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暖,我不会放你走的。你懂吗?

      “又弄坏了一个摄像头,这都第几个了,质量真差。”

      李维君离开了荒坟,行走在无人的公路上,月光撒落大地,为这黑暗的世界增添了一丝希望,为孤独的旅人指引着方向。

      但在月光照不到的黑暗中,种种不可名状的生物正静候着猎物的到来,一个好的猎人从来不会缺少耐心。

      “今晚有点冷啊。”李维君搓了搓冰凉的双手,他想要忘记今晚发生的一切,但越是想要忘记,记忆就越是清晰。

      闭上双眼,他的身体就会微微打颤,他实在是忘不了那食尸鬼如狗一般的容貌,还有那无头的尸体掐住自己脖颈时的窒息感。

      也许,自己离开是错误的选择,李维君现在只恨自己没有勇气与吴维一起去往荒坟深处。也许,恐惧是正常的,可是自己抛弃了同伴这个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李维君想要回去找吴维,可是,身体被恐惧支配只想逃离那个可怕的地方,他讨厌这样的自己。

      在黑暗中有一个怪异的脚步向他走来,听到这脚步的瞬间,李维君全身毛发倒竖,扭头望去靠近他的是一个巨大而亵渎的怪物。它的外貌似猿猴又似昆虫,它身上的皮肤一堆堆地垂了下来,在满布皱纹的头上,有着退化了的眼睛痕迹,那头颅就像喝醉酒一样左右摇晃着。

      在伸长出来的前肢上,生有大大张开的钩爪。虽然在它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但却能感到残忍而凶恶的气息正从它全身上下散发出来。

      它似是从其他位面,其他世界而来,它带来了灾难,它带来了病痛,它是来自外层空间的猎人。

      李维君连发出惨叫的机会都没,便被怪物带去了其他位面,只留下了他手中的摄像头掉落在地上,李维君消失了,生死未卜。

      “打扰了。”

      吴维从食尸鬼手中接过铁锹,开始铲地面上的泥土,很快就露出掩埋在泥土下棺材,棺材上的油漆早已脱落,裸露出来的木头上满是岁月留下来的痕迹。

      运用铁锹,吴维很轻松的打开了棺盖,然而棺材内并没有什么尸体,只存放着一个巴掌大的玩偶。

      “没有尸体!”

      吴维惊讶出声,目光不善得扫向无头尸体,语气阴冷的问道:“你确定是这里?!”

      无头尸体也犹豫了片刻才缓缓答道:“不会错的,这里散发着与那幻灵相同的气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闻言,吴维拿起玩偶仔细打量起来,玩偶没有五官,长发及腰,身穿女性服饰,因该就是“妈妈”了。

      拿出那张黑白照片,吴维发现照片上的母亲不再模糊,看来确实没有找错。

      确定没有问题后,吴维如法炮制挖开了别一个坟包,中途吴维一直很小心,尽量不触犯到中间的坟包。

      打开棺材,里面同样没有尸体,只有一个巴掌大的玩偶,同样没有五官,只不过这一个玩偶是短发,穿着男性服饰,看来这个就是“爸爸”了。

      将两个玩偶收好,吴维重新将两口棺材埋入土中,拍实泥土吴维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走向无头尸体。

      “我需要去找那个幻灵,你要一起吗?”吴维早已经猜到了他的回答。

      “不了,我会在这片坟地中静候你的到来,希望你不要食言。”

      如果他有头颅的话,我想他现在一定额头直冒冷汗吧,可惜我是注定看不到那一幕了。

      吴维并没有着急赶路,因为月亮已经开始休息,天边已经泛起了白晕,在无人的公路上一个人静静地看着日出也别有一番韵味。

      尤其是在吴维的双眼中,太阳并不是太阳,而是无数灵魂的聚集体,在他看来太阳散发的并非光和热,而是灵魂的自焚之光。

      从外套中拿出一小瓶药片,倒出四片,吴维将白色的药片吞入腹中,随着药片被消化,吴维眼中的幻觉开始消散,他再次回归正常的世界的怀抱。

      正当吴维翻过那座山丘时,一个掉落在地面上的微型摄像头吸引了吴维的注意力,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李维君带的那个摄像头,可为什么会落在这里呢?吴维心中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吴维的双眼之中再出现布满古老花纹的沙漏,沙漏倒转,吴维看到了过去。

      看到了李维君表情惊恐的被一团阴影带入了其他位面,从现实中消失了,为什么是一团阴影?可能是因为生命层次不够吧。

      沙漏碎裂,吴维彻底失去了时间妖精的能力,唯有再次进行仪式才可以得到这超自然的力量。

      “李哥有危险!可我根本没有办法去救他,嗯……只能向爱丽丝求助了。”

      其实吴维根本没有必要为了这个只见过一面的人担心,可是,只要一想起李维君爽朗的笑容,吴维就没办法放任不管,他是因为自己而接触到这怪异的世界的,必须要把他救出来才行。

      拿出手机,吴维拨通了爱丽丝的号码,嘟嘟的盲音响起,吴维不知道爱丽丝会不会帮忙,如果,她不帮忙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你的兴趣就是打扰别人休息?”

