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炮无功

      哥布林一半耳朵被砍掉,耳朵受伤处还在不断的渗着鲜血,用箭当拐杖一瘸一拐的倒在宫殿外被巡逻的哥布林带来回来,师牧良连忙回屋叫来了玛莎为他治疗,玛莎的出现引起了短暂的骚乱但是在师牧良的震慑下骚乱还归于平静,事后师牧良将玛莎送回屋内并嘱咐她不要乱出来,再次返回来听着哥布林的报告,原来森林里的哥布林不但不相信师牧良成为了精锐哥布林还割下了他的耳朵作为惩戒,赶了回来,还让他们等着很快他的部队就会到来接手宫殿。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更何况这还没打起仗来只因为不相信就割掉对方的耳朵,这个世界的野蛮让师牧良知道,这和曾经的文明社会完全不一样,只有血腥和暴击才能带来安定,至少在这个森林里就是如此没有规矩没有礼仪有的只是弱肉强食。

      “舒里克!”师牧良轻呵道或许受哥布林身体的影响师牧良的情绪烦躁起来,“是!”舒里克听到师牧良的呵斥立刻立正站好,师牧良仰着头强压着内心无名的怒火“该怎么办,舒里克。”

      “他们侮辱了首领,践踏的我们的好意,必须死!”舒里克咬牙切齿的说着,看来哥布林的受伤也影响到了他。

      师牧良拍了拍舒里克的肩膀喊道“列队!”所有哥布林全部站了过来,这时哥布林的恐怖真真的展现出来了,队伍刚才只排练了一遍的哥布林迅速的集结完毕站位分毫不差。“归队。”

      舒里克转身归队立正站好,这一切刚才只是师牧良做了次示范开个玩笑的话被他们完美的执行者。

      “这次战斗我不会参加!”师牧良的话最终还是引起了这个新队伍的骚动,但是在师牧良的呵令下迅速的安静下来,“我不会参加战斗,但是会给你们加上斗气和祝福,你们运用我叫你们的战术进行一次战斗,我们有会治疗的牧师所以不用害怕,明白吗!”“是!”“好,个列弓箭手过会出去备战,剩下的则去找这种尖锐的小石头片或者铁片。”师牧良拿出随手从地上捡的小碎石片说道。

      “斯米尔。”舒里克打断师牧良的话说“这种铁碎片有很多。”

      “在哪里。”

      “在仓库,刚才整理的时候有很多,可是森林里的家伙们并不骑马啊。”原来早在之前舒里克他们就会用类似枣核钉的暗器铺在路上好用于打劫过往的马车,这招也是看过人类劫匪之后学的。

      “都拿出来吧。”师牧良命令道“是!”舒里克出列转身向库房跑去,看着舒里克离去的背影师牧良对未来的黄金哥布林军团更是期待。

      不一会,舒里克带着一大包铁钉回来,师牧良,命令他们用薄布包裹着铁钉简单的用线打个结,等到战斗时在对方离自己十米处解开结手夹住打结的地方然后扔出去,并做了示范。可惜大部分哥布林仍不到十米只有舒里克和另外两个哥布林成功,师牧良不等不降低标准距离缩短至七米,确定好暗器后又给哥布林分配队伍,除了师牧良外有十五个哥布林,其中弓箭最好的五个为每队的弓箭手,刚才臂力最好的除了弓箭手以外为投掷手,剩下的一个拿着盾牌为盾牌手,投掷手每人带上三包暗器,盾牌手两包。每个哥布林身上都带着两柄短枪,没有短枪就削了树枝代替,敌人到了身前五米处直接扔出去然后就是抽出佩戴的短兵器搏斗。

      确定好所有哥布林都听明白后,给每个哥布林加上了斗气护体祝福,虽是十五个哥布林但师牧良弄了四十次后才全部加持完成。斗气持续的时间是看师牧良加持的斗气存量,一次加持了十五个哥布林的时间大概是每个都两个小时,舒里克则是三个。加持完后师牧良瘫坐在阶梯上挥挥手“去吧,他们估计快来了。”

      哥布林在舒里克的带领下成队出动迎击外来的敌人。刚到宫殿外分散好队伍时,对方也刚好杀到,舒里克很清楚,看着气势汹汹的队伍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敢如此对待己方的哥布林,走出森林的队伍前方赫然是六只骑着狼的哥布林,不过狼身上的都是哥布林没有大哥布林证明这只是普通的狼而非魔狼。

