂地洒向金鳞。

      只见金鳞不慌不忙,利用小臂、手肘轻松地化解着叶度的攻势。

      如此这般,叶度的攻击均是无功而返,攻势顿时便有些滞缓。

      “轮到我了。”

      金鳞话音刚落,便用力跳起,一记冲顶膝,直击叶度头部。

      叶度哪里见过这种攻击,慌忙之间,双掌交叉,护住上身,同时向着攻向自己的膝盖压去。

      金鳞嘴角微微上扬,又是一记肘击向着叶度头顶袭来。

      叶度本想分出一掌,抵御肘击,但若如此,仅余一只手掌,根本无法化解冲顶膝的强大力道。

      这招冲顶膝配合着肘击,施展出来,当真是难以破解。

      就在这进退维谷之际,叶度猛然咬牙,将头部弯向右侧。

      他竟然想用左肩,生生硬扛金鳞的一记肘击。

      “嘭”叶度左肩被击中,麻痹感瞬间传遍了全身。

      当然,金鳞并未催动不灭体,而且他也保留大部分的实力,否则叶度早已落败。

      金鳞见到一击得逞,哪里还再犹豫,边膝、肘扫、左右摆拳,全部疯狂地砸在叶度身上,最后又施展了一记后蹬腿。

      叶度身躯遭此重击,倒飞而出。

      “嘭……!”他高大的身体,轰然倒地。身体之上,竟然已是伤痕累累。

      金鳞轻拍手掌,拂去黑袍上的尘土,正欲转身离去。

      却看见倒地的叶度,缓缓爬起,口中艰难地说道:“比赛……还没有结束。”

      说完,其双手一震,一把短刀,一面圆盾便出现在了手中,竟然是一套武器。

      刀盾之上散犹自散发出微弱的白光,赫然是一套下品高阶武器。

      “叶度,你以为凭借一件下品高阶武器,就能弥补我们两人之间的差距了吗?你敢不敢打个赌!”金鳞开口道。

      叶度没有料到叶凡会突然打赌,但此时他也不能表现出丝毫地胆怯。

      于是大声说道:“怎么个赌法,你尽管说来。”

      “很好,就赌一万两白银如何?”

      “赌就赌。”

      叶度说完,脚下猛然发力,身躯似猛虎下山一般,向着金鳞扑来,手中短刀悍然劈下,恨不得将金鳞彻底撕碎。

      金鳞双目微眯,按照炎老先前的指点,将精神力悄然提聚,感官顿时便有了巨大的提升,再次看向短刀之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短小精悍的短刀,此时竟然逐渐地变大,而短刀挥舞的速度,也变的缓慢下来。

      “哈哈,原来精神力还有如此妙用!”金鳞心中乐道。

      其实不只是短刀的速度和力道,就连其刀势的变化和走向,也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了金鳞眼中。

      甚至于叶度全身肌肉的跳动,也被他尽数捕捉。

      此时的金鳞,对于战斗态势的变化,可以说是一览无遗。

      而这正是精神力的强大之处,能够让得使用者洞悉一切,料敌先机。

      只见叶度凶神恶煞般地砍来,而金鳞却是气定神闲地站立原地。

      锋利的短刀自其头顶划过,继而悍然劈下。

      就在短刀即将劈中之际!

      他方才将食指弹向刀身。

      “铛”短刀与金鳞擦身而过,这看似简单的一指,无论时机和力道都拿捏地恰到巅毫。

      食指弹击的位置,正是刀势最为薄弱之处。

      叶度一刀劈空,攻势也略微地有些迟滞。

      与此同时,金鳞一记重拳打出,恰恰击打在圆盾中心,猝不及防之下,叶度被击的踉跄后退。

      如此这般几十个回合下来,叶度体内的灵力之力,已经堪堪用尽,攻势也无法维继,落败只在眼前了。

      就在叶度即将落败之际,只见其猛然咬牙,左手一抬,一柄蓝汪汪的匕首,激射而出。

      围观众人大叫出声:“好歹毒的叶度,居然如此下作。”

      寻常决斗,似这种近距离的格斗,想要避开这突如其来地一击,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但金鳞精神力外放,叶度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其双目,料敌先机之下,自然也不会中招。

      只见他脚下微动,身躯晃动间,便轻松避开了淬毒匕首。

      “好卑鄙的大个,看来要给你点教训了。”

      金鳞曲掌为爪,玄魂珠瞬间变覆盖了双手,下一刻,一对森寒利爪呼啸着划过虚空,向着叶度抓去。

      叶度见其声势骇人,心中大惊,慌忙间举盾格挡。

      “铛!”圆盾一触及碎,眨眼之间,一只漆黑的利爪,便按在了叶度脖颈之上。

      顷刻之间,叶度全身麻痹、血气翻涌,体内精血不由自主地向着黑爪奔去。

      叶度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自己却动弹不得。

      电光火石之间,金鳞感到一股磅礴的生机,向自己涌来。

      他慌忙将手中劲力吐出,同时心念微动,漆黑利爪瞬间消失。

      众人还未明白发生的什么,便看到叶度身躯跌倒在地。

      金鳞摇摇头,不过是一场比试,何必要生死相搏。

      正在此时,倒在地面之上的叶度,再次站起身来。

      只见他脖领之间血色尽退,双目变得通红起来。

      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居然多出了一枚红色的丹丸。

      叶度一抬手,便将丹丸吞下。

      下一刻,一股强悍的灵力劲风,席卷而出。

      5000枚灵力光子!

      “这是何种丹丸?居然有此功效!”金鳞心中暗道:“看来不能再与他纠缠下去了。”

      金鳞将灵力外放,2000枚灵力光子在其身后悬浮,散发出白昼星辰般的紫色光辉,比之叶度,却是更加地耀眼。

      叶度一拳挥出,灵力狂卷而出。

      金鳞不甘示弱,以攻对攻,一拳迎了上去。

      两拳相撞,灵力纠缠在一起。

      叶度体内的灵力运行情况,在金鳞神识之中变得清晰可见。

      他微微一笑,心中非常地满意。

      “嘭!”灵力相击!

      “噔!噔!噔……”叶度接连后退十数步。

      而金鳞却纹丝未动,二人实力悬殊,任谁都看的出来。

      “还需要继续吗!”金鳞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叶度脸色阴沉,任他想破脑壳,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败在一名元婴期的手中。

      只见他眼中有着一丝狠厉划过。

      一柄淬毒匕首,再次出现在手中,他手臂一扬,就欲向着金鳞打出。

      金鳞虽然背向叶度,但其一举一动,却是洞察无遗。

      就在叶度即将挥出飞刀之际,金鳞举起右手,在空中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

      伴随着他的动作,叶度举起的手臂,突然停滞在半空之中,甚至其整个身躯都一动不动。

      下一刻!

      “噗!”一口鲜血从叶度口中喷出,鲜血喷出,叶度便瘫软在地,不省人事。

      金鳞嘴角划起一道轻微的弧度,灵诀果然未让他失望。

      就在金鳞与叶度对轰之际,他早已将灵力潜伏在叶度体内。

      等他暴起之时,金鳞便心念一动,潜伏在叶度体内的灵力,突然发难。

      使其顿感经脉逆转,灵力反噬,丹田受创,身受重伤!

      “嗨!你们怎么说打就打?这也太野蛮了。”一直站在一旁的叶晴儿终于开口了。

      说来奇怪,金鳞和叶度已经打了十数回合,期间,她都站在一旁看热闹。

      此时战斗结束了,她方才出来劝阻。

      金鳞、媚乐、金强摆出一副十分不解的表情,看向叶晴儿。

      “咯咯……!”叶晴儿居然笑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