      手机中传出了爱丽丝稚嫩且尖细的声音,口气还是那么不客气,明明是一个极具贵族气质的美人,可性格却如此的糟糕。

      “那个,有一个普通人因为我被怪物带走了,我想请求代行者的帮助。”

      说实话,爱丽丝是吴维害怕的那一类人……呃……人偶。

      “我们代行者的规矩是谁惹的麻烦,谁自己来解决。”

      “可我的实力解决不了啊,我们代行者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察觉到爱丽丝的语气有所缓和,吴维极忙开口道。

      “行,那就先欠着吧,等以后你再还别人一次吧,我让死宅去帮你吧。对了死宅他性格有些古怪,你别招惹他知道吗?”

      “哦,好的,我记住了。”

      死宅?是谁?魏勇吗?

      和爱丽丝交谈让吴维满头雾水,根本猜不到他说的是谁。

      挂断电话,吴维收起那个摄像头,他要赶在支援到来之前将她的父母送过去。

      再次回到这冷清无人的小区,如果不是有零星的几个人从居民楼中走出,吴维真的要怀疑这里根本没有活人了。

      虽然天已经大亮,但考虑到上一次见到她就是白天,因此得出结论幻灵应该不等于鬼魂,并不害怕阳光。

      再次来到那怪异房间门口,吴维轻敲了三下防盗门,刚收回手臂防盗门就缓缓打开了,那张有些婴儿肥的白净小脸再次出现在吴维的视线中。

      “小哥哥,你怎么又来了,难道……你想要背弃我们的约定?”

      语气虽然平淡,但吴维还是听出了威胁的意味,还有对人类的憎恨与厌恶。

      “不,我已经找到你的父母了,你看。”

      说着,吴维人背包中拿出了两个巴掌大的玩偶递向小女孩。

      吴维的心脏砰砰直跳,生怕自己是被别人耍了,万一不是这两个玩偶,她会不会突然发狂?自己会不会被她碎尸万段?

      冷汗爬满了吴维的脖颈,打湿了内衫,双手都在轻轻打颤。

      “谢谢你,小哥哥。”

      接过两个玩偶,吴维发现小女孩脸上那种隐藏极深的怨气消失了,眼泪从她眼角滑落。

      吴维似是又出现了幻觉,在小女孩身后出现了两个五官模糊的成年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两人向着吴维深深地鞠了一躬,似是要表达谢意。

      “哥哥,我叫小苏,你可以叫我小苏,以后由我来保护哥哥。”

      小苏擦去了脸庞上的泪渍,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语气都变得柔和了起来,吴维可以感觉到她的善意。

      小苏就这样从吴维眼前消失了,吴维拿出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图像改变了,变成了一个露出幸福笑容的小女孩牵着两道无脸的人影,他们的表情真的很幸福。

      吴维也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脸上也露出了充斥幸福的浅浅微笑。

      眼前的房间消失了,变成了一面白色的墙壁,在墙壁上用粉笔画着三个小人,分别写着“爸爸”“妈妈”和“我”。

      向着这面墙壁深深鞠躬,吴维离开了这栋建筑,在小区门口等待起增援的到来。

      用背包中的压缩饼干解决了早餐,吴维疲惫的躺在长椅上睡着了,吴维做了一个梦。

      梦中,吴维被困在一口棺材内,任凭他如何拍击棺盖都只是在白费力气,空气中的氧气在逐渐减少,窒息感让吴维的意识开始消失,渐渐的无力感涌上心中,绝望、无力、黑暗、恐惧,这便是他能感受到的一切。

      救救我!

      用尽最后的力量在纸张上歪歪扭扭的写下了这三个字,棺材被掩埋的位置出现在吴维的脑海中,一个稚嫩的男声虚弱的喊道:

      “我在这里,救救我!”

      突然,梦醒了,这是一个极为短暂的梦,短暂到仿佛瞬间即逝。

      “你醒了。”

      睁开双眼,看到了魏勇那张被刘海遮挡一半的脸庞,他正看着一本轻小说,身上穿着印有二次元美少女的白色短袖,就那么坐在吴维旁边。

      吴维从长椅上坐起,看到了魏勇放在长椅旁的黑色的长方形盒子,有些类似于放吉他的盒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