      狼后面的正是四个体型较大的哥布林,舒里克望着对方,弓箭上弦,‘咻’随着箭射了出去,对面的大哥布林也发出怒吼,狼骑开始冲锋。

      盾牌手上前,弓箭手连射,顺利的除掉了一只狼和两个哥布林,投掷手连忙扔出手中包裹着铁钉的包裹,包裹半空中开口散落一地,狼群的冲锋完全被破解所有骑狼的哥布林全部阵亡,狼受惊后也四散而逃,赤脚的哥布林放缓了前进的脚部。但是四个有着铁靴的大哥布林则身先士卒猛地冲上前来,距离急剧缩短,投掷手扔出手上的短枪,盾牌手并没有按照师牧良所说的加入战斗,而是整个哥布林举着盾立在弓箭手前,为弓箭手阻挡大哥布林的攻击,投掷手则乘机拿都盾牌手背后的藏着暗器的包裹向大哥布林扔去,乘着大哥布林混乱时,盾牌手猛地冲锋将其击退数步然后退回,投掷手又乘机拿走盾牌手和弓箭手的短枪全部扔了出去,目标却是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没有防备的哥布林。一顿操作行云流水把后面观战的师牧良看的目瞪口呆。所有短枪扔出去后,对方带来的二十位哥布林还剩六位,但加上四个大哥布林舒里克依旧处于劣势,短兵相交两名还有箭矢的哥布林转生爬到高处射杀着哥布林,剩余的十三个哥布林两两缠住大哥布林,剩余的七只则冲向后面的哥布林,因为斗气护体的原因,己方哥布林根本不怕铁钉,冲入铁钉中很快的将剩下的六个哥布林全部斩杀,至此除了四个大哥布林其余全部斩杀。

      但哥布林和大哥布林终究还是有差别,除了舒里克其余缠斗的哥布林都有着或多或少的伤痕,但随着杀完回来的哥布林局势渐渐平稳,但依旧是相持不下,师牧良跑到宫殿的大门后面,对着舒里克他们使用了‘幸运祝福’哥布林们身边泛起淡淡的兰光,大哥布林的攻击突然落空率增加了,明明狠狠的朝着哥布林脆弱的部位砍了下去但是刀不自然的砍到对方的盔甲的铁片上,随着一个大哥布林被舒里克斩杀后,其余的三只大哥布林终于害怕了,开始挣脱缠斗想着后退,但是为时已晚空出手来的哥布林开始拿起短枪对着他们的腿部进行攻击。本来高大的身材这时成了劣势。

      随着自己腿部不撑而倒下,三只大哥布林一死两伤,战斗结束了。清点伤亡,己方重伤三名轻伤十二名,全员负伤但无死亡,对方战死二十只哥布林,一匹狼,两个大哥布林。将三名重伤哥布林抬入大厅,找来玛莎医治,也保住了性命。但治疗完三个哥布林后,玛莎因为体力不支先回去休息了,剩下的轻伤哥布林则等着明天的医治。

      夜晚哥布林们聚在大厅庆祝着胜利,生起了篝火。师牧良拿出昨晚狩猎的巨蛇分给哥布林们。坐在台阶上看着围着篝火边跳边烤着肉的哥布林,师牧良忍不住的笑了。不为人又如何呢,有着这样听话的部下其实也挺好。

      月色渐渐暗了下来,今夜的月色是黄色,按照玛莎的说法。月亮是按照。黄,兰,碧,红,银。变换着,每个月亮颜色各两个大月每个大月分三个小月,每小月十五天,这样算来离碧月到来还有一百三十五天,这之前自己对哥布林所有的猜想必须证实,今晚先证实第一个。

      师牧良唤来今天前去送信的哥布林,问他割掉他耳朵的大哥布林还活着吗?哥布林点点头,“杀了他吧。另一个别杀。”哥布林听着师牧良的话点了点头。走向被绑在大殿石柱上的大哥布林。“啊~”惨叫声很快被庆祝胜利的欢呼声掩盖住。

      入夜,哥布林熄灭了篝火除了巡逻的哥布林其他都睡去了。

      “很抱歉,今天没能帮你们送出去。”师牧良回到房间抱歉道。

      “没关系。”温迪雅轻轻的答道“反正出去也没有去处,在哪都一样。”

      师牧良装作没有听出温迪雅话中的意思直接让她进里屋休息,自己则在外屋铺着层兽皮睡在上面。

      明天就能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