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未遂

      “军阵?!”周文看着李适指挥的部队,摆出锥形军阵,带着几分愕然。

      “没想到这李适还有这等练兵本事!”吴旷却也忍不住嘟哝了一句。

      武臣看着下面情景,不由皱起眉头,李适的棘手程度有些出人预料。

      陈泽乡倒是小有意味的看着李适,作为秦军校尉出身,陈泽乡多少也见过军阵,虽然自己不会调度就是了。

      当然,陈泽乡也不觉得李适有多么的强,因为如果不能做到在战场上变阵,而仅只与敌方交战前完成变阵,那这种技术也只能够算是军阵的初学者。

      但无论怎么说,在这样一场低级别较量中,居然能出现军阵,倒也颇有几分惊奇。

      对比起在看台上观察这场交锋的人,真正在校场上的张三却丝毫不知道什么锥形军阵。

      他只感觉自己仿佛是被一只史前巨兽给死死盯住了。

      李适率领的部队全部身着红衣,仿佛一团炙热烈火,向自己蔓延而来。

      这一股扑面而来的强大压力,是他在李适麾下时,从没感受到的。

      因为那个时候,冲在第一个的是李适,做出决断的是李适,他只要跟着冲就好!

      而现在,他仅站在这里,便感觉自己的手心都出汗了。

      而李适还是如同当初那般的冲锋在第一个,但李适为什么到现在都还勇猛如初!

      他真的不理解,难道说,李适就不怕死吗!?

      李适神色淡漠的冲锋在了第一个,并不是无所谓畏惧,而是只能如此!

      虽然李适强调纪律,一个月更时刻训练着麾下将士。

      但说到底,除了四十五个老兵,更多的只是训练了一个月的新兵而已。

      给李适三个月的时间倒还能把纪律训练到他们骨子里,但一个月时间,李适能作得只是以身作则,最低限度下降他们的畏惧感。

      所以,李适冲在最前面,也只能冲在最前面,只是身边有八九个老兵跟着就是了。

      一千对三百,双方交锋仿佛是一股澎湃的浪潮狠狠拍打在一块礁石上。

      李适手起刀落,练气化神的修为,对上甚至连内气都没有的普通士兵,仿佛虎入羊群。

      一群凭借着血气之勇与李适交锋的乌合之众,当他们发现自己的血气之勇被李适所压制,面对李适的进攻,他们甚至会主动退开,让出一条道路来。

      这一刻,李适所向披靡。

      只要李适这个尖头冲开了一点点的空隙,那李适身后锥形的部队自然随军跟上。

      锥形军阵的特性,把李适冲出的这一点点空隙给填上,更进一步撑开来!

      张三的士兵悍勇不比李适,组织一塌糊涂,随着身上血气之勇一点点消退,这一千的军队几乎眨眼间被李适带着锥形军政彻底的撕碎。

      李适带着自己的部队一路杀到了张三面前!

      张三看着李适仿佛火焰般燎原而来,不由牙齿战栗,手中的长矛仿佛都有些拿不稳了。

      他看着浑身是血的李适,道,“不要杀我,是武臣看上了织衣巷,李老大不要杀我啊……”

      李适没废话的意思,手中砍刀挥出,直接便是把张三的脑袋给砍下来。

      至于张三所率领的一千军队,也不过只是一群土鸡瓦狗而已,顿时溃散掉了。

      李适拿着张三的脑袋,来到陈泽乡的面前,道,“陈帅,这个废物已然被杀!至于我吃空饷之罪,适甘愿受罚!”

      陈泽乡现在自然不会杀了李适,以三百冲杀千人,怎么也是悍勇之将,现在才起义不久,陈泽乡也没有堕落,不论怎么说都没有杀大将的道理。

      更重要的是,扶持一下李适,更有利于打压武臣有点跋扈嚣张的气焰。

      陈泽乡道,“既如此,便罚你每个月所领粮食扣除100人份。”

      不过,众人都还没有说话,陈泽乡便又道,:“不过,我事先许诺下你与张三间不论谁胜谁负,都多加500人份的粮食,既然你胜利了,那我便许给你!”

      “多谢!陈帅!”李适双手抱拳对陈泽乡感谢道。

      这件事算是了了。

      毕竟说穿了这是农民起义军,没有像是正规朝廷那样有着那么多规矩。

      或者说,在这里的规矩也就只有一条,那就是谁的拳头大,那么谁就是规矩!

      甚至一个个农民起义军的部队更像是一个个的私人部曲,同僚间甚至不能算同僚。

      而在这上面,唯一能够压住人的,也就只是陈泽乡。

      因为他手上有着十几万人之中最精锐的一万精兵,以及第一个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天然号召力。

      换句话说,如果陈泽乡突然暴毙,那么整个起义军瞬间就没了。

      因为每个校尉某种程度就是一个山头,严格来说,哪怕是李适与吴旷这个起义军二号人物之间地位也没有本质差距。

      众人都走了,而李适带着自己的队员收敛着尸体,把这些人好好掩埋安葬。

      说实话,李适很早就想要这么打上一场了,实际上最好的练兵办法就是战斗。

      一般上练兵,最好就是杀盗贼,杀起义军来见见血,然后投入训练。

      但李适转了转,突然发现,好像自己就是起义军,附近的盗贼更果断前来投靠。

      这让自己想要练兵,结果连个练兵的对手都没有。

      还好这次,张三挑事,让自己抓住机会用三百人击溃了他们一千乌合之众。

      这件事给对自己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自己的这三百人到底都上了一回战场,见了见血,这所带来的战斗力提升有多少,李适不敢保证,但这种精气神的提升自然是立竿见影的。

      这时候,郭七一脸是血的带人围住了军需官赵由,赵由的脸色红白交加,还是乖乖批了900人份的粮食,毕竟这等的煞星,那是真正的惹不起。

      而随着这900人份的粮食到来,李适微微松了一口气。

      自己手中的粮食多了,那自己筹码也就多了。

      李适来到两个处理织衣巷的杂事的秦吏这里。

      两个秦吏见到了李适到来,连忙站起来慌忙迎接李适。

      “刘喜君,王二宝,我却是有事与你们相商。”李适进来便开门见